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辉、王晓鹰、查明哲 大腕导演名作齐聚 中国国家话剧院重装抵台 火力满载 |
《纪念碑》
《纪念碑》(时艺多媒体 提供)
戏剧

孟京辉、王晓鹰、查明哲 大腕导演名作齐聚 中国国家话剧院重装抵台 火力满载

继去年首度举办、以集结大导名作打响名号后,中国国家话剧院再度大举来台推出「台北演出季」,今年由查明哲、王晓鹰、孟京辉领军,精选《纪念碑》、《红色》、《恋爱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出好戏,有西方剧作,也有原创剧本,题材贯穿古今中外,从大时代无奈的悲欢离合到小时代难逃的爱恨纠葛,演绎不同时空背景的动人故事。

文字|廖俊逞、时艺多媒体
第275期 / 2015年11月号

继去年首度举办、以集结大导名作打响名号后,中国国家话剧院再度大举来台推出「台北演出季」,今年由查明哲、王晓鹰、孟京辉领军,精选《纪念碑》、《红色》、《恋爱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出好戏,有西方剧作,也有原创剧本,题材贯穿古今中外,从大时代无奈的悲欢离合到小时代难逃的爱恨纠葛,演绎不同时空背景的动人故事。

中国国家话剧院台北演出季

《纪念碑》

11/25~26  19:30  

《恋爱的犀牛》

11/28  19:30   11/29  14:30

《红色》

12/1~2  19:30  

《霸王歌行》

12/4~5  19:30  

台北 Legacy 传音乐展演空间

INFO  www.facebook.com/NationalTheatreofChina?fref=nf

台湾的表演艺术市场虽然经济规模小,却是对岸演艺团队最看重、最想「拿下」的地方,因为台湾懂戏的观众多,只要赢得台湾戏迷的肯定,几乎就是好戏的品质保证。去年,中国国家级表演团体「中国国家话剧院」首次在台北举办演出季,有别于过往零星剧目的单打独斗,演出季精锐尽出,集结大导名作,一举打响国话台北演出季的名号。

今年的国话台北演出季,由查明哲、王晓鹰、孟京辉领军,精选《纪念碑》、《红色》、《恋爱的犀牛》及《霸王歌行》四出好戏,有西方剧作,也有原创剧本,题材贯穿古今中外,从大时代无奈的悲欢离合到小时代难逃的爱恨纠葛,演绎不同时空背景的动人故事。

诠释西方名作  重探历史人物

揭开演出季序幕的《纪念碑》是加拿大剧作家考琳.魏格娜(Colleen Wagner)的代表作,曾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故事以波黑战争为背景,描述一位深受战乱之苦的女人,救出了即将被处死的敌方士兵,迫使他找到其奸杀后埋葬的爱女和另外廿二具年轻女人的尸体,并用尸体搭建起一座揭露战争真相的纪念碑。全剧通过两人相互拉扯、撕裂身心的对话,在战后的焦土上,寻求因战争而被抹灭的人性与希望。

导演查明哲说,他想讨论的是普遍意义上的战争,这场战争可以是任何一场战争,无论什么旗帜下的战争都是非人道的,剧作核心还是反思战争,同时拷问人性。他形容,《纪念碑》是一次在废墟、荒原上的跋涉,虽然绝望,但是希望和美好依然存在,即使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王晓鹰执导的《红色》是美国剧作家约翰.洛根(John Logan)的作品,在百老汇上演时拿下「东尼奖」最佳戏剧等六个奖项。内容讲述美国抽象派画家罗斯科(Mark Rothko)与其助手之间,父子般的情深、忘年的相交,以及关于艺术与商业价值的激烈争论。坚持、放弃、探索、传承等一系列关乎艺术,却不囿于艺术的对话,从画布上那一抹红展开,最终回归人生的命题。

王晓鹰认为,该剧主题不只探讨艺术的真谛,更透过艺术影射人生,直捣现代人追求理想与屈服现实的挣扎心理。在人文精神式微的时代,艺术的社会意义何在?剧中这段台词值得注记:「年轻时,艺术是孤独的生存:没有画廊,没有收藏,没有评论,没有钱财。没有导师,没有父母,我们孑然一身。但那是一个黄金时代,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失落,却有梦想去追寻。」

《霸王歌行》同样由王晓鹰导演,他改写历史名剧,颠覆传统印象,解剖霸王内心,展示一个历史定论以外的项羽。项羽的故事极富悲剧性,他在乌江自刎,是因为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无颜」面见江东父老吗?王晓鹰说,「不是,是因为项羽不愿苟且,通过这样的方式才得已结束一生,达到人格的自我完成,用最华丽的方式来升华生命的意义,这才是悲剧性之所在。」

在王晓鹰的眼里,项羽是一个会舞剑吹箫、爱美人不要江山、不求权力只盼心灵归宿的诗人。「他要做一个真正的军人,他要把战争、爱情、生命写成一首诗。」王晓鹰强调,《霸王歌行》并不是要重演历史故事,而是让霸王这个角色成为一面镜子,映照出权力、名利之外的心之居所。

爱情圣经到台北  跨海引共鸣

被誉为「年轻一代的爱情圣经」的《恋爱的犀牛》是孟京辉脍炙人口的名作之一,至今上演超过千场。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因为爱情,男人成了偏执狂,甚至疯狂到丧心病狂,就像犀牛——固执、不融世事、盲目。全剧由通篇富含哲理而诗意的台词组成,穿插演唱的歌曲歌词,温暖人心也刺痛人心,给人曙光又带来黑暗,让人不禁疑惑:孟京辉是爱情的信徒,还是怀疑论者?

孟京辉表示,在功利取向的社会,世故的人在情感和现实天秤上,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点,避免落入痛苦的境地,然而爱情岂容理性的制约,于是,陷落爱情的人总是极端,《恋爱的犀牛》通过一场努力也徒劳的错爱,提醒台下观者,爱情,毕竟是一件直接而原始的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中国国家话剧院  精锐剧目的研创基地

中国国家话剧院是中国文化部直属的国家艺术院团,其地位和代表性,不言可喻。从上世纪中,国话的前身即扮演了重要的戏剧创作使命。走过革命、红色的岁月,近年也走入求新、求变的阶段,成为精锐剧目的研创基地。

国话是一个剧团与场地合一的机构,拥有一座剧院,内含容纳八百八十人的大剧场和三百零三人的小剧场;另有三百廿席的国话先锋剧场,是北京设施最先进完善的小剧场。除了为中国的观众引介古今中外优秀戏剧作品,国话亦十分重视国际间的戏剧交流与合作,除了华文世界,作品曾赴美国、德国、英国等地演出。(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