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纬 散发身体的芬芳 |
吴建纬
吴建纬(林铄齐 摄)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野草舞蹈聚落艺术总监

吴建纬 散发身体的芬芳

在两厅院与卡菲舞团合作的《有机体》中表现备受瞩目的舞者吴建纬,而从今年开始,他展开的新的舞蹈道路——成立了「野草舞蹈聚落」,将推出创团作与中国编舞家邢亮合作,吴建纬形容这次的《两个身体》像是包心叶,「结构出一个更复杂的状态。我想要探索身体之外、形象之外的意涵,透过仔细的观察,借由动作的探索,散发某一种芬芳。」

文字|李时雍
摄影|林铄齐
第251期 / 2013年11月号

在两厅院与卡菲舞团合作的《有机体》中表现备受瞩目的舞者吴建纬,而从今年开始,他展开的新的舞蹈道路——成立了「野草舞蹈聚落」,将推出创团作与中国编舞家邢亮合作,吴建纬形容这次的《两个身体》像是包心叶,「结构出一个更复杂的状态。我想要探索身体之外、形象之外的意涵,透过仔细的观察,借由动作的探索,散发某一种芬芳。」

两个身体 Two Bodies/邢亮 X 吴建纬

11/2930  1930 台北 松山文创园区 四号仓库

INFO  0975712951

一帧帧照片,是一梗细极蜿蜒的爬藤,瓷瓶中而出,悬在半空,开著叶;是窗台上粉彩如蝶蛾的野樱,翅膀之下,掩著自己的身影;是一小株叶,搁在发肤拭净后的顶稍,像新生的发。相本上,如此注记写下:「辟一恬静之地╱以蔓生花草╱书写生之日记」。

这是吴建纬。他向我说到,从小就是一个喜欢花的孩子,成长于家乡南投的林野间,尤其喜欢草花。小时,经常和妈妈在山里散步,「植物在我的生命里,占了很大的一部分;我一直记得这一种芬芳,它的味道不是甜美的,它很淡雅、但却会让你一直回味。」

打造「聚落」  探询各种合作的可能

是这样一种记忆的力量,当他决定今年初成立团队之际,成为自我期许的理想,取名「野草」,来自于鲁迅的同名文集,「艺术的本质应该探讨人与社会的处境,或许不是甜美,却有一种风骨,关照著我们的内在。」在启蒙自己跳舞的张晓雄、和大学指导老师吴素君的提议下,并以「聚落」之名,试图带出新的团队合作的可能,跨领域、跨文化、跨国籍、跨性别,「大家集合起来的感觉。」

吴建纬提及这些照顾他的老师,提及邀请到书法家奚淞为「野草」题字。令他想起了多年前父亲离开之后的那段彷徨的日子,曾无意间,读到奚淞的画文集《光阴十帖》,一篇描述作家的母亲生前,寄给他的一件枣红色的上衣,「我当初对这篇文章很感动,生死一事,是所有艺术家和文人探讨的永恒的题目,当时的我很年轻,疑惑著,什么状态是一个出口;在那时似乎获得某种释放,后来我将这本书送给了妈妈。」

跳舞是什么?野草和聚落是什么?某种隐密的因缘,在生命自然之间,人们像草花落果、簇生于此时此地。

他回想二○一一年,受广东现代舞节邀请,创作独舞作品《低语》,思考对生命的一种缅怀、尤其对父亲的思念。过程时,吴建纬深刻体会到一个作品,如何「透过集合的力量」所构成;当时洪丽芬老师的服装、吴文安的灯光设计、刘琦的排练协助才可能完成作品。在离开舞团、告别过去一年随法国卡菲舞团(Compagnie Käfig)《有机体》巡演工作之后,觉得是时候了,「以前我会期待有一个环境、适合的平台,能够栖息,艺术家像是一群游牧民族一样;长大之后发现,是不是应该从期待的过程里,渐渐转到『我应该做些什么』,为我同时代的创作者朋友,同时代的艺术发展,做一点什么事情。」

