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之上的跨文化剧场 与铃木忠志相遇古北水镇 |
《厄勒克特拉》把故事背景放在医院,剧中主要角色除了厄勒克特拉之外,每个人物都坐在轮椅上进行表演。
《厄勒克特拉》把故事背景放在医院,剧中主要角色除了厄勒克特拉之外,每个人物都坐在轮椅上进行表演。(张天、阿卓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长城之上的跨文化剧场 与铃木忠志相遇古北水镇

继去年的《酒神狄俄尼索斯》之后,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再度在古北水镇最高处的露天长城剧场演出,带来喜剧《哢哧哢哧山》和悲剧《厄勒克特拉》。两部看似迥异的作品被铃木放进了医院这样一个场所,延续其「世界是座病院」的概念,由多国演员操著各自的母语共同呈现,中日英三国语言充斥于同一时空中,却没有令观众产生丝毫隔阂之感。

文字|翟璐、张天、阿卓
第288期 / 2016年12月号

继去年的《酒神狄俄尼索斯》之后,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再度在古北水镇最高处的露天长城剧场演出,带来喜剧《哢哧哢哧山》和悲剧《厄勒克特拉》。两部看似迥异的作品被铃木放进了医院这样一个场所,延续其「世界是座病院」的概念,由多国演员操著各自的母语共同呈现,中日英三国语言充斥于同一时空中,却没有令观众产生丝毫隔阂之感。

金秋九月,北京城东北方一百四十公里的密云古北水镇迎来了它最美的时节。在古北水镇最高处的露天长城剧场,于九月廿三至廿五日连续三晚上演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的喜剧《哢哧哢哧山》和悲剧《厄勒克特拉》Electra。这不是长城剧场第一次上演铃木忠志的作品,去年十月底铃木与他的SCOT剧团已在此上演了悲剧《酒神狄俄尼索斯》,是他作为首演嘉宾在当时刚落成的长城剧场上演的作品。

长城剧场与铃木忠志在中国

古北水镇长城剧场由乌镇景区和古北水镇景区的总规划师、设计师总裁陈向宏规划和设计,剧场以天为幕,以巍峨的司马台长城和群山为背景,依照原有的山坳地形,垒砌石块搭建成仿长城的敞开式露天舞台,坡上依山而建阶梯状条形座椅,构成一座庞大的露天圆形剧场。长城剧场呈现出一种与室内剧场完全不同的肃穆、开阔风格。观剧者从城中驱车两个小时赶往风景旖旎的北方水镇,徒步穿过水镇到长城剧场,不等大戏开演,一路颠簸与美不胜收的景色,配上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舞台,眼前的一切已经让人心潮澎湃。

中国戏剧界人士对铃木忠志的了解,主要是他自成体系的「铃木训练法」,以及二○一四年北京承办国际奥林匹克戏剧节,当时他率团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了《李尔王》、《大鼻子情圣》,让观众亲身体验了铃木忠治的戏剧魅力。接著二○一五年他又在长城剧场上演《酒神狄俄尼索斯》。另外,铃木忠志还在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举办讲座,开展「铃木方法演员训练营」,并邀请李六乙、王翀、黄盈等中国中青辈导演,前往日本富士山利贺村与来自世界的戏剧人交流创作。

一喜一悲同晚呈现

此次,铃木忠志带了一喜一悲两部作品,每天晚上先演一个小时的喜剧,中场休息之后再上演一个小时左右的悲剧。「世界是座病院,世人就是其中病患,医者与患者一样,病得不浅。」两部看似迥异的作品被铃木放进了医院这样一个场所,延续了他一贯的创作母题。两部作品都非新作,分别首演于一九九五年和一九九六年,其中《厄勒克特拉》曾在一九九五年在中国上演,那也是铃木忠志首次在中国的演出。

