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想像《吉赛儿》 阿喀郎与英国国家芭蕾携手冒险 |
《吉赛儿》中的精灵——薇丽们穿著衣衫褴褛,更能展现曾经历过的悲苦。
《吉赛儿》中的精灵——薇丽们穿著衣衫褴褛,更能展现曾经历过的悲苦。(Laurent Liotardo 摄 English National Ballet 提供)
伦敦

重新想像《吉赛儿》 阿喀郎与英国国家芭蕾携手冒险

继两年前的《尘》,英格兰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塔玛拉.若荷再度邀请编舞家阿喀郎.汗合作,重新诠释经典芭蕾舞剧《吉赛儿》。在阿喀郎与戏剧顾问露丝.利托的掘探下,拉出原作隐藏在浪漫故事下的经济、权力结构等元素,让吉赛儿化身移工,在资本主义巨轮下哀吟悲歌,增添了时代感的诠释,舞出经典新的生命。

文字|魏君颖、Laurent Liotardo
第287期 / 2016年11月号

继两年前的《尘》,英格兰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塔玛拉.若荷再度邀请编舞家阿喀郎.汗合作,重新诠释经典芭蕾舞剧《吉赛儿》。在阿喀郎与戏剧顾问露丝.利托的掘探下,拉出原作隐藏在浪漫故事下的经济、权力结构等元素,让吉赛儿化身移工,在资本主义巨轮下哀吟悲歌,增添了时代感的诠释,舞出经典新的生命。

十九世纪的古典芭蕾舞剧《吉赛儿》,以乡村女孩吉赛儿与伪装身分的贵族阿尔伯特的爱情为主轴,铺陈两人相遇、陷入热恋、揭穿谎言,以及吉赛儿心碎发疯自杀,成为被爱背叛的精灵「薇丽」。故事情节和情绪多变,广受许多芭蕾舞迷的热爱,也是众多芭蕾伶娜想诠释的角色。

资本主义与移工的《吉赛儿》

原作经典,却不代表没有颠覆和创新的可能。英格兰国家芭蕾舞团(English National Ballet)的艺术总监塔玛拉.若荷(Tamara Rojo)继两年前与阿喀郎.汗(Akram Khan)合作《尘》Dust后,今年又再度邀请阿喀郎与之合作,重新诠释《吉赛儿》这出经典故事。无论是音乐、舞蹈到布景及故事设定,皆是全新创作,也展现了塔玛拉.若荷追求创新的企图心。此外,这也是阿喀郎汗的第一出全本芭蕾舞作品。

阿喀郎与戏剧顾问(Dramaturgy)露丝.利托(Ruth Little)重新挖掘吉赛儿故事中的元素,并思考当中的社会脉络。除了浪漫情节之外,当中还有经济、权力结构等元素,如农民之于地主,穷人之于贵族特权,却是原始版本中以浪漫故事为主,并未深究的议题。利托和阿喀郎借此机会,思考「如果将浪漫元素移除,故事还有什么其他面向?」借由这些探索,阿喀郎将场景设定在当代,著眼于现下世界中的不平等。孟加拉裔的阿喀郎,关注当地纺织工厂被剥削的女工悲歌,层出不穷的工厂意外和牺牲的工人们,也成了当代的薇丽,只是背叛她们的并不是爱情,而是资本主义。

在新版的《吉赛儿》中,她化身为一名移工,在服饰工厂里工作。与外界隔绝,生活看不见快乐与希望,工厂更成了地主们寻求娱乐的场所。阿尔伯特伪装自己是移工一员,与吉赛儿陷入热恋……尽管故事梗概相同,如此的重新诠释,为故事添加了时代感,赋予经典新的生命。

无论是叶锦添的舞台设计,或是舞者的服装,刻意选择的冷冽背景、架起的高墙上满布的手印,还有以大地色为主的服装,足以显现移工黯淡无生气的生活。而剧中的薇丽们穿著的纱裙,虽然依旧在旋转时显得轻盈,却不若原版本中的柔美无瑕,她们衣衫褴褛,更能展现曾经历过的悲苦。此外,薇丽们手执竹竿,让舞蹈动作更显力道。从这些设计中,不难看出与阿喀郎其他作品如《尘》及《轮》(Until the Lions,前译「狮若有言」)相似的元素。

有潜力成为廿一世纪经典

在接受《卫报》访问时,阿喀郎坦言作为观众看《吉赛儿》与作为编舞家来看这出作品,是完全不同的——「糟糕,这下子你得自己想办法了。」为了完成此制作,艺术总监塔玛拉.若荷让舞团专心只排练、演出这出作品,对于常常有好几出舞码连番上演的芭蕾舞团而言,非常少见。塔玛拉.若荷与另一位优异的首席舞者Alina Cojocaru轮流担纲主角,曾多次演出《吉赛儿》的两人,如何诠释时空背景迥异、就连个性也不尽相同的当代吉赛儿,著实挑战她们的功力。

这次《吉赛儿》于曼彻斯特首演,媒体评论多持正面评价,例如《纽约时报》认为英格兰国家芭蕾这回「赌赢了」,《周日邮报》认为它将成为廿一世纪的杰作之一,《卫报》亦认为阿喀郎的诠释精采,瑕不掩瑜,并有潜力成为经典。此制作之后将巡演至布里斯托、南安普敦,再回到伦敦的沙德勒之井剧院演出。

相关网址:英格兰国家芭蕾舞团giselle.ballet.org.uk/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