从简约启动   探索舞蹈本质

引人好奇的是,在野草的介绍中,特别提到将以「独舞、双人舞、三人舞为基础」创作和表演;吴建纬说,因为在中文字义里,三个人,即成「众」,而独舞、双人或三人,同样却是舞蹈最基本的架构;回到精简、回归到身体的本然,也就是回到舞蹈的本质;另一方面,那也是交流和沟通的机动性考量,「我希望作品所有的元素,在这样快速流通的时代里,都具备一种机动性,可以带出去到任何地方。」

此次创团作《两个身体》,在松山文创园区四号仓库演出,如此大的表演场域,引起吴建纬好奇的,是空间里的时代感,「每一个时代有它的颜色、氛围,我想找一个方式介入。」「舞蹈本身是雕塑感很强的形式,一种流动的雕塑,在松烟里面做作品,会是什么样子?」空间在日常生活中,强调功能性、完整地利用,但如此是否真的有呼吸的可能,「当只有两个人在一个硕大的、挑高的、狭长的场域,自然的灯光下,人的样貌会是什么?人和空间的关系背后,隐含的意象又是什么?」吴建纬认真问著。

与之合作的中国编舞家邢亮,是吴建纬认识多年的朋友,然而直到去年于玫瑰古迹《城双成对—香港×台北舞蹈交流》中演出〈两个身体〉之后,才开始持续地、以即兴形式,对话和探索;或者说,认识彼此:「即兴的过程,就像是对话,一种清楚、坦白,而自然的对话,我逐渐认识了这个人;有别于语言,在交流过程中,凝练出对这个人身体语汇的认识;舞段结构之外,因为没有东西被设定下来,更要专注关照于彼此的存在。」

第一次工作时,邢亮只问了吴建纬一个问题:「舞蹈对你来说是什么?」而后,便放下彼此的语言,回到纯粹身体的关系。以植物为喻,吴建纬形容这次延续发展的《两个身体》遂像是包心叶,「结构出一个更复杂的状态。我想要探索身体之外、形象之外的意涵,透过仔细的观察,借由动作的探索,散发某一种芬芳。」

记忆的氛馨  交织《两个身体》

吴建纬回忆起,每年冬天回到南投的家乡,总在清晨时分,和母亲到山林间散步。林中路,没有一个人,雾气从山林里缓缓地流下来。他和妈妈就走在这样的步道里。空气有一点潮湿,可以闻到植物的味道。在风柜斗,种满了梅花,满山的梅花像雪白,萦绕在整个地方,「说不出来自哪里,因为整座山都是,像雪一样飘下来,我想植物、花,对我有太多的记忆,记忆跟情感通常连结在一块,像是经纬线,如此,织出了诗句、织出了舞蹈动作、织出了某一种画面。」

经纬交织,方能标记住我们存在的位置;是记忆、是身体闻到花的香气之际,微微自然的动作;如何回到最简约的方式,将这些记得的事,借由身体表呈出来,并与他人对话,或许便是《两个身体》中,将带观众前往的地方。吴建纬与我分享这些日子以来,以摄影植物的帧帧照片,写下的日记。那时,邢亮所问的那句,「舞蹈是什么」的疑问,不再需要多余言语,或许便是一阵像雪花飘落在窗前的味道,又或许是一种,身体散发的芬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南投人,十五岁习舞,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毕业。

◎ 前台北越界舞团专职舞者,从事表演与创作、剧场及摄影。

◎ 曾以编舞作品《极光》荣获Australian Choreographic Competition 2008评审团荣誉奖。

◎ 参与演出的作品曾受邀之艺术节包括「2012城双成对 香港x台北舞蹈交流」、「香港—新视野艺术节2012」、「2012里昂舞蹈双年展」等。

◎  2013年3月成立「野草舞蹈聚落」。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