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奥林匹克」在北京 带来剧场美学的冲击 |
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铃木忠志带来两部作品《大鼻子情圣》与《李尔王》。
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铃木忠志带来两部作品《大鼻子情圣》与《李尔王》。(王泊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戏剧奥林匹克」在北京 带来剧场美学的冲击

由北京承办的世界剧坛盛事「第六届奥林匹克戏剧节」,于十一月一日揭幕,展开为期近两个月的多场演出,包括希腊的特尔左布勒斯、日本的铃木忠志及美国的罗伯.威尔森等重量级大师齐聚。堪称「戏剧之都」的北京,北京观众也算见多识广,但世界级大师的剧场美学带来的观剧品味冲击,也引发圈内热议,未来可能的影响值得注意。

由北京承办的世界剧坛盛事「第六届奥林匹克戏剧节」,于十一月一日揭幕,展开为期近两个月的多场演出,包括希腊的特尔左布勒斯、日本的铃木忠志及美国的罗伯.威尔森等重量级大师齐聚。堪称「戏剧之都」的北京,北京观众也算见多识广,但世界级大师的剧场美学带来的观剧品味冲击,也引发圈内热议,未来可能的影响值得注意。

从六、七月间的「南锣鼓巷戏剧节」,九月的「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十月、十一月间的「北京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中国国家话剧院第六届国际戏剧季,绵延大半年的「爱丁堡前沿剧展」,再加上整个十一月、十二月与雾霾美丽交错的「第六届奥林匹克戏剧节」(当然,「APEC蓝」那几天是另一种难得的美丽),以及一些不以艺术节包装的戏剧演出,下半年的六个月间,保守估计,有超过两百出剧目,五百场以上的演出。说北京是戏剧之都,似乎不为过。往好的想,北京的文艺青年们在下班课余之际还可以想想今晚看哪出戏,这不可不谓一种幸福;但同时,在荷包「被」失血殆尽之余,也只能兴叹:「北京的戏剧演出还能更多一些吗?」精神粮食的丰盛至不至于消化不良不得而知,但面对如此的大数据,消化不了是肯定的。

世界最重量级的戏剧大师集聚

中国办的艺术节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像由私人自营的蓬蒿剧场主导、东城区资助的「南锣鼓巷戏剧节」,在今年资助经费骤减,主事者以哀兵姿态诉诸公议,引发热烈讨论的情况下,仍然推出六十一部剧目,近两百场展演及相关活动;青戏节由文联资助,但这两年经费来源的不稳定使得整体内容吸引力骤减,社会关注度弱化,但今年仍然推出五十部剧目,一百五十场以上的演出及相关活动。虽然不输阵,原本被视为北京标志性的这两大戏剧节今年的光彩,却已笃定地被更「高大上」的「第六届奥林匹克戏剧节」抢去。

戏剧奥林匹克不是比赛,只是它世界性的象征。北京能够承办这样的世界级戏剧节确有它的道理,因为就戏剧演出数量之大来说,北京确实是亚洲城市之最,但是这样一个全世界最重量级的戏剧大师集聚北京,带来数十部重要剧作,展演近两个月的戏剧节(十一月一日至十二月廿五日),事前的宣传仍然一如既往,十月初才公布所有演出的剧目,估计又是剧目审批的贡献。当然,这个戏剧节就票房而言几乎是不需要行销的,奥林匹克戏剧节三位发起人——希腊的特尔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日本的铃木忠志及美国的罗伯.威尔森(Robert Wilson)集聚北京,光是这些导演的重要性已达戏剧爱好者一生至少必看一次的程度了,已无须任何宣传的包装,更何况其他来自十几个不同国家的著名创作者与作品,如有世界实验剧场教父之称的尤金诺.芭芭(Eugenio Barba,亦为今年乌镇戏剧节荣誉主席)。

大师作品对观剧品味产生冲击

对于北京的戏剧观众而言,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的意义并不在有多少重量级戏剧大师的作品来此演出,反而是这些作品的「新」与「不一样」对观剧品味所产生的冲击,因为在戏剧节进行的过程中已不断有许多观演的问题被提出来。相反的,戏剧节中国参演剧目则几乎被人完全忽略,包括张艺谋执导的开幕大戏京剧《天下归心》,因为由官方主导,送进艺术节演出的中国剧目绝大多数为传统戏曲及传统经典话剧,与国外剧目形成极为鲜明且有意思的对比,虽然这种对比也没有人有兴趣评论。

中国参演剧目当然不代表北京的观剧品味,因为北京的戏剧观众也是见多识广的,但国外大师的戏剧美学仍然引起议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铃木忠志的《大鼻子情圣》演后座谈里,一位中戏在校生亵渎了他心目中的西哈诺形象,此言一出,大师微怒,在座的专家学者则为观剧者的素养不到位顿觉脸面无光,此事成为圈内热议的题材。往正面看,北京观众这次真的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表达方式。而如果因为不同的审美品味所引起的冲击与讨论对未来中国观剧的生态能够产生一些影响,不是坏事,就如同北京人所期待的,长期为雾霾笼罩的北京能有长期的APEC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