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Modern! 现代芭蕾魅力迸现 |
纳哈林舞作Minus 7
纳哈林舞作Minus 7(黑潮艺术、IBSG Group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This is Modern! 现代芭蕾魅力迸现

韩国环球芭蕾二度访台 演出季里安、佛塞、纳哈林舞作

去年带来改编自韩国民间传说的全本舞剧《沈清》,二度访台的环球芭蕾舞团这次将展现全然不同的舞蹈风景——四支舞码分别是季里安、佛塞、纳哈林三位当代编舞家的现代芭蕾作品,也是编舞家首度授权亚洲舞团演出。亚洲舞者如何以诠释这些精采舞作?值得走进剧院一探究竟。

 

去年带来改编自韩国民间传说的全本舞剧《沈清》,二度访台的环球芭蕾舞团这次将展现全然不同的舞蹈风景——四支舞码分别是季里安、佛塞、纳哈林三位当代编舞家的现代芭蕾作品,也是编舞家首度授权亚洲舞团演出。亚洲舞者如何以诠释这些精采舞作?值得走进剧院一探究竟。

 

韩国环球芭蕾舞团This is Modern

4/14  19:30   4/1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27786138

 

谁说芭蕾舞只有高头大马的西方人跳得好?被《纽约时报》誉为居领先地位的亚洲芭蕾舞团之一——韩国环球芭蕾舞团(Universal Ballet Company,UBC)即将来台演出This is Modern,以轻盈、精湛的舞技挑战当代编舞大师经典舞作,用实力诉诸观众:亚洲舞者也能跳出技巧出色、风格独具的现代芭蕾。

二○一一年,环球芭蕾舞团首度来台公演,带来改编自韩国民间传说的全本舞剧《沈清》,流畅的编排和水准整齐的舞者,令鲜少接触亚洲芭蕾舞团的台湾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今年再度登台,排出的四支舞码更令观众眼睛一亮——有荷兰舞蹈剧场(NDT)编舞家季里安(Jiří Kylián)两首莫札特小品Petite mort(小死/高潮,1991)、Sechs Tänze(六支舞,1986),佛塞(William Forsythe)八○年代的经典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悬浮半空中,1987),和以色列巴希瓦舞团当家纳哈林(Ohad Naharin)融合不同作品的盛名之作Minus 7

巴洛克为皮、当代为血肉的情欲舞曲

提起荷兰编舞家季里安及其作品,国内看舞观众当不陌生。自八○年代带领荷兰舞蹈剧场首度来台,其融芭蕾与现代于一炉,古典优雅和现代嘲讽并辔的风格,成为这位捷克籍编舞家留给台湾观众的鲜明注记。

Sechs TänzePetite mort为季里安自莫札特音乐发展的小品,长度皆在廿分钟内,创作时间虽相隔五年,主题同样环绕著两性之间的诱引、矫饰、追逐和屈从,致使两支作品日后常搭配前后演出。

在诙谐、轻巧的德国舞曲中,Sechs Tänze展现了六个巴洛克妆饰的男女舞蹈片段。季里安将充满戏剧感的日常动作套叠在芭蕾技巧之上,形成一种略带神经质的喜剧舞蹈,然而他也声明:「这个以莫札特音乐为创作主轴的Sechs Tänze,充满著十足的娱乐效果广受大家喜爱,但它不该只是被大家视为只是一个滑稽的舞作。幽默感是提供我们面对价值观时最强而有力的工具。」

气氛较沉郁的Petite mort曾于一九九九年由荷兰舞蹈剧场来台演出。作品以一群男子剑舞开场,随后布浪翻涌,女舞者们娇柔登场,并各自两两成对,搬演不同的情欲关系。结尾,季里安以仿巴洛克时期的女性蓬裙为作品画下神来一笔的句点之际,亦巧妙点题——欲望表里究竟为亘古人性带来了什么?引人低回。

俐落线条、屏息节奏…这就叫现代!

