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与记忆的新世代表述 |
许哲彬的《0920002012》。
许哲彬的《0920002012》。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时空与记忆的新世代表述

两厅院新点子剧展 七年级生出列

今年的两厅院新点子剧展,四档节目中有三档节目由七年级编导出马:许哲彬的《0920002012》以手机建构世代的记忆,透过一则寓言般的通俗爱情故事,延伸探讨沟通失效的末日光景。杨景翔的《据说有战争在远方》在通俗的叙事架构下,通过剧本段落的重复、倒转,探讨现代人集体失忆的现象。廖俊凯的《逆旅》改编郝誉翔的自传小说,透过作者书写父亲的流亡身世,探问离散的历史,质疑国家机器的宰制。

今年的两厅院新点子剧展,四档节目中有三档节目由七年级编导出马:许哲彬的《0920002012》以手机建构世代的记忆,透过一则寓言般的通俗爱情故事,延伸探讨沟通失效的末日光景。杨景翔的《据说有战争在远方》在通俗的叙事架构下,通过剧本段落的重复、倒转,探讨现代人集体失忆的现象。廖俊凯的《逆旅》改编郝誉翔的自传小说,透过作者书写父亲的流亡身世,探问离散的历史,质疑国家机器的宰制。

新点子剧展

四把椅子剧团《0920002012》

2011/12/9~10  19:30  

2011/12/10~11  14:30

 

栢优座《据说有战争在远方》

2011/12/16~17  19:30  

2011/12/17~18  14:30

 

狂想剧场《逆旅》

2011/12/23~24  19:30  

2011/12/24~25  14:30

INFO  02-33939888

建国百年,表演艺术抢搭热潮,根据统计,从年初到年尾,光是使用「建国百年」为名目的展演活动,就高达一千多个,其中,文建会补助「建国百年」系列的重点节目,表演工作坊《宝岛一村》、绿光剧团《人间条件》、音乐时代剧场《渭水春风》、角头文化《很久没有敬我了你》和纸风车剧团《嘿!阿弟牯》,在题材上,相当政治正确地反映了台湾多元族群交融的文化样貌。相较于主流剧场对于建国百年的诠释,小剧场又如何提出另类的观点与论述?今年的「新点子剧展」,以「时间与记忆」为题,邀来许哲彬、杨景翔、廖俊凯三位七年级新世代剧场编导,以新人类的角度,回应当下这个特殊的历史时空。

《0920002012》 探讨沟通失效的末日光景

四把椅子剧团编导许哲彬的《0920002012》以一组手机号码命名,书写一则科技进化对应人类生活的黑色寓言。许哲彬表示,二○○○年至今,刚好是他从青春期到而立之年的重要阶段,这段日子是手机进化最急遽的时间,同时也是现代人从最初拥有手机,到疯狂追随手机进化并且无法舍弃手机的一段日子。他以手机建构世代的记忆,解构通话、储存、删除等功能,与沟通、记忆和遗忘等情感交相对照,一则寓言般的通俗爱情故事,延伸探讨沟通失效的末日光景。

全剧以一间大会议室为场景,空间陈列办公物件与生活电器,刻意营造冷调、客观的视觉,疏远故事情境,同时埋藏线索。舞台和文本之间,以「脱域」的概念贯穿,从不确定的时空感中穿越,脱离原有的指涉,重新发现一种衍生意义。许哲彬强调,他刻意拒绝运用多媒体和影像在这个探究科技的演出里,「我并不想以科技谈科技,那似乎会失去人的温度。」

《据说有战争在远方》  探讨现代人的集体失忆

执导《我为你押韵》而受瞩目的杨景翔,新作《据说有战争在远方》说的是四个人,在战争当中,一起失去记忆,并否认过去的故事。「今年我到中欧旅行,参观奥斯维兹集中营,看见那种时代底下的无奈与痛苦,对比现代人的安逸和纵情,仿佛日本面对南京大屠杀或者慰安妇事情一样,好像不曾发生过,或者是坚决否认这件事情。」杨景翔有感而发,全剧在通俗的叙事架构下,通过剧本段落的重复、倒转,探讨现代人集体失忆的现象。

「剧中人都因为失忆而忘记过去曾经相识相爱,因此时常出现似曾相识的场面,我觉得这些反复或逆转,都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去看。」杨景翔说,在导演手法上,他选择让重复的情境像是影像镜位的切换,不仰赖舞台技术,而是回归表演,演员借由情绪、走位、动作的节奏和焦点,达成摄影机的运镜效果,因此,全剧相当考验演员的空间逻辑和身体能力。

《逆旅》  坐火车进行时光逆反之旅

改编自作家郝誉翔的自传小说,狂想剧场编导廖俊凯的《逆旅》透过作者书写父亲的流亡身世,探问离散的历史,质疑国家机器的宰制。廖俊凯表示,不同于过去执导现成剧本的经验,小说搬上舞台的挑战是,如何在剧场有限的篇幅中,整理呈现对文本的诠释,但又不能将故事切割得无法辨识。「我提取主要的故事情节来发展,如同音乐,有旋律主题不断反复出现。小说文字提供很多意象,在脑海化为具象的画面,当我回到排练场跟演员工作时,就会成为不同的动作意象,这些意象不存在于小说文字,也不存在于写好的剧本里,只能在剧场里透过演员来书写呈现。」

舞台设计运用月台的意象,来自于小说角色不断借由火车迁移带来的宿命、时光、机运、命运的主题,也表征角色不断遭逢离乱聚散的场合。走进剧场,观众像是坐在月台的两侧观看,跟著角色变成旅人,一起坐著火车进行一场时光逆反之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专业基础上深化

七年级剧场编导来势汹汹

相较于一九八○年代小剧场运动出身的编导,大多非戏剧科班出身,凭借热情投入剧场,缺乏工作方法与理论支持,只能在创作过程中摸索,累积经验值,剧场的美学风格关乎个人的品味直觉判断;新世代崛起的剧场创作者,通常经过学院的戏剧训练,以追求专业水准自许,证明了国内戏剧教育与实务发展已经逐渐成熟,而诸如「新人新视野」、「台北艺穗节」等多元发表管道,也让甫出校园的创作新鲜人,更容易找到发声的舞台。在新生代名单中,蔡柏璋应该是首先会被人提起的名字,台大戏剧系毕业、伦敦大学中央演讲戏剧学院音乐剧硕士,集编导演才华于一身,几出创作如《K24》、《木兰少女》、《Re/turn》,通俗大众题材深获年轻观众共鸣,极具票房号召力。北艺大研究所毕业,同样编导演兼擅的魏隽展,以《巷子里的女人》、《罚》和《最美的时刻》三出独角戏,广为人注意,而后在其成立的「三缺一剧团」,展现导演功力,创作进程相当踏实。台艺大戏剧系毕业的许哲彬,创作路线多元,不仅搬演国外剧作《纪念碑》,沉重战争议题表现出色,旧作《等待窝窝头之团团圆圆越狱风云》戏谑荒谬的搞笑路线,更获得台北艺术节的投资和重视。其他,如台大戏剧系校友组成的仁信合作社、文化大学戏剧系毕业生为班底的再现剧团、以及吸收各校气味相投创作者的再拒剧团,虽无固定编导,但作品质量上都有不错的表现。(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