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顽童首度编舞 王嘉明《七》 透过身体再探人的「缺陷」 |
王嘉明首度挑战编舞,《七》透过身体探索人的「缺陷」。()
王嘉明首度挑战编舞,《七》透过身体探索人的「缺陷」。()(翻訳会社 视觉统筹 Puzzleman 摄 小事制作 提供)
舞蹈

剧场顽童首度编舞 王嘉明《七》 透过身体再探人的「缺陷」

娴熟于文字游戏的导演王嘉明,这回放下擅长的武器,第一次编起舞来。《七》与杨乃璇、苏品文、林素莲、张坚豪、黄怀德、刘彦成六位舞者合作,透过身体,持续探索人的「缺陷」,他希望让观众经由缺陷去进入真实生活的核心,戳破渴望与别人相同的「完美」的不可能。

文字|张慧慧、Puzzleman
第280期 / 2016年04月号

娴熟于文字游戏的导演王嘉明,这回放下擅长的武器,第一次编起舞来。《七》与杨乃璇、苏品文、林素莲、张坚豪、黄怀德、刘彦成六位舞者合作,透过身体,持续探索人的「缺陷」,他希望让观众经由缺陷去进入真实生活的核心,戳破渴望与别人相同的「完美」的不可能。

小事制作《七》

4/6~9  19:30   4/9  14:30

台北 松山文创园区LAB创意实验室

INFO  www.facebook.com/LesPetitesChosesProduction/?fref=ts

「缺陷就是人的形状,但若以道德性的观点来指出人的缺陷,你就看不见这个人。」以顽童著称的导演王嘉明谈起当前主流价值观的「正面思考」语速快了起来,「接受、宽容、平常心……对我来说,都是屁,根本就是站在自以为的高度去看待事情。当代最严重的问题是,你看不见人、看不见生活。」

「缺陷就是人的形状。」王嘉明由此描绘真实的人与生活,比如《残,。》突显社会集体歇斯底里行为背后的精神状态,《肤色の时光》以双面舞台形塑视觉上不可见的暧昧,这次与小事制作合作的《七》则进一步超越言语理性的洞悉,而依赖非语言文字的身体逻辑去进入「缺陷」的空隙。

经由缺陷进入真实生活的核心

或许可以这么说,王嘉明要观者经由缺陷去进入真实生活的核心,戳破渴望与别人相同的「完美」的不可能。《七》交织日常与神秘,「上帝用六天创造世界,在第七天休息放空;日常生活有七天;五饼二鱼;西方古典乐有七个音阶;《神曲》里有七宗罪;身边又那么多7-11……」物质性与精神性混杂,正经又笑闹,重要又琐碎,这是生活的实像,而肢体从此出发。

提到首次编舞这件事,王嘉明笑了起来,「我就边看边问他们,不停地试与学习。我做剧场是对『感知』感兴趣,而不是要表达些什么。比如昆曲的慢,或是布袋戏的小……都是让人『可以想像』。」他顿了顿,「剧场是当前社会较能唤回身体感、3D空间的地方,因为现在都是2D世界,电脑、手机、电影都是2D。编舞也是希望能更以身体表达,而不是透过文字。」

放下擅长的文字,王嘉明以空间感知为逻辑,「我不讲内在情绪,而是让动作去引导想像。」排练中,他具体指示:「你要像很多抽屉不断去换,放松、绷紧……紧之后的松如何牵动动作。」「你可以出声音,声音发出来比较舒服。」他走上前,把舞者举起的手压下。

六位舞者加上贝多芬

除了六名舞者杨乃璇、苏品文、林素莲、张坚豪、黄怀德与刘彦成外,王嘉明笑比了一个通灵请神的姿势,「贝多芬是第七个。」

《七》从贝多芬第廿九首钢琴奏鸣曲的结构出发,王嘉明形容第二乐章像无法切割的团状整体,交织即兴/结构、理性/感性等对立矛盾,与《七》的质地吻合,关乎能量之流,「贝多芬晚期作品在暧昧的状态,是多层次,充满矛盾的情绪流。」他停顿了几秒,又说:「你看,光矛盾这件事就有四种状态:有矛,有盾,有另外一个自己告诉自己不要矛盾,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问『你现在在干嘛?』」

「你现在在干嘛?」约莫也是采访时最想问王嘉明的问题。顽童充满兴味地哈哈笑:「处理六个舞者的『流』,第七道『流』贝多芬在底下跟著一起。」他用手比划了个像扭动的蛇的姿势,「很抽象吼?但怎么写就是你的事了。」抽离了语言逻辑,力量无法被谈论,只能被经验,至于《七》怎么解读,就是观众的事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