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是电视台! 你,直播了吗? |
PAR表演艺术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人人都是电视台! 你,直播了吗?

人人都是电视台! 你,直播了吗?

一五九○年代,年轻的英伦人想要认识世界,会走进环球剧场看莎士比亚。

一九三○年代,柏林奥运期间,首次以电视直播赛况,世界进入观众客厅。

千禧年初,首届Web 2.0大会举办,标志互动、分享、关系的网路世代展开。

二○一六年,社群媒体龙头Facebook开启直播功能,将真实物理空间消解更彻底,社群兴起,电视退位,自媒体的战国时代已吹起号角,而七年前环球剧场开跑的NT LIVE浪潮也在这年席卷台湾影城。

在垂直分众最极致的时代,吸引人的直播关键是什么?又对强调现时现地的剧场有什么影响?直播是可利用的工具、可发展的艺术形式,还是瓦解剧场现场的双面刃?

本刊除了就直播经济分析产业与剧场现况外,也邀请了三组创作者──王翀、许哲彬、达康.com谈谈他们对直播的想法与观察。

文字|本刊编辑部
第287期 / 2016年11月号

一五九○年代,年轻的英伦人想要认识世界,会走进环球剧场看莎士比亚。

一九三○年代,柏林奥运期间,首次以电视直播赛况,世界进入观众客厅。

千禧年初,首届Web 2.0大会举办,标志互动、分享、关系的网路世代展开。

二○一六年,社群媒体龙头Facebook开启直播功能,将真实物理空间消解更彻底,社群兴起,电视退位,自媒体的战国时代已吹起号角,而七年前环球剧场开跑的NT LIVE浪潮也在这年席卷台湾影城。

在垂直分众最极致的时代,吸引人的直播关键是什么?又对强调现时现地的剧场有什么影响?直播是可利用的工具、可发展的艺术形式,还是瓦解剧场现场的双面刃?

本刊除了就直播经济分析产业与剧场现况外,也邀请了三组创作者──王翀、许哲彬、达康.com谈谈他们对直播的想法与观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