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艺术 让改变发生 2016伦敦国际戏剧节 |
「绕著转新马戏团」的《启程》。
「绕著转新马戏团」的《启程》。(Tristram Kenton 摄 Londo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Theatr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相信艺术 让改变发生 2016伦敦国际戏剧节

创立于一九八一年的老牌综合性艺术节「伦敦国际戏剧节」,除了有剧场铁粉翘首期待的国际巨星型作品,也有不少与在地社会紧密结合发展的创作,如今年邀请澳洲「绕著转新马戏团」在伦敦老墓园演出希腊神话奥菲欧的故事,也有与民众直接交流对话的《同理心博物馆》;而本届最富有社会参与野心和企图的,当属和加拿大剧团「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合作的五年计划「提升者」,邀移民社群为主的托登罕地区儿童参与,期待让孩子成为下一代的多元创意人。

文字|贡幼颖、Tristram Kenton
第285期 / 2016年09月号

创立于一九八一年的老牌综合性艺术节「伦敦国际戏剧节」,除了有剧场铁粉翘首期待的国际巨星型作品,也有不少与在地社会紧密结合发展的创作,如今年邀请澳洲「绕著转新马戏团」在伦敦老墓园演出希腊神话奥菲欧的故事,也有与民众直接交流对话的《同理心博物馆》;而本届最富有社会参与野心和企图的,当属和加拿大剧团「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合作的五年计划「提升者」,邀移民社群为主的托登罕地区儿童参与,期待让孩子成为下一代的多元创意人。

一九八一年创立的「伦敦国际戏剧节」(Londo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Theatre),艺文界普遍简称为“LIFT”,字面上恰巧带有「提升」的正向意义。现在很难想像卅五年前,英国最重要的艺术补助机构「英国艺术协会」(Arts Council),仍觉得不适合用纳税人钱补助一个引荐许多外国艺术家的艺术节。但随著两位创办人Rose Fenton和Lucy Neal廿五年的前瞻经营,以及后继者与社会紧密结合的在地思维,LIFT早已发展成英国最重要的当代戏剧艺术节之一。

LIFT每两年举办一次,现任艺术总监马克.柏(Mark Ball)从二○○九年接手,今年是他主持的第四个艺术节,从六月一日至七月二日,共有廿档展演和多场座谈在遍布伦敦的各室内外空间举行。(注)

过去这几年来,LIFT在策展上的明显变化是增加了委托创作的比例。二○一○年大约十五档节目中,只有两档是委托创作;但今年的廿档节目中,有九档是委制。马克.柏相信,委制作品除了让艺术节和艺术家的关系更紧密,和观众及城市也能有更深入的交会。他说:「虽然比起现成的作品来说,委制多了不知最后成果的风险,但以作品和城市的关系来说,依然让人满意多了。我喜欢创造作品、发动创作,而不只是拿著购物袋环游世界买这买那。」

在老墓园演出新马戏

LIFT从创立以来,一直以「整个伦敦都是我的舞台」的概念来规画节目,因此有不少展演发生在常轨的黑箱剧场或镜框剧院以外,并在筹备过程中与不同的在地社群合作。若委制的对象是国外艺术家,更能借重他们外来者的眼光,将当地人习而未觉的事情显露出来。马克.柏表示今年最典型的委制范例,应是澳洲的「绕著转新马戏团」(CIRCA)在东伦敦的陶尔哈姆莱茨区墓园(Tower Hamlets Cemetery Park)创作的《启程》Depart

二○○四年成立的「绕著转新马戏团」在澳洲有新马戏先驱者的地位,他们在布里斯班开办训练中心及完整课程,让三岁以上的孩子都可以体验马戏艺术的乐趣。《启程》的创作讨论大约开始于三年前,LIFT邀请「绕著转新马戏团」为伦敦创作一出限地制作(site-specific)作品,导演雅伦.莱弗许兹(Yaron Lifschitz)在艺术节导览下参访了伦敦很多地方,第一眼就爱上建于一八四一年、现已荒废成为自然生态保留区的陶尔哈姆莱茨区墓园,并决定以希腊神话奥菲欧的故事(Orpheus and Eurydice)作为探索死亡和来世的灵感来源。

