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艾契尔 注重当下与观众一起「作戏」 |
《暴风雨》
《暴风雨》(Hugo Glendinning 摄 Forced Entertainment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伦敦剧场全攻略!焦点导演

提姆.艾契尔 注重当下与观众一起「作戏」

由提姆.艾契尔与其他五位艺术家一同创立的「强迫娱乐」剧团,是英国最「老牌」的前卫剧团,演出形式多元、难以定义归类。不从既有文本出发,以「共同分享和拥有」创作素材为原则,「强迫娱乐」有时从一个概念、一个问题、一条规则或一次与观众的互动经验来展开排练。艾契尔认为在形式与内容外,表演者内在和外在的互动及与观众的当下「相遇」,才是他感兴趣的剧场艺术。

文字|许哲彬、Forced Entertainment
第252期 / 2013年12月号

由提姆.艾契尔与其他五位艺术家一同创立的「强迫娱乐」剧团,是英国最「老牌」的前卫剧团,演出形式多元、难以定义归类。不从既有文本出发,以「共同分享和拥有」创作素材为原则,「强迫娱乐」有时从一个概念、一个问题、一条规则或一次与观众的互动经验来展开排练。艾契尔认为在形式与内容外,表演者内在和外在的互动及与观众的当下「相遇」,才是他感兴趣的剧场艺术。

英国现代剧场承袭著莎士比亚以来的剧作家传统,文本向来是演出中最重要的元素,而前卫剧场作为相对这股主流传统的反动,其创作风景更加迥异且百花齐放;跨领域、跨形式、反表演、美学的混种、科技媒体的运用及对于文本的舍弃等,都是难以归类的英国实验剧场个性。事实上,在英国剧场界以伦敦西区(West End)为首的主流气质之外,还拥有一大票蓬勃旺盛的创作者们著迷于创新的实验。

由提姆.艾契尔(Tim Etchells)领军的「强迫娱乐」剧团(Forced Entertainment)被英国《卫报》誉为「英国最优秀的前卫剧场团体」;自一九八四年成立以来,艾契尔和「强迫娱乐」几乎每年固定发表新作未曾停歇。他们的作品形式包罗万象,横跨剧场、即场艺术(Live Art)、长时演出(Durational Performance)、装置艺术、录像及数位媒体;演出内容则时常涉及身分、政治、性别、媒体文化与当代都市生活等等。不只是单纯地实验创作形式,「强迫娱乐」不断地尝试、挑战、惊喜、找寻剧场与观众之间的对话可能性。

「由六个艺术家所组成」的团体

八○年代,英国在柴契尔的掌政下逐渐脱离二战以来的经济低迷,然而,「柴契尔主义」也严重冲击英国传统产业的生存。而艾契尔与「强迫娱乐」所驻扎的雪菲尔(Sheffield)地区便是当时因不满当局所发生的「矿工大罢工」事件(Miner’s Strike)的主舞台。在这样的气氛下,艺术圈弥漫了一股不安份的情绪;政治和社会的情势影响了北英格兰创作者明显的左倾思维之外,也刺激了当时如「强迫娱乐」等前卫剧团的兴起,并且对于传统剧场界提出诘问。

以此为背景,艾契尔在就读艾克赛特大学期间和其他五个同学一起组成「强迫娱乐」剧团,并且担任其艺术总监和导演;如今经过快卅个年头,六个人依然如往昔紧密地一起生活和创作。有趣的是,这个英国最重要的前卫剧团称呼自己为「由六个艺术家所组成」的团体;如此回避、拒绝传统剧场里的身分和职位标签,清楚反映了在艾契尔的带领下,「强迫娱乐」的创作方式与传统剧场大相径庭的特色。

不从既有的文本出发,以「共同分享和拥有」创作素材为原则,「强迫娱乐」有时从一个概念、一个问题、一条规则或一次与观众的互动经验来展开排练。过程中,借由即兴和讨论,艾契尔关注的是这六个人彼此与「时间」、「空间」的关系。他认为在形式与内容之外,表演者内在和外在的互动及与观众的当下「相遇」,才是他感兴趣的剧场艺术。「强迫娱乐」这种「无阶级」(non-hierarchy)、摒弃传统文本、以表演者本身作为主要素材的创作方式,也被视为英国「集体创作剧场」(Devised Theatre)的重要特色之一。

