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大梦想IV」与《樱桃园2047》 好戏上场 台湾戏曲中心开机暖身 |
《狂起》从性别意识角度挖掘女性情欲蜕变的过程,建构一场横跨时空的性别展演。
《狂起》从性别意识角度挖掘女性情欲蜕变的过程,建构一场横跨时空的性别展演。(陈又维 摄 台湾戏曲中心、动见体剧团 提供)
戏剧

「小剧场.大梦想IV」与《樱桃园2047》 好戏上场 台湾戏曲中心开机暖身

经过一年的沉潜整修,台湾戏曲中心将自十月份起以「2017亚太传统艺术节」正式开幕,之前先在小表演厅推出数档好戏吸引观众目光,包括颇受好评的「小剧场.大梦想」第四届演出,还有人力飞行剧团的《樱桃园2047》。前者包含林桂如与动见体剧团全新创作《狂起》,后者则延续导演黎焕雄对契诃夫的关注,讨论演员与生活中的表演。

文字|陶维均、陈又维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经过一年的沉潜整修,台湾戏曲中心将自十月份起以「2017亚太传统艺术节」正式开幕,之前先在小表演厅推出数档好戏吸引观众目光,包括颇受好评的「小剧场.大梦想」第四届演出,还有人力飞行剧团的《樱桃园2047》。前者包含林桂如与动见体剧团全新创作《狂起》,后者则延续导演黎焕雄对契诃夫的关注,讨论演员与生活中的表演。

小剧场.大梦想Ⅳ

阮剧团《热天酣眠》

9/1~2  19:30   9/2~3  14:30

国光剧团《卖鬼狂想》

9/8~9  19:30   9/9~10  14:30

动见体剧团《狂起》

9/29~30  19:30   9/30~10/1  14:30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INFO  02-88669600

人力飞行剧团《樱桃园2047》

9/22~23  19:30   9/23~24  14:30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INFO  02-88669600

由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主办的「小剧场.大梦想」,以「延续传统,开启想像」为主题,邀约阮剧团、国光剧团、林桂如与动见体剧团合力推出三档制作,即将于九月起在戏曲中心展开为期一个月的演出。

其中,来自嘉义的阮剧团、改编自莎士比亚经典喜剧《仲夏夜之梦》的《热天酣眠》,于四年前首演时便获得观众及剧评极高评价,此次重制将是本戏首次在台北公演。全程以台语发音,融合南台湾庶民文化,庙公、海神妈、山神公等地方神话人物轮番上阵,插手凡间男女情爱纠葛。并以传统文武场概念配置现场乐手,神、仙、人三界斗法,绝对热闹非凡,欢笑不断。另外,由国光剧团和新锐编剧邢本宁、导演宋厚宽合作的《卖鬼狂想》。则以志怪小说〈定伯卖鬼〉为蓝本,从「丑」出发,呈现一出探讨真实与虚构的寓言故事,将传统京剧中虚实难辨的表演形式对应真实议题的探讨,真假交集,趣味横生。剧团并邀请资深名丑陈清河担纲主演,精采可期。

锣鼓经、梦中欲  《狂起》声身交融

由音乐设计林桂如主持、王靖惇编导、符宏征共同导演、董怡芬担任肢体指导,并由动见体剧团合力演出的《狂起》,是为此次第四届「小剧场.大梦想」量身打造的崭新作品。引用传奇《牡丹亭》中的杜丽娘与《梁祝》祝英台两个角色,剥除规训,重新探讨当代音乐与剧场之间的可能,并从性别意识角度挖掘女性情欲蜕变的过程,建构一场横跨时空的性别展演。

林桂如初受戏曲中心邀约合作,便思考从自身并不擅长的「锣鼓经」出发:「创作原本就是在未知领域探索。以往由我主导的创作中几乎没有传统元素,怕只是符号、氛围或风味,也怕自己能力不足,只能保持距离,不敢去碰。但长久探索作曲这件事,学院里不也会要求学生去模仿莫札特等西方古典乐大师的作曲风格,进而从中学到自己的东西?我认为这次合作也一样,邀来背景各异的许多创作者一起碰撞,激荡出若只靠自己、绝对无法结出的果。」