演出开始于天色渐暗的晚上九点,荒烟漫草的墓园中,面容苍白枯槁的演员在灯光和音乐的烘托之下,吊挂树间,抵抗细雨作出高难度特技动作,或是在颓圮倾倒的墓碑之间舞蹈,试图散发出幽灵的气息。五百位观众被分为四至五组,在浓密的树林间穿梭观看演出,像是一次对幽冥世界的探访。整体制作规模相当庞大,光是现场演出者就超过两百人:七位马戏演员搭配廿六位来自国家马戏艺术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Circus Arts)和中央芭蕾学校(Central School of Ballet)的最高年级学生,与环境互动演出;两百位当地歌者担任合唱团,吟唱由墓志铭改写而成的生与死之歌。为了吸引当地民众,艺术节提供折扣给邮递区号为该区的购票者,统计结果约有20%的观众来自当地。总监马克.柏表示这是艺术节未来希望继续的工作模式之一。

穿上他的鞋子听他的故事

作为一个综合型的艺术节,LIFT的节目涵盖了剧场铁粉翘首期待的国际巨星型作品,例如法国影后伊莎贝拉.雨蓓担纲演出的《费德拉》Phaedra(s);或是编舞家侯非胥.谢克特(Hofesh Shechter)带领东伦敦的年轻编舞者,在史特拉福车站购物中心的屋顶为二○一八年的艺术节先做阶段性呈现。但艺术节也期待透过一些完全没有门槛的作品,和更多民众直接交流和对话,例如英国艺术家克莱儿.帕提(Clare Patey)的《同理心博物馆》Empathy Museum。这个临时博物馆设置在大地铁站外,所有经过路人都可以免费参加。

其中一个活动,现场为参加者配对一双陌生人的鞋子,戴上耳机穿上鞋子走一哩路,听鞋子主人讲自己的故事。许多都是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例如老太太自述在八十岁时重新坠入爱河,或是逃离斯里兰卡内战的男孩如何抵达澳洲展开新生活。英文有一个片语叫作“in someone’s shoes”,字面上是「穿别人的鞋子」,实际意思是设身处从他人的立场想,而这个活动的名称即为《穿我的鞋子走一哩路》A Mile in My Shoes。艺术家帕提说:「社群媒体的兴起,让我们愈来愈常只跟像我们的人沟通。这个计划希望让我们遇见日常生活不会遇见的人,花一点时间跟他们相处。」

五年计划打造下一代创意人

若说本届LIFT最富有社会参与野心和企图的,当属和加拿大剧团「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Mammalian Diving Reflex)合作的五年计划「提升者」(UpLIFTers)。本届艺术节里的节目《小朋友评审团奖》The Children’s Choice Awards,就是计划第一年的年终呈现。

「提升者」是LIFT在艺术节之外的「托登罕专项计划」(LIFT Tottenham)之一。托登罕(Tottenham)位于北伦敦,是二○一一年举世震惊的伦敦青少年暴动发源地,该区住民极大比例是社经地位相对较低的移民社群。暴动平息之后,伦敦当局把托登罕作为优先都市更新的地区,除建造更便利的大众运输系统,也开始挹注经费让艺术团队进入社区。五年的参与式艺术「提升者计划」在此背景下产生。法国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十月即将上演的Gala,邀请廿位当地人一起在台上跳舞,也属于LIFT的「托登罕专项计划」之一。