喜剧《哢哧哢哧山》故事源于日本民间传说,铃木改编太宰治小说《御伽草纸》中〈兔和狸〉、〈舌切雀〉两个故事,前者讲狡猾的狸子杀死老奶奶,后者说的是狸子遭到兔子的报复,惨遭杀害。这两个原本相对独立的故事,在近代之后合二为一。铃木忠志从现代视角出发,把它改写为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患者之间的爱情故事,同时在剧中穿插了日本传统音乐和流行音乐。相较于悲剧,铃木忠志的喜剧作品并不多见,这部《哢哧哢哧山》把传统民间故事的场景放在现代医院中,以嵌模式的立体结构描述了一场医患之间的病态爱情。该剧以诙谐欢快的怪诞风格,颠覆了铃木作品以往给人带来的肃穆、震撼等既有印象,充分印证了铃木表演法的全面适应性。值得指出的是,铃木导演的《哢哧哢哧山》充满了该民间故事自带的诙谐、欢乐、生猛甚至粗鄙的原始属性,导演以高超的创作手段将民间故事的原始属性与其个性化的铃木方法有机相融,二者并行不悖,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奇妙化学反应。

悲剧《厄勒克特拉》源于经奥地利诗人、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二度创作的,取材于古希腊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阿伽门农》Agamemnon。该剧同样将故事背景放在医院,剧中主要角色除了厄勒克特拉之外,每个人物都坐在轮椅上进行表演。从特洛伊十年征战凯旋而归的阿伽门农被妻子和情人杀害,被囚禁的厄勒克特拉将为父报仇的希望寄托在流放他乡的弟弟。由此,几个主要人物轮番登场,用夸张的肢体和歇斯底里的语言在与上一场戏中的医生与护士——这些人物心理发展的视觉化象征的映衬下,诠释了「世界都是病院,身处其中的都是病人」的主题。《厄勒克特拉》可谓是铃木忠志导演的集大成之作,无论是导演手法还是表演方式上都完美地呈现了铃木手法的核心内涵。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观众完全被剧场上凝聚而成的高强度震慑力牢牢抓住,演员身体释放出的强大能量直接传递到观众身体,直抵人心,进而由震慑而来的生理体验,升华为更深层次的身心碰撞。

多国演员同台毫无违和

另外,此剧中母亲的扮演者──美国演员艾伦.劳伦,是铃木忠志导演的第一批学员,年近六旬的她深得铃木方法之精髓,在本剧中展现了身体能量与角色塑造的完美融合。劳伦目前在美国任教,此次在中国演出实属难得,不能不说增加了该剧的看点,印证了铃木方法不是仅适用于日本人的训练方法。与《哢哧哢哧山》一样,《厄勒克特拉》由多国演员操著母语共同呈现,中日英三国语言充斥于同一时空中,却没有令观众产生丝毫隔阂之感,本次演出成功不仅归功于铃木方法的训练成果让演员对身体的掌控有力而统一,更显示出铃木对剧场整体强大的掌控能力进而达成了和谐共生之境界。这种多国演员同场的呈现,还体现了铃木导演对当今世代异质文化互相碰撞的现实写照和精炼还原与再现,我们无法改变现实,却须时刻提醒自己保存自我独特特性,而不迷失在这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之中。

剧中两位中国演员分别是《哢哧哢哧山》中饰演狸子君、中国戏曲学院戏曲导演专业毕业生张天,与《厄勒克特拉》中饰演阿伽门农之子欧瑞斯提兹、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生田冲。两位八五后的年轻人都曾在利贺村接受过铃木忠志方法的系统训练,并且皆非首次与铃木合作。对两人而言,能够在这个年纪得到铃木导演的青睐与认可担任主演无疑是幸运的。若不是口中说的中文台词,相信所有在场观众都无法辨别出他们来自哪里。两位演员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对铃木忠志的敬佩之情,导演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成为国际艺术大师作品主演的荣耀,而是铃木训练法带给他们的从身体到思维的全新体悟和宝贵经验,甚至已使他们对中国戏剧现状产生反思。正如张天所说:「我们(中国)不缺文化历史,但我们没有基于我们自己传统艺术而形成的现代舞台表演形式。」借由铃木忠志作品所传递的「文化就是身体」理念,或可对中国戏剧工作者有所启发,找到基于自身传统而形成的现代舞台形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