林桂如从锣鼓经发想,先邀请乐师吴承翰一同实验,从他所给的传统锣鼓经之中找出身体能介入的节点,保留原始的声响结构,但逐渐脱离程式化设计,再尝试将这些身体与声音的互动过程,借由录影交给编剧王靖惇。「一看录影我就想到《牡丹亭》,想到我们认为是自由恋爱先驱的杜丽娘,为何她只能在梦中大破大立,梦醒仍必须当大家满意的大家闺秀?」王靖惇说:「我想颠覆杜丽娘这样的形象,试著写出能跟击乐呼应的武场文本。」他企图利用杜丽娘探讨性别流动,再联想到另一性别议题要角祝英台及「蝴蝶」形象:「雌雄同体的蝴蝶,色彩特别绚丽,祝英台就是已经情欲孵化完成的蝴蝶,在梦中启发了杜丽娘进行认同蜕变。」于是,王靖惇也未特别定义角色性别、性欲或性取向,认同始终浮动。

由于此制作为林桂如主导,声响与身体之间的交融实践是重点。王靖惇提供的文本只是参考座标,更多的是用身体、服装、声响等抽象元素呈现文字之外的浮动情欲。团队采取集体共创模式一路发展、一路修正,两位表演者一位是歌手兼演员,另一位则是舞者,还邀请了西洋击乐的「自由击」乐手合作,不断的对话与交流、再打破。这样的合作方式对林桂如来说是重新检视创作的机会,「虽然过去求学和工作时常遇见传统戏曲,但透过实际集体创作的排练,和这群愿意共同参与发想的伙伴彼此撞击,偶会岔路,但往下走却能发现新事物,这是我这次创作的初衷。」

《樱桃园2047》  隐喻政治的「后台戏」

在「小剧场.大梦想」之外,戏曲中心也特邀人力飞行剧团与编导黎焕雄合作推出新制作《樱桃园2047》,以开拓戏曲中心制作与营运的多元面向。黎焕雄表示契诃夫谈论生命的方式始终吸引著他,从二○○三年作品《弯曲海岸长著一颗绿橡树》、一三年的《安德烈的妹妹们》,他时常从契诃夫的剧本中借取素材,究问人生中的失败、梦想与幻灭。

三度遭遇契诃夫,黎焕雄此次选用《樱桃园》去讨论演员与生活中的表演:「在我开始导全本的契诃夫之前,好像需要用改编的形式,先和他对话一次。」黎焕雄认为契诃夫作品常以写实主义作为基础,尽管批判了阶级或个人的困顿,却很少单刀直入地明确谈论政治,「《樱桃园》却很明确地谈论了阶级议题,也许时代氛围的影响,角色突围、变形而成为新的宰制者,尖锐的批判了阶级制度,而戏里的宣言和指责充满著巨大的历史现实感。」将此现实感位移到东亚或东南亚,台湾似乎没有此种阶级推翻或被赋予期限的经验,黎焕雄将目光投上了香港,「那里的人们曾没有选择地被迫离开自身成长的那块土地,又或是心理层面的离开;而没有离开的人则面对新的承诺,『五十年不变』的巨大期限。我想借由历史折射去谈人跟人、人跟剧场是否也有期限?而『2047』这大限的大限,也成了戏名标题中的密码。」

黎焕雄邀请编剧许正平创作文本,虚构一座岛屿的存在,可能是台湾、也是香港,但若企图将历史定位明确化又发觉脚下踩空。黎焕雄不愿聚焦政治上的尖锐突刺或明确指涉,「我指定了取材自契诃夫的几个角色、指定了与原著的关联,许正平则提议把四幕戏分场景发生在四座剧院——小岛剧院、半岛剧院、荒岛剧院、孤岛剧院,之中有许多呼应和联想。」另外,黎焕雄也从张爱玲身上找灵光,借力使力去突显那华丽背后的荒凉,「比如戏中从头到尾贯穿的现场胡琴演奏,就是从张爱玲小说《倾城之恋》取来的原型。我喜欢许多符码埋藏其中的暧昧性,没有要明确去谈香港或台湾的政治议题。这是一出『后台戏』,谈演员与剧场,是某种演员的情感经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