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节奏的生活教战 再现岛屿众生百态 |
《台北男女》演出现代男女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战手册。
《台北男女》演出现代男女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战手册。(表演工作坊 提供)
戏剧

短打节奏的生活教战 再现岛屿众生百态

改编自《乱民全讲》 表演工作坊推出《台北男女》

表演工作坊新作《台北男女》改编自二○○三年的荒谬喜剧《乱民全讲》,剧情从当年的社会观察报告,进展为现代男女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战手册。《台》剧由丁乃筝执导,她以《乱民全讲》为基础重新改写剧本,进到排练场再与演员即兴发展,几乎全新的演员组合,将以「短打」的节奏,带著观众笑看现下岛屿的众生百态。

文字|李玉玲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表演工作坊新作《台北男女》改编自二○○三年的荒谬喜剧《乱民全讲》,剧情从当年的社会观察报告,进展为现代男女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战手册。《台》剧由丁乃筝执导,她以《乱民全讲》为基础重新改写剧本,进到排练场再与演员即兴发展,几乎全新的演员组合,将以「短打」的节奏,带著观众笑看现下岛屿的众生百态。

表演工作坊《台北男女》

3/30~31  19:30   4/1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4/21  19:30 台中市中山堂

4/28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音乐厅

5/12  19:30 中坜艺术馆音乐厅

5/19  19: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INFO  02- 26982323

二○○三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夕,表演工作坊推出荒谬喜剧《乱民全讲》,一群有著「三年级容貌、六年级性欲、七年级思想、八年级情绪管理」的「乱民」们,以无厘头的搞笑演出,逗得台下观众捧腹大笑。笑著走出剧场后,不禁深思:这是台湾社会的集体写照?我,是否也是焦虑地想证明自己存在的「乱民」之一?

经过十五年的沉淀,《乱民全讲》下台一鞠躬,改由当代时尚的《台北男女》接棒登场。表坊三月底推出新制作《台北男女》,从《乱民全讲》的社会观察报告,进展为现代男女夹缝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战手册。

导演丁乃筝强调,《台北男女》虽然改编自《乱民全讲》,但不是重制,超过一半内容经过修正,新增或删减,套句流行语:是2.0版。

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台湾人心有戚戚的黑色荒谬

十五年前,丁乃筝与赖声川联手打造《乱民全讲》;今年,丁乃筝独立导演《台北男女》,看著十多年来台湾环境的变化,她感触颇深,丁乃筝不讳言,创作《乱民全讲》虽是对时局的嘲讽,心里始终相信:这只是民主的过渡期,乱象一定会改善。但是,十五年过了,情况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乱,现在更多的是无力感。

「现实已经够乱了,谁还想进剧场看一出关于『乱民』的戏?」丁乃筝决定将旧戏全面翻新。「如果说,《乱民全讲》是对时局的嘲讽;《台北男女》企图借由黑色荒谬剧手段,勾勒都会男男女女在面对感情、生老病死、小确幸、民主的众生百态。」

《乱民全讲》担任总导演的赖声川,这次退居创意总监位置,由丁乃筝全权导戏,女性导演做的喜剧和男性导演有何不同?丁乃筝想了想说:「这得交给观众来评论。」但她以执导表坊经典剧作《暗恋桃花源》卅周年纪念版为例,过去的版本把重点放在江滨柳与云之凡的爱情,她看到的却是一直藏身在江滨柳背后的江太太,「对我来说,江太太不只是个『背景』,我想处理的是江滨柳、云之凡、江太太之间的三角恋。」

丁乃筝强调,旧作翻新会在尊重原创的精神下重新处理角色关系,好比盖房子,梁柱等大结构虽然一样,进到屋内,会因设计师(导演)选用的色调、材质等差异,而有了不同的面貌。

说与不说的背后  短打相接的片段

《台北男女》开排前,丁乃筝以《乱民全讲》为基础重新改写剧本,进到排练场再与演员即兴发展。戏里七位主要演员除了吕曼茵参与过首演版,其余全部更动,汇集了金钟奖影帝樊光耀、朱德刚、杨琪、邱逸峰等剧场中生代及新生代演员。丁乃筝指出,这出戏没有故事,而是许多片段的拼贴,加上跳跃式的语言,如何让观众短时间接收到讯息、理解、发笑,对演员是很大的考验,需要有丰富的表演经验与爆发力。她很期待:全新的演员组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变化。

「现在回头看,当年做《乱民全讲》好像预见了十多年后的现况。」丁乃筝举例:〈小林〉段落的债留子孙;〈身分〉段落的角色「虚拟」,十多年前谈虚拟,或许还没那么有感,现在,网路已成为多数人生活的重心,更能理解戏里想要传达的虚拟概念;另一个角色则不断喃喃念著保罗.赛门与亚特.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畅销单曲〈I Am a Rock〉歌词:「我是石头,我是岛屿,石头不会痛,岛屿不会哭……」道尽台湾在国际社会的艰难处境。

丁乃筝形容,《台北男女》的节奏是「短打」,有些片段演员叽叽喳喳,有些段落又静默不语,任由人生的风景不断快闪而过。「即使说了一堆,观众听懂没?不说,似乎又说了什么?语言背后的意涵要由观众去想像。」

观察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变化,《台北男女》也新增了〈廉价航空〉、〈台北街道改名〉等段落。首演版「神秘少女」一角,这次,台北场演出邀请歌手萧煌奇担纲,丁乃筝说,萧煌奇与许同恩饰演的神秘少女质地不同,演唱的歌曲也会重新挑选。

丁乃筝透露,不只表演,舞台视觉也会玩出不同于《乱民全讲》的剧场感,「《台北男女》会玩得更疯,更有意思。」她说,虽然戏里埋藏了「开始就是结束」等剧场语汇,但观众不必带著太多知识包袱进剧场,「感觉当下最直接的感觉,或许可以发现更多的惊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走在刀锋上」的《乱民全讲》

二○○二年,身兼编、导、演的表坊核心团员丁乃筝到香港参加林奕华、胡恩威联合编导的喜剧《Giliguru揾食男女》演出,这出戏以犀利幽默的手法,描绘当代香港的众生相。正在香港排演《如梦之梦》的表坊艺术总监赖声川,看了戏觉得很有意思,对丁乃筝说:「表坊也来排一出台湾版吧!」

一年后,《乱民全讲》在国家剧院首演,笑翻全场。总导演赖声川在创作笔记写著:《乱民全讲》虽然从《Giliguru揾食男女》原创出发,但经过改写,以及演员集体即兴发展,已有很大差异。更贴切的说法是,《Giliguru揾食男女》提供一种「精神上的氛围」,一种穿过皮肉讽刺背后对时代迷失的叹息。

《乱民全讲》创作时,台湾正进入二○○四年总统大选暴风圈,《乱民全讲》虽是喜剧包装,却是以严肃心情提出的社会观察报告,正如文宣一段话:「时代的悲歌,笑著唱的。」

这出戏没有故事,没有明确主题,由许多不连贯的片段集锦拼贴而成,七位主要演员扮演多重角色,谈民主化、全球化、媒体、母语、身分认同等议题,演员之外,影像、音乐也扮演重要角色。

《乱民全讲》玩结构、玩形式、玩「内部笑话」、玩「开始就是结束」,无意间,前出戏《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的角色越南新娘又意外闯入搅局,看似无厘头但有道理,看似没有形式但有形式,看似没有结构但有结构。十多年后再看这出影射台湾乱象的戏,赖声川说,《乱民全讲》是一出「走在刀锋上」的作品。李玉玲)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