亮出国乐「台湾印象」 交流中展现自我特色 |
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内部有2019个座位,乐池在观众席中,中间为正在排练的台湾国家国乐团。
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内部有2019个座位,乐池在观众席中,中间为正在排练的台湾国家国乐团。(李秋玫 摄)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亮出国乐「台湾印象」 交流中展现自我特色

看台湾国家国乐团于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

台湾国家国乐团(NCO)今年十月中旬至中国巡演,参与「中国民族音乐巡礼百场系列音乐会」,首度于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演出。音乐会以「印象台湾」为主题,在指挥苏文庆的带领下,一首首的乐曲以各种不同的姿态打动了观众的心。

文字|李秋玫
摄影|李秋玫
第228期 / 2011年12月号

台湾国家国乐团(NCO)今年十月中旬至中国巡演,参与「中国民族音乐巡礼百场系列音乐会」,首度于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演出。音乐会以「印象台湾」为主题,在指挥苏文庆的带领下,一首首的乐曲以各种不同的姿态打动了观众的心。

一九九○年代以前,台湾国乐的发展一直以保存传统为主。相较于中国大陆,想要掌握各地乐种风格不容易、加上国乐作曲家及作品缺乏,导致发展趋于保守。因此在开放大陆观光之后,大批国乐演奏家不惜远赴对岸取经。但大陆热潮的结果,不仅导致台湾国乐几乎成为中国所谓「民乐」的旁支,也逐渐失去了自我本质和自信。然而在多年的努力下,可喜的是台湾国乐靠著许多杰出的创意逐渐恢复了元气。而今年十月中旬,台湾国家国乐团(NCO)至中国的巡演就是一个例子。首度于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售票演出所受到的热烈欢迎和喝采,不只是成功地在当地打响了「台湾」的品牌,更是走出自我特点的最佳见证!

台湾国家国乐团此行所参与的是「中国民族音乐巡礼百场系列音乐会」的演出。这项计划源于国家大剧院的落成,节目规划除了西洋音乐、歌剧等表演之外,预计分三年的时间演出一百场传统音乐会。内容以大型乐团编制为主,聚集两岸知名国乐团至剧院演出,而台湾国家国乐团的获邀代表了对乐团的肯定,具有相当的指标性意义。

「印象台湾」为主题  打动观众的心

一行八十余人的大编制乐团,算是团方近年来至中国最具规模的巡回公演。除了北京国家大剧院外,也在山东剧院、青岛人民大会堂各安排了一场演出。首场的音乐会以「印象台湾」为主题,在指挥苏文庆的带领下,一首首的乐曲以各种不同的姿态打动了观众的心。

两首协奏曲是音乐会的亮点,上半场由击乐演奏家王建华以《龙腾虎跃》打头阵。目前任教中央音乐学院的王建华不但出版CD及DVD专辑、创作击乐作品,更编写了许多教材造福击乐优秀人才,熟悉国乐的乐迷们对他应该不陌生。在音乐会中,他率领著乐团打击乐家们组成鼓群,在开场的唢呐声后击出铿锵有力的声响,让观众一开始便被浩大的声势所吸引,特别是独奏家快速准确的技巧及音色变化的细腻和丰富令人印象深刻。下半场的《天地星空》是首柳琴协奏曲,由受聘于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中国戏曲学院等地的演奏家张鑫华所担任,乐曲由三个段落组成,有仿效蒙古长调技巧、星星闪烁的舞蹈,最后在优美抒情的旋律下还能听到柳琴模拟流星的声音,是首非常动人的乐曲。

乐曲精选台湾风  《台湾四季》安可不断

如何让国家大剧院的观众「听」到台湾呢?一个是家喻户晓的台湾民谣,另外一个就是那永远的甜姐儿——邓丽君。作曲家刘文金所创作的《春风幻想曲》,就是根据台湾民谣《望春风》主题所创作的一首乐曲,在乐曲进行中处处可以听见熟悉的旋律而有各式各样的转换和想像。而中场休息后第一首《蓝色的思念》是作者关迺忠将邓丽君的代表作串连,以「忧郁」(Blue)作为编曲的基调取得了共鸣,博得了相当多的掌声。

《风狮爷传奇》顾名思义就是对于金门风情的描绘。乐曲从呼啸的风沙开始传递情感,接著描写驻守家园的风狮爷对抗大自然,最后风狮爷的形象转化成游子对故乡的思念及向往,整曲旋律性强,相当有画面感。而最后一首《台湾四季》为整场音乐会掀起高潮。这首由台湾国家国乐团委托关迺忠的创作,以台湾在地音乐为素材分成四季,共创作共十二个乐章。不但有各族群的民歌素材,曲中还用耳熟的韦瓦第《四季》和贝多芬的《月光》作为伴奏。这套让乐团获得第今年金曲奖「最佳民族音乐专辑」的作品一演完,观众立刻起立鼓掌叫好,安可叫好声不断,受喜爱的程度可见一斑。

根据风土民情安排曲目  打造创意

「第一次发现大陆观众这么配合!」这是一位台湾爱乐者的惊呼,显示出这场演出多么吸引群众。的确,光是来自「台湾」的乐团,就让许多观众好奇前来,而其中当然也有不少重量级的专业人士,如安徽歌舞剧院院长宇洪杰、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团长艾立群及中央歌剧院院长刘锡津;此外,作曲家刘文金也亲临现场聆听自己的作品,连故宫院长郑欣淼都到场鼓励。

能在彼岸演奏国乐受到肯定,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策略运用得宜。为了三场演出,乐团事先依据三个城市的风土民情安排三套曲目、邀请当地演奏家、指挥合作,更进一步地做到了文化交流的目的。「节目要精采,不一定要靠庞大的资源打造,而是要有特色、有创意。」就像团长王兰生所说:「传统国乐的发展,随著时代的进步可以有不一样表演的型态。」走过那么多年,国乐已经踏出了自己的路,即使一样演奏著传统的乐器,台湾国家国乐团也已经有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诠释角度。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