「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二○一○年和LIFT合作过一个《儿童理发师》Haircuts by Children的表演计划,让廿一个六到十二岁的孩子接受专业美发课程后,在当地的发型沙龙为成人观众剪发做造型。活泼可亲的表演,却让人思考诸如权力的翻转等严肃议题,备受好评。在接到艺术节针对托登罕的邀约后,「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的艺术总监达伦.多奈尔(Darren O' Donnell)提出「提升者计划」,以他先前在加拿大证实可行的经验作为计划的原型,和伦敦的卅个十二岁的孩子连续工作五年。短期目标是让孩子们在第五年的时候成为LIFT的幕后团队一员,推出一个正式的售票作品;长期目标是让孩子成为下一代的多元创意人,并在过程中对他们的家人和计划接触者产生影响。多奈尔说:「我希望一起工作几年之后,孩子们可以领导组织、管理组织、取代公司里的管理阶层。这是个无论跟人们讲、跟孩子们讲,都很乌托邦、很疯狂,但很好玩的计划。」

小朋友当评审介入艺术生产

五年计划的第一个年度呈现是本届艺术节里的《小朋友评审团奖》。来自当地社区学校Northumberland Park Community School和特教学校The Vale School共卅名七年级学童,过去这一年在多奈尔的规画之下,和九位托登罕当地艺术家定期上工作坊,九位艺术家的背景包括影像、舞蹈、表演、时尚、活动制作等。在今年六月艺术节期间,这一群孩子变成艺术节的官方评审,拜访各个节目,看演出、作笔记、讨论,最后在颁奖典礼《小朋友评审团奖》上,根据他们自己的标准,颁发奖项给各作品,说明得奖理由,并致赠得奖者由评审们亲手做的好吃饼乾和巧克力奖杯。

可想而知,小朋友们评选出的奖项不是制式的最佳男演员奖或最佳服装设计奖等,这一方面跟LIFT的策展概念早已跨越艺术形式有关,另一方面也真实反映了孩子们的观察角度和关心重点。例如阿根廷导演费南多.卢比欧(Fernando Rubio)的《在我身边的一切》Everything by My Side获得「最佳摸手表演奖」;这是个一对一的表演,观众跟陌生的演员一起躺在河边的床上,演员对观众轻声细语说故事,有时会用手碰触观众。而孩子们颁奖给它,因为「这是我所摸过最柔软、最光滑、最好摸的一双手了!」正当观众觉得要被小朋友纯真甜蜜的宣言融化时,另一个孩子颁给它「最佳侵犯隐私奖」,因为「我不知道这双手在摸我之前还碰过什么!」又让人喷饭大笑。孩子们各式言之成理的奖项,纯真又成熟的幽默感,加上简单轻松的带动唱,将全场陌生观众连结在一起。这场表演由艺术家设计架构,孩子们填满内容;它介入了艺术节的结构和体制,让人们思考艺术生产的各种样貌。「在未来,每个孩子都会被赋予一把剪刀,剪出我们的命运和未来。」多奈尔直率地点出一个并不只是幻想的愿景。

让两个不同的世界因艺术相遇

值得一提的是,LIFT是每两年一次的艺术节,代表五年的「提升者计划」中有两年是无处可「发表」的幕后阶段,但艺术节及资助者仍认同其表面之外的长期意义。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的学者并受聘担任计划的外部评估员,企图更广更深地检视及分析成果。尽管外部的评估可能采用各种质化和量化的研究方法,但对「托登罕专项计划」的专案制作人赛儿玛.妮可(Selma Nicholls)来说,「托登罕和LIFT一直以来是两个世界,两个不同的世界因此得以相遇,这已经是最珍贵的成果了。」

今年LIFT廿档节目里,十档有欧盟的资金补助,不难想像艺术节及合作艺术家对英国脱欧后续发展的担忧。尽管忧心忡忡,总监马克.柏依然选择乐观面对:「我必须保持希望。我们相信艺术的力量,艺术可以让改变发生,它就是关于治疗、关于看世界的另一种角度。艺术的多元性可以将不同的事情团结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做这些事的原因。」也是你现在会看这篇文章的原因。

注:笔者本次获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与表演艺术联盟合作执行的「CO3表演艺术国际交流平台」之「海外驻地研究计划」支持前往观察,重点即在了解作为一个综合性的老牌艺术节,「伦敦国际戏剧节」如何发挥自己的社会责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