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后任文化部长费黎皮特(左)与佩勒兰(右)。(AFP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新任文化部长佩勒兰上台 先解决剧场人事难题

法国内阁八月底改组,新任文化部长由韩裔的国务秘书佩勒兰接任。表演艺术界对新部长颇多期待,而她一上任面对的难题不少,如表艺工作者失业保险问题,还有国立剧院的人事纷扰,如国立史特拉斯堡剧院总监「闹双胞」的人事纠葛,虽然佩勒兰终于让事件落幕,但未来挑战势必层出不穷。

法国内阁八月底改组,新任文化部长由韩裔的国务秘书佩勒兰接任。表演艺术界对新部长颇多期待,而她一上任面对的难题不少,如表艺工作者失业保险问题,还有国立剧院的人事纷扰,如国立史特拉斯堡剧院总监「闹双胞」的人事纠葛,虽然佩勒兰终于让事件落幕,但未来挑战势必层出不穷。

上台不到半年的法国总理欧兰德,于八月底被迫改组内阁。原负责外贸事务的国务秘书佩勒兰(Fleur Pellerin),接任文化部长一职。

韩裔血统、法国长大的佩勒兰现年四十一岁,求学期间一路就读高等经济商业学院、巴黎政治学院等精英名校。二○一三年底,她以数位经济部长的身分,代替文化部长主持「巴黎谷歌文化中心」落成典礼。原因是时任文化部长的作家费黎皮特(Aurélie Filippetti)以「拒绝背书」为由杯葛,硬是不买跨国网路巨擘的帐。回顾费黎皮特两年部长任内,文化部预算遭到前所未有的大幅删减,法国文化在全球化浪潮中陷入苦战。此次法国政争,费黎皮特顺势让出部长大位,法国的文化大业,自此转由商科出身的佩勒兰操盘。

表演艺术界期待殷殷

表演艺术界对新任部长多所厚望。「剧作家与作曲家协会」(SACD)在第一时间发布声明,期许部长能在强化国际交流的同时,不忘坚守文化例外原则;既要促进数位影音文字出版发展,又要让法规与时俱进,切实规范私人用途的资料复制行为。除此之外,还应持续推动影音、电影等各种文化媒介的良性竞争,并落实表演艺术相关法规,支持当代的法语创作等。而除了这些原则性的大方向之外,许多实际问题更是亟待解决。例如喧腾多时的表演艺术短期合约工作者失业保险一案(参见本刊259期),势必是新任部长的烫手山芋。

国立剧院的人事纷扰也是难题之一。法国共有六所国立剧院,剧院领导由文化部长提名,总统批准后任命之。法兰西戏剧院的行政总监产生过程已风波不断(参见本刊261期),国立史特拉斯堡剧院(TNS)又是另一个例子。二○○八年上任的总监布洛珊(Julie Brochen)女士,任期本应于二○一三年六月结束。前文化部长费黎皮特无意将其留任,原因是布洛珊任内的剧院观众人数明显流失:从二○○八年到二○一四年,剧院整体上座率从98%下滑到89%,让前总监布隆胥韦(Stéphane Braunschweig)打造的金字招牌黯然失色。布隆胥韦任内最后一年,剧院尚有八千名购买长期套票的观众,如今只剩下六千名不到,短少将近三成。

布洛珊的婶婶奥布莉(Martine Aubry)女士是社会党前党魁,二○一二年大选期间曾与现任总统欧兰德共同竞逐党内初选。种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纠结,让文化部与布洛珊于二○一三年六月达成口头协议:亦即,文化部将按照法律规定,提请总统签署布洛珊续任聘书;白纸黑字上的任期仍为三年,但布洛珊必须在二○一四年六月主动提出辞呈,好让文化部属意的诺迪(Stanislas Nordey)接任总监。在额外多出来的这一年任期内,布洛珊可继续推动原本计划完成的制作,并在辞职后担任驻院艺术家直到二○一四年底为止。

剧院人事闹剧终于告一段落

诺迪已于六月获总统令赴任,也有专属的总监办公室。不过布洛珊却开始称病,无法依照原口头协议提交辞呈。她并通过律师发言,表示不会要求文化部赔偿她任期腰斩的损失,但希望文化部补助她所领导的剧团三年,每年补助廿万欧元。双方僵持不下,于是剧院有了两位院长。九月初开学期间,诺迪按法国公立剧院惯例召开记者会,介绍新一年度的节目。只不过他所介绍的,都是布洛珊早已一手规划,并与表演团体排定、签约的节目。

所幸为时三个月的人事闹剧终于有了完结篇。佩勒兰与布洛珊当面会谈后,允诺布洛珊担任剧院驻院艺术家至年底,并连续三年每年补助其剧团十五万到卅万欧元。九月十五日,布洛珊依约提交辞呈。面对文化界层出不穷的人事资源分配难题,佩勒兰未来是否都能协调折冲,时间将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