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举办至今将近廿年、堪称在范围与数量皆庞大的「光州双年展」最初的创立,也是对「光州事件」的纪念。图为今年双年展会场。(张慧慧 摄)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在艺术的故乡 建构未来的亚洲文化中心

韩国光州「亚洲文化城市」计划

光州是韩国知名的文人辈出之地,也是特定曲艺与画派的发源处,种种因缘让它有了「艺术的故乡」美名;而一九八○年惨烈的「光州事件」,让它成为韩国近代史的重要地标,也因此规模宏大、企图深远的文化造镇——「亚洲文化城市」计划就落在这里,期待与亚洲各国携手合作,将源源不绝的资金、人才、创意聚集在此地,并且塑造光州成为亚洲地区文化资源汇聚、交流、整合的大型平台。

光州是韩国知名的文人辈出之地,也是特定曲艺与画派的发源处,种种因缘让它有了「艺术的故乡」美名;而一九八○年惨烈的「光州事件」,让它成为韩国近代史的重要地标,也因此规模宏大、企图深远的文化造镇——「亚洲文化城市」计划就落在这里,期待与亚洲各国携手合作,将源源不绝的资金、人才、创意聚集在此地,并且塑造光州成为亚洲地区文化资源汇聚、交流、整合的大型平台。

光州,位于韩国的西南部。不像首尔曾经是朝鲜王朝所在,也不像釜山或仁川地处贸易港口,不像庆州到处都是古迹,当然更不是大邱那样的工业大城。从人口算来,也只排名到第六位……但是在这里,却是韩国自古骚人墨客辈出之地,不但出了许多文豪以秀丽山河为景谱写诗词歌赋,更是特定的曲艺、画派发源地。如此的丰富底蕴,让它赢得了美誉,被称为「艺术的故乡」。

指定应许之地  成为亚洲文化之城

若说光州出产艺术家也不为过,这个城市诞生过太多音乐家和表演工作者。而光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就有数不清的艺文活动,举凡民众戏剧节、光州电影节、光州艺术博览会、以原创音乐为主题的「五月音乐节」、以数位结合艺术所设计的「数位艺术节」、为女性参与合唱与歌唱的「女子合唱节」……甚至连光州盛产的泡菜,每年都有「光州泡菜节」举行。

走一趟光州文化街,各式各样的商品与艺文表演琳瑯满目,其中不少的活动,都有来自「光州文化基金会」的支持。据光州基金会企划室室长朴琥载表示,基金会补助的项目从美术、表演、文学、摄影、电影、出版到最近重视的新媒体艺术,总共高达十一类。

在这样的雄厚背景下,二○○二年总统卢武炫上任,便参照观光部的提议,推动「亚洲文化城市」(The Hub City of Asian Culture)这个号称韩国史上最大胆、耗资庞大的文化造镇计划,而指定落实的地点,就在光州。

这个应许之地之所以受青睐,事实上源自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悲惨历史。举办至今将近廿年、堪称在范围与数量皆庞大的「光州双年展」最初的创立,也是对「光州事件」的纪念。回溯到一九八○年,当时光州民众对忍受数十年的高压统治,发出要求民主自由的呼声,但游行示威的结果,却是军政府血腥镇压,为期十天的对峙和抗争造成两千多人死伤及失踪。如今在时光的抚慰下,今日的光州已成为人权和自由的圣地,而伤痛的纪念仪式,也逐渐转化为人权论坛、音乐会、展览会等模式。

一项大胆的文化投资

光州文化基金会最高首长是理事长,此职位由光州市长兼任,可见韩国政府对于此项开发的重视程度。而理事长外,在执行上也会有一位由民间选出的CEO,负责执行每年卅亿韩元的预算,虽然经费接由市政府提供,但CEO「民间」的角色跳脱公务机关的束缚,让整体运作更为灵活、有效率。

谈起亚洲文化中心,文化基金会课长(位阶等同于台北市文化局长)朴光锡称这是一项「事业」。他坦言:「整个计划已经廿年了,在这期间我们从国家得到经费已有五兆三千亿韩元。不过计划不是政府单纯地说要在哪个场地、大楼施行,更包含长久跟市民们沟通。从二○○四年开始发展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年,目前预计在二○二四年完成,但现在连「亚洲文化殿堂」(Asian culture complex)都没有办法完全开幕。」

是的,整个庞大计划还包括一个「亚洲文化殿堂」的建造。设计刻意保留地面的广场和行政中心作为纪念,建筑从地下一楼延伸到四楼。其中包含一个艺术剧场,有两千个座位、活动式舞台,最多还可以同时隔成八个展场用以演出。另外有两百多坪,高十六公尺的复合展示馆可以运用。现阶段为了先让民众走入剧场,他们邀请市民构想五十分钟的演出,阐述「你是谁?在做什么?从哪里来?以后要做什么?」的主题。

雀跃地分享民众异想天开的创意,朴光锡趁机也宣布这些殿堂将在今年十月完工,明年七月开幕。而除了硬体之外,「亚洲文化殿堂」下分文化院、创意发展、亚洲文化信息、儿童教育及情报交流五个院,每个院之上有总监,员工大约有三百多人。

能否近悦远来?  有待观察

整个「文化中心」的构想以自身作为圆心向外放射,期待与亚洲各国携手合作,将源源不绝的资金、人才、创意聚集在此地,并且塑造光州成为亚洲地区文化资源汇聚、交流、整合的大型平台。然而从外界的角度看来,这个理想的蓝图是否能够到其他国家的认同?换句话说,亚洲文化的中心点对其他国家来说,是韩国或是自己的国家?这跨出的第一步,就令人怀疑。而在硬体上,若以「殿堂」来说,除非能先进的技术取胜,否则倾向多功能的建造模式,与周遭国家近期完工的音乐厅和剧院相较,在规模与设备上都显得局促。反观软体方面,台湾、日本、中国、甚至不远的首尔等,皆有经营已久、名气响亮的艺术节存在,未来光州能否真正吸引艺术家远道而来,则有待观察。

所幸韩国当局已有配套措施,除了派选大量专业人员前往廿个城市,长期进行考察与研究外,更慢慢地与其他国家签订协议、启动一连串交流活动。更甚者,在资金的挹注上甚为大器,除了补助团队演出活动外,每年放在基金会的经费除人事、运作的卅亿外,还有演出活动将近一百八十亿韩元。当然,文化是无法用数字算计的,然而在一个稳固的沃土中成长,加上长远的规划与实行,这股来势汹汹的势力不必等到预定的二○二四年,就足让「盟友」们互道:「小心了!」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