以结构/解构舞蹈闻名的佛塞,应是当前最不吝于与大众沟通「何谓编舞?」「什么是现代舞蹈?」的编舞家,去年台北艺术节才刚以「与佛塞同步」的新媒体展览再度点燃佛塞热,环球舞团延续热潮,台湾观众终于有机会亲眼看到经典的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完整演出。

这支佛塞为巴黎歌剧院当家女伶席薇.姬兰(Sylvie Guillem)量身订做的舞码,也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马林斯基剧院、旧金山芭蕾舞团、休士顿芭蕾舞团等知名舞团争相演出的舞码。佛塞在此作发展一系列迅捷、讲究身体全盘性的动作,突破古典芭蕾语汇,也开启日后对舞蹈结构的探索。

在音乐家Thom Willems富于工业机械感的声响中,姬兰以中性、俐落、控制力惊人的动作,朝不同的空间向度挥洒肢体,宛如锐利的手术刀,在空气中切出一道又一道精准的线条,是力与美的惊人呈现;尽管后来演出者众,多难与姬兰的冷硬潇洒匹敌。环球舞团则以东方舞者的纤细另辟蹊径,以轻盈而有力的身体和准确技术,创造属于环球版本的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殊为难得,值得欣赏。

至于压轴之作——纳哈林的Minus 7,则是环球舞团在韩国最叫好叫座的现代作品之一,台湾观众应也记忆犹深,此作正是前年巴希瓦舞团《十载精采》的吸睛焦点。数十位著西装的男女舞者围坐成半圆,在充满律动感的民族吟唱中畅快起舞,充满动感的表演令人屏息,错过了上一次,这回自当把握机会,看环球舞者们如何演绎编舞家简单却强大的舞蹈节奏。选跳这支作品,自也反映了舞团触角不限于传统定义下的芭蕾作品,企图心强盛可见一斑。

企图心旺盛的亚洲指标性芭蕾舞团

成军于一九八四年的韩国环球芭蕾舞团,是南韩四支专业芭蕾舞团之一,由曾任舞者的Julia Moon担任总监,Brian Yoo为艺术总监。在长年的基洛夫技巧训练、有计划送韩国舞者旅外进修下,养出一批技术与表现力俱佳的本地舞者。目前团员有七十多名,其中也包括俄罗斯和华人舞者,台湾芭蕾舞者梁世怀即为现役团员。

持续演出古典舞剧、现代芭蕾、全新编创的环球芭蕾舞团,其全方位的发展不仅扎实累积舞者能力,也逐渐在国际舞坛打响名号。This is Modern的舞码为三位编舞家首度授权亚洲舞团演出,今年二月在韩国上演后,紧接著赴东京、台北巡演,积极拓展亚洲观众市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突破传统舞剧的观赏趋势

从分众市场来看,固定观赏芭蕾的台湾观众并不少,然观赏类型多聚焦于《天鹅湖》、《胡桃钳》、《睡美人》等古典舞剧,此一现象间接造成现代芭蕾作品鲜少引进台湾,强化观众对「芭蕾等于舞剧」的刻板印象,少了观赏选择,也与当前国际舞坛质量俱佳的现代芭蕾潮流产生断层,殊为可惜。

目前除了两厅院非固定性邀请前卫、实验的现代芭蕾作品外,近年王泽馨策划的「国际芭蕾舞星在台北」汇演,是唯一固定有现代芭蕾舞码的演出,对拓展观众的芭蕾观赏品味和认识,居功不小。此次介绍亚洲芭蕾舞团的现代芭蕾演出,一次填补两个市场缺口,挑战颇高,能否成功撑开观众胃纳,值得观察。

事实上,对欧美观众来说,去看一场芭蕾(see a ballet)也可能意指现代舞,亦即,芭蕾与现代的界线逐渐消弭。观众在乎、期待的,是编排、技艺都有可观处的表演,作为创作者或艺术经纪,是否也能打破疆界,把更多元的表演带上台湾舞台,而不只是迎合狭隘类型或消费习惯的稀少选择?(邹欣宁)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