注重当下真实与观者交流的时刻

然而,就演出作品来看,他们绝对是个难以被归类的「表演团体」。「强迫娱乐」的演出时常颠覆传统剧场的框架;他们抛弃叙事线甚至「角色」的概念,表演者不带任何虚构的身分进行「扮演」(Acting),而是更加注重当下真实与观者交流的时刻。

在《第一夜》里,百无聊赖的表演者们(他们拒绝「演员」这个称呼)站在舞台上,指著台下第一排的其中一名观众说:「你将会死于肾脏癌」,接著,又对著另一名观众说:「你将会死于车祸」。随著愈来愈多的死亡被表演者们「预言」,传统剧场里观众的舒适圈(Comfort Zone)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真实的情绪——好奇、兴奋、大笑,或是愤怒离席。艾契尔和他的伙伴们从来都不满足于「说故事」给观众听,「强迫娱乐」更感兴趣的是观众的「在场」(Presence)如何更直接地影响和改变正在进行中的演出。

Quizoola!中,艾契尔甚至邀请观众与他们共同完成为时廿四小时的演出;场上的表演者准备了两千多个问题,随机地询问彼此与观众。艾契尔以无从预料的问与答构成演出里唯一的「戏剧动作」,并且透过马拉松式的重复和观众的真实参与,意在藉著这荒谬的「游戏」探讨人类对于知识和真相的追求。又或者是,启发自中国文化大革命时的人民批斗现象的《说苦》中,表演者藉著不停地「自白」来揭露人们不愿面对的现实及错误。借由抹除「角色」和「表演者」的界线,更直接地碰触剧场艺术的虚实辩证,始终是艾契尔和「强迫娱乐」的创作标记。

「对剧场发起战争,破坏它,然后试著再次恢复它」

比起剧场,「强迫娱乐」的作品也许更接近「即场艺术」(Live Art)。从偶发艺术(Happenings) 及行为艺术演变而来,「即场艺术」在八○年代逐渐成形并且持续发展至今。「时间」的概念是「即场艺术」的核心之一;「强迫娱乐」的演出经常颠覆观者对于时间的感受,借此更要求观者的当下专注与体验。艾契尔曾接受《卫报》访问表示:「我们不恨剧场,我们很享受剧场的活力、故事还有当下性;但同时我们也对此感到挫折与迷惑。所以我们对剧场发起战争,破坏它,然后试著再次恢复它。」

除了导演,艾契尔本人也是非常杰出的艺术家。不只表演,他还涉猎摄影、文字、装置及录像等创作领域;他今年也受邀成为「泰德美术馆」(Tate Modern)的驻馆艺术家之一。犹如艾契尔本人的创作触角多元且不停改变,「强迫娱乐」作为英国前卫剧场的指标性剧团,从未停止对于剧场语汇的反思和探索。以艾契尔为首的实验剧场创作者也揭示了英国前卫表演的特色:难以定义与归类,并且,也不需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北英格兰出身,就读艾克赛特大学期间和五个同学一起组成「强迫娱乐」剧团,离开校园后回到雪菲尔地区经营剧团。
  • 「强迫娱乐」30年来创作不曾停歇,演出巡回遍及全英以及欧陆地区,英国《卫报》誉为「英国最优秀的前卫剧场团体」。
  • 作品难以归类,经常被视为「集体创作剧场」的代表之一,也与「即场艺术」关系密切。
  • 除了剧场导演以外,也是优秀的独立艺术家。创作领域横跨表演、摄影、文字、装置、录像及策展。
  • 重要作品:《明日派对》Tomorrow’s Parties、《暴风雨》The Coming StormQuizoola!、《说苦》Speak Bitterness、《第一夜》First Night、《空虚物语》Void Story、《大开眼界》Spectacular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