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演到最终回 是英雄归途或末路? 当代传奇剧场《荡寇志》 映照社会底层拚搏血泪 |
《荡寇志》再度邀来上海戏曲学院的演员,除了热闹精采的武打场面,更融入大量的文戏身段,展现主角复杂的情绪转折。
《荡寇志》再度邀来上海戏曲学院的演员,除了热闹精采的武打场面,更融入大量的文戏身段,展现主角复杂的情绪转折。(当代传奇剧场 提供)
戏曲

水浒演到最终回 是英雄归途或末路? 当代传奇剧场《荡寇志》 映照社会底层拚搏血泪

由当代传奇艺术总监吴兴国、作家张大春和音乐人周华健携手合作的《水浒108》系列制作,从《上梁山》、《忠义堂》到这次将演出的《荡寇志》,以华丽造型、繁复影像加上摇滚曲风,打造了「摇滚京剧」新品种。《荡寇志》敷演《水浒》七十二回至一百廿回,英雄开始寻找自己的归宿,人在江湖,终归何方?朝廷招安、体制收编,是归途还是末路?

由当代传奇艺术总监吴兴国、作家张大春和音乐人周华健携手合作的《水浒108》系列制作,从《上梁山》、《忠义堂》到这次将演出的《荡寇志》,以华丽造型、繁复影像加上摇滚曲风,打造了「摇滚京剧」新品种。《荡寇志》敷演《水浒》七十二回至一百廿回,英雄开始寻找自己的归宿,人在江湖,终归何方?朝廷招安、体制收编,是归途还是末路?

水浒108之终极英雄《荡寇志》

2014/12/18~20  19:30   2014/12/21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2014/12/27  19:30   2014/12/28  14:30

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演艺厅

INFO  02-23923868转14

二○○七年,为了替年轻演员打造舞台,当代传奇艺术总监吴兴国,找来作家张大春和音乐人周华健,携手合作《水浒108之上梁山》,首创摇滚京剧的新品种。华丽炫目的服装造型、繁复多变的舞台影像、热血沸腾的摇滚曲风、节奏明快的嘻哈舞步,混搭传统京剧的唱念做打,在视听觉的包装渲染下,吸引不少不看京剧的观众走进剧场,发现原来京剧也能这么青春、这么有生命力。之后的《忠义堂》与今年即将推出的最终章《荡寇志》,皆延续这个路线,三个完全不同领域的高手,在京戏、文学与流行中找到共通的语言,以当代观点新诠水浒一百二十回。

无论在朝在野  都在找自己的归属

《上梁山》取材水浒传第一回至卅回,演绎梁山好汉如何为被奸人所害而落难;《忠义堂》改写三十一回至七十一回,讲述肝胆相照的兄弟,在一场场的拚死征战中,逐渐衍生的内在矛盾与分裂;《荡寇志》敷演七十二回至一百廿回,英雄开始寻找自己的归宿,人在江湖,终归何方?朝廷招安、体制收编,是归途还是末路?全剧始于宋徽宗梦醒于东京妓院,宋江呈递招安书,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成为朝廷宋家军,征田虎、平辽兵、战方腊,最后众将凋零,梁山瓦解,宋徽宗又于东京妓院梦回梁山,与梁山好汉再于梦中相会。

导演吴兴国说,宋江与宋徽宗两人在梦境中,就像镜子般相互照映——宋江身为草寇,但却心往朝廷,始终希望能造福百姓;宋徽宗贵为帝王,身于庙堂之中,但却向往绿林好汉的自由豪气。或者如京城名伎李师师,看尽青楼百态,但皆不是她所等的那一位浪子。「《荡寇志》中的男人、女人、帝王、草寇,人人都在找自己的归属。」

「水浒英雄被逼上梁山,对照现实处境,我们不也被烂政府、烂社会被逼上街头抗争、革命?」编剧的张大春说,水浒的人物是一群在权力结构最底层,想谋求生存、找寻出路的人,为了争取尊严,他们有的无畏往前、有的害怕退缩,有的因此付出生命代价。「社会最底层的人,想尽办法翻身上天,或选择站在权力者这一边,或选择站在权力者的对立面,最终失望落空,这不正是所有拚搏的人之写照?」

张大春强调,《荡寇志》表面看来是一寇平三寇,还打掉了一个异族,实则梁山一百零八将,也是被荡的寇,只是被不同的方式荡掉了,「皇帝运用体制、权谋、地位,甚至奸诈的技巧,摧毁这些人的生命。其中一个重要的启示是:人真正无法克服解决的是生命本身的困境,比方说对权力执迷所带来的绝望,所以人离权力者愈远愈好,连内在思维逻辑都不应该堕入权利斗争里面。」

别问水浒有几回  如此际遇只一回

在表演上,吴兴国再度邀来上海戏曲学院的演员,除了热闹精采的武打场面,更融入大量的文戏身段,展现主角复杂的情绪转折;音乐设计周华健量身打造十首主歌、十四首配乐,有音乐剧的故事画面,更有电影配乐的磅礡气势。服装设计康延龄,豪华而古典的戏服,精致讲究的细部做工,宛如高级订制服。王孟超的舞台与叶荫龙的影像,在现实与梦境中切换,场景变化有蒙太奇的叙事感。摇滚与京剧,华丽与苍茫,狂欢与感伤,传统与现代,《荡寇志》通过不同元素交织,具现剧中的人性冲突、价值冲突,理念和行为的冲突。

张大春一语总结了三度合作的感想:「别问水浒有几回,如此际遇只一回!」。周华健以生命流转形容三部曲的创作。吴兴国强调:「我从张大春的剧本、周华健的音乐中感受到一股年轻的冲动。这是一个给这个时代的作品,给年轻世代的勇气。」或许英雄已不复少年,但面对创作,仍是大破大立,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水浒老戏一箩筐

传统京剧取材《水浒传》的老戏不少,例如最知名的《林冲夜奔》,演的是「豹子头」林冲被发配沧洲,看顾的草料场被焚,林冲以夜色为掩护,上了梁山。《狮子楼》又名《武松杀嫂》,描写武松因土豪西门庆与其嫂潘金莲私通,害死长兄武大,武松杀嫂告官,官府袒护西门庆,杖责武松。武松忿极,直到狮子楼,寻得西门庆,将他一刀杀死,报了兄仇。《野猪林》叙述禁军教头遭奸官陷害,大相国寺的花和尚鲁智深,英雄惜英雄,与林冲结拜为兄弟。

全本《乌龙院》源于宋江将卖身葬父的阎惜娇收为妾室后发生的剧情,前半为〈宋江闹院〉与〈坐楼杀惜〉,后半为〈活捉三郎〉。武丑戏《时迁偷鸡》又名《巧连环》,演杨雄、石秀和时迁投奔梁山,夜宿祝家店,最后被捉拿的故事。《打渔杀家》讲述了一百单八将之一的阮小七弃官归隐后的生活。《三打祝家庄》则是表现宋江等梁山好汉的足智多谋。(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