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机械注入灵魂之光 |
2011年作品《洞口守护者》。
2011年作品《洞口守护者》。(国立台湾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为机械注入灵魂之光

韩国艺术家崔旴岚的创作都赋予机械「生命」,他认为拥有生命的证据就是「动」,并以「灵魂机械」称呼自己创造的新物种,它们犹如经历漫长的演化过程,从远古走向现在的未来生物。透过动态雕塑,他传达了个人对于政治、城市与生存环境的看法。在国立台湾美术馆举办的「灵魂机械炼金术」个展,可说是崔旴岚迄今最大规模的个展,共展出卅三件历年代表作。

文字|吴垠慧、国立台湾美术馆
第295期 / 2017年07月号

韩国艺术家崔旴岚的创作都赋予机械「生命」,他认为拥有生命的证据就是「动」,并以「灵魂机械」称呼自己创造的新物种,它们犹如经历漫长的演化过程,从远古走向现在的未来生物。透过动态雕塑,他传达了个人对于政治、城市与生存环境的看法。在国立台湾美术馆举办的「灵魂机械炼金术」个展,可说是崔旴岚迄今最大规模的个展,共展出卅三件历年代表作。

崔旴岚:灵魂机械炼金术

即日起~9/3  国立台湾美术馆

INFO  04-23723552

「生命的定义很暧昧。当机器开始自己动了起来,新生命于焉诞生。」韩国艺术家崔旴岚总能将冰冷的金属打造成细致、优雅的动力雕塑。从发想到繁复的图稿设计、多数亲自设计的零件经过无数次的试验、组合与修正,让雕塑施展出令人满意的动感姿态。崔旴岚的机械作品除了美丽、温暖、偶而还带些魅惑的气质,融合了生物学、神话、宗教和文明发展史,近来更多传达他个人对于政治、城市与生存环境的看法。

二○○六年,崔旴岚在东京森美术馆举办的「知名青年艺术家招聘计划」中,以《城市浮游体》掳获外界的目光。此前,崔旴岚并未受到太多关注,他甚至悲观地将森美术馆的展览,当成最后一次参加艺术展,没想到艺术生涯从此扭转,此后陆续应邀至纽约、上海、利物浦、新加坡等参展。现在国立台湾美术馆举办的「灵魂机械炼金术」个展,应是崔旴岚迄今最大规模的个展,共展出卅三件历年代表作。

透过机械反思人类文明

如同台湾、日本一九七○年后出生的世代,崔旴岚童年也沉迷于日本的机器人动漫作品,在南北韩针锋相对的紧张情势下,小男孩也梦想未来能创造出保家卫国的机器人,虽是童年天真的幻想,不过,崔旴岚确实拥有机械创造的基因——他的祖父母是韩国第一部吉普型汽车「始发自动车」的开发者,父母主修艺术,崔旴岚曾在教育用机器人的开发公司担任研发人员,对机器人的热情让他理所当然地使用机械从事艺术创作,在《城市浮游体》这件成名作当中,可见机器人动漫对他的影响,以及他如何透过机械反思人类文明。

《城市浮游体》是他在六本木的森美术馆观看东京夜景时,想像出「城市浮游体」这种夜行性生物,栖息在东京半空隐蔽处,这种生物分成雄性与雌性,成熟的雄性会聚集在一起,仰赖雌性发射的光能作为生长激素,而雌性花瓣似的金属叶片会随著花心的LED光源打开、闭合,彷如会呼吸般。

崔旴岚的创作都赋予机械「生命」,他认为拥有生命的证据就是「动」。喜爱机械、也热爱大自然,他经常将机械与动植物连结在一起,变成突变的物种或混种物体,作品《洞口守护者》他将印度教湿婆神与海豹圆筒状的身体结合,《衔尾蛇》、《印玛古》的外型源自蛇与蝎子,而《舞纳露明洛:卡丽朵斯》那些此起彼落开阖的花朵灵感则来自藤壶,新作《阿勒奥瑞兹》当中八十七对金色翅膀的构想源自美丽的台湾特有种凤蝶。

近十年,崔旴岚的创作多了政治与社会议题的指涉,《浮华阁》以纯金箔打造高贵虚华的教堂圣殿,理应童趣梦幻的《旋转木马》最后愈转愈快,因为失速以致马鸣声变成怪异的声调,而以大捆电线形塑超过三米高的《稻草人》,细长透光的身躯舞动著双翼,像隐藏在幽暗里的魔鬼。《印玛古》则是有一颗心脏、两个心智的机械生物,它们彼此像对方的头、也像尾,同一个身体却为争夺心脏攻击对方,隐喻相互残杀的人类。

为人造物注入灵魂之光

崔旴岚以「灵魂机械」(Anima Machine)称呼自己创造的新物种,它们犹如经历漫长的演化过程,从远古走向现在的未来生物。崔旴岚巧妙将自己的名字U-RAM改编成「生物机械联合研究室」(United Research of Anima Machine),“Anima”拉丁文有移动、凝聚灵魂之意,有趣的是,国美馆个展的英文标题为“stil laif”,可联想成“Steel Life”(钢铁生命)、“Steal Life”(偷窃生命)或“Still Life”(静物)。崔旴岚赋予机械生命「动能」,虽与传统的静物概念互为矛盾,同样的是,这两者都试图为冰冷的人造物注入灵魂之光,透过它们诠释生与死、腐败与美、欲望与救赎等矛盾又真实的生命样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