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个好名字─艺术行政教我的第一件事 |
平心而论

取个好名字─艺术行政教我的第一件事

艺术行政到底和一般行政工作有何不同?艺术行政到底教了我什么?回看种种,无非是一连串的自我思辨,及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中,寻求最大的可能。取个名字是如此,「抗拒」老爸是如此,「出国演出」也是如此。艺术行政,重要的或许是「艺术」那两个字,更重要的或许是艺术中的「创造」精神。

文字|平珩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艺术行政到底和一般行政工作有何不同?艺术行政到底教了我什么?回看种种,无非是一连串的自我思辨,及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中,寻求最大的可能。取个名字是如此,「抗拒」老爸是如此,「出国演出」也是如此。艺术行政,重要的或许是「艺术」那两个字,更重要的或许是艺术中的「创造」精神。

一九八四年,我和好友罗曼菲自美返国后一起开办了「皇冠舞蹈工作室」,因业务需要不得不开始摸索行政工作,而误打误撞地闯入了艺术行政这一块领域。

「皇冠舞蹈工作室」成立目的很单纯,就是计划把我们在纽约上课的老师一一请来台湾,让大家都能享受天天可上专业舞蹈课的乐趣。而成立工作室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来取个名号。

「各自表述」的中英文名称

我们很容易、也很「洋派」地先订出英文名称“Taipei Dance Workshop”,英文名称用上Taipei,是因为我们发现,如果要邀请国际艺术家,与其取个什么浪漫或形而上的名字,再解释一番,不如先用Taipei,让受邀者可以清楚知道就是要来台北工作。

那Taipei Dance Workshop的中文名称应该是什么才能吸引台湾人呢?在八○年代的纽约,四处可见各类型的workshop,但在台湾还没有中文译名,于是反应一向很快的曼菲提出了「工作室」这名称,而「工作室」也适巧能符合我们理想的运作模式。

在工作室里,大家可以上课、排练,也能在此演出。工作室是舞蹈和戏剧实验与发表的小剧场,硬体设备虽迷你,但五脏俱全;重点不在席次多寡,而在于演出场次及频率的灵活安排。当时我们几乎每两、三个月就能推出一档新节目,艺术家在此尝试、碰撞和磨合,累积足够经验后再迈开大步走向大型剧场。有了工作室及小剧场,我们从此不再需要循往常的路子,等档期、等机缘、等上个一、两年才能站上舞台。工作室成为艺术家的「小厨房」,随时可在家「试菜」,待时机成熟,再端上满桌讲究摆盘的佳肴大宴宾客。

这样的创新基地,如果中文名称直译为「台北舞蹈工作室」似乎略显不足,于是反复思虑是否有更适切的方向。念及工作室是进驻于父亲平鑫涛所有的皇冠大楼内,也因此处除了出版集团外,还有我们的工作室和画廊,于是父亲将大楼命名为「皇冠艺文中心」,因此我顺理成章地决定用「皇冠舞蹈工作室」一名。「皇冠」说明了这是地点、也是企业赞助的标示,当然也可因此让投入相当心力设计规划的父亲「开心」。

中英文名字都齐全后,接著要思考的就是以「皇冠舞蹈工作室」对应“Taipei Dance Workshop”是否不合理?但想想中文是给我们看的,英文是给外国人看的,一定要对等吗?若用了「皇冠」的英文,变成“Crown Dance Workshop”,这么皇家、这么高贵,那就一点都不「厨房」了。几经考量,决定让中英文各自「分众」也各自「表述」,名称确定后就这么开张了!

因势而变的名称设计

而我在一九八九年成立的「舞蹈空间舞团」,也是来了个不太对等,英文名称是“Dance Forum Taipei”。明明中文没有「台北」,英文何以非加个Taipei不可?这是预设日后到国外演出时,可以让大家清楚辨识「出身」,同时为了舞团的品牌独立性,能与工作室有所区隔,没有加上「皇冠」,也是希望不会因企业「冠名」而影响到补助的申请。此举确实还让老爸默默惆怅了许久,当时每个制作他都会来观赏,忍了好多年后,他才终于问我:「为什么舞团没有用『皇冠』啊?」

其实到今日,我们仍不时需要因应各种状况而有不同的名称设计,如国家两厅院英文名是National Theater & Concert Hall;国家交响乐团(NSO)有时用别名Taiwan Philharmonic行走天下;台中国家歌剧院英文名是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而非Opera House;「云门舞集」英文是Cloud Gate Dance Theater of Taiwan;因社团法人的限制,表演艺术联盟的正式名称是「中华民国表演艺术协会」而不能用「联盟」,但到了中国,又只能称为「表演艺术协会」……

所以艺术行政到底和一般行政工作有何不同?艺术行政到底教了我什么?回看种种,无非是一连串的自我思辨,及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中,寻求最大的可能。取个名字是如此,「抗拒」老爸是如此,「出国演出」也是如此。艺术行政,重要的或许是「艺术」那两个字,更重要的或许是艺术中的「创造」精神。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