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走在以爱为名的道路上,各自徬徨 |
PAR表演艺术
新锐艺评 Review

我们都走在以爱为名的道路上,各自徬徨

评全民大剧团《小三与小王》

导演试图透过《小三与小王》重新形塑「家」的样貌;试图在宗教反对浪潮与同志婚姻平权的两造间找到平衡,然而他所重塑的只局限于一厢情愿的剧场式「寓言」(所有的冲突与不完美终将归于美好!)而他所留下的美好结局,却只能是对立两灶间不可能达成的「神话」。

导演试图透过《小三与小王》重新形塑「家」的样貌;试图在宗教反对浪潮与同志婚姻平权的两造间找到平衡,然而他所重塑的只局限于一厢情愿的剧场式「寓言」(所有的冲突与不完美终将归于美好!)而他所留下的美好结局,却只能是对立两灶间不可能达成的「神话」。

全民大剧团《小三与小王》

2017/11/3~5  台北城市舞台

全民大剧团二○一七年的最新舞台剧《小三与小王》,剧情描述了刘三莲(严艺文饰)在丈夫宋正远(单承矩饰)死后,发现保险收益人竟被改成陌生男子Jacky(邱泽饰)。于是三莲找上Jacky大骂他是「小王」,却从对方口中得知自己才是「小三」,一场关于「爱情主权」与保险受益人分配的争霸战就此展开……

灯光舞台设计出色  加分不少

这次的《小三与小王》可说是全民大剧团较有深度的作品,舞台设计黎仕祺将整部戏的重点场景:咨商室,设计在舞台的正中央,他让演员穿梭在其他场景的同时,就如同进入了咨商室;由是,咨商师邓医师(张静之饰)在这出戏剧里便成了说书人般的灵魂人物。而黎仕祺更将剧里属于关于回忆的部分,架高置放于二楼的舞台上,他让整个属于回忆的舞台部分被压得细长,既像电影、又像画轴,如同漫长的人生卷轴般地呈现在观众的面前。而白桦树的舞台装置,则象征了爱情的信念,角色逡巡其间,便如同在爱里寻找自身的价值与定位。简立人的灯光设计也为《小三与小王》加分不少,整出戏的氛围营造灯光设计实是功不可没。

演员的部分,严艺文与杨丽音强大的戏剧气场无庸置疑,然而,张静之这次的演出也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她沉著内敛地将咨商师这个重要角色诠释得恰如其分。最让人为之惊艳的则是第一次演出舞台剧的邱泽!无论是面对严艺文或是杨丽音,邱泽完全没有处于弱势的状态,而且能精准呈现了角色该有的性格与状态,这对一个「舞台剧新人」来说是非常令人赞赏的。而邱泽也为了角色勤练操枪转过百圈,他为角色背后所做的努力也是值得效仿的。

上半场结束满怀期待  却流于薄弱结尾

《小三与小王》若真要说有什么能够更好的地方,那可能要算是编剧的力度不够强大。编剧吕莳媛先在上半场为观众画下了一个很好的「期待」:节奏明快的剧情、角色间各自独白带出故事里的情感纠葛、看似要收尾在两位要角的剑拔弩张中,却从中插入了一位转折性的母亲角色(杨丽音饰),让观众期待著下半场这场「未亡人权益」的争夺战该如何收场。然而,这样的「期待」却在下半场开演后,从Jack借高利贷为宋正远治病开始、而后是刘三莲与Jack的酒后谈心、直至剧末Jack母亲身为一个基督教徒对Jack的爱与包容……一步步洒狗血似的剧情,逐渐散失掉真实人生的「焦距」,而让结尾的力度薄弱。于是,在看似盛大的仪队操演中,留下的却只有空洞的美好与假象……

编导谢念祖表示:「该剧掺有李安电影《喜宴》的味道,没有要批判和责难任何人,只想在喜剧氛围中诠释『爱里的遗憾』,给观众留下感动与温暖。」导演试图透过《小三与小王》重新形塑「家」的样貌;试图在宗教反对浪潮与同志婚姻平权的两造间找到平衡,然而他所重塑的只局限于一厢情愿的剧场式「寓言」(所有的冲突与不完美终将归于美好!)而他所留下的美好结局,却只能是对立两灶间不可能达成的「神话」。

希望,是美好的,但一厢情愿的滥情就削弱了角色内在本可发展的强度,这是《小三与小王》稍嫌可惜之处。

也许,我们都走在以爱为名的道路上,无论是等爱、求爱、还是分享爱——但愿,我们都能在爱里,没有遗憾……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本单元征稿启事】

为培育发掘华文地区表演艺术类评论人才,本刊以公开方式征求表演艺术类评论,入选者即可于本单元刊出。征求评论之条件如下:所评论的作品须在台湾演出,并于首演起两个月内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须为首次发表文章,包含不曾公开于平面媒体或电子(包括网路网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发表,每篇字数1,200字。入选刊登作品可获奖金NT$2,400元。投稿评论文章请e-mail至mag13@mail.npac-ntch.org信箱,主旨标示「新锐艺评」投稿,并注明真实姓名、地址、电话。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