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的来信》一景。(LIVE corp.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K-MUSICAL IS RISING! 韩潮音乐剧浪 重装登台╱人物访问

不求回报的付出 重回纯粹炽热的文学年代

访编剧韩在恩、导演金泰亨谈《光的来信》

《光的来信》是韩国近年当红的剧场作品之一,背景设定在一九三○年代、日治朝鲜期间,在爱好文学艺术、诗词创作的青年之间,彼此相知相惜、互相鼓励、一同成长与突破,创造属于近代韩国文学的奇艳花朵。编剧韩在恩表示,剧情描绘敬爱与恋爱的心境转换,就是想传达爱情刚刚开始萌芽的那种感觉;导演金泰亨也表示,剧中人写粉丝信给心仪的作家,是不求回报的,而这主种热情、尊敬和关心的「纯粹」,正是这出戏的出发点。

《光的来信》是韩国近年当红的剧场作品之一,背景设定在一九三○年代、日治朝鲜期间,在爱好文学艺术、诗词创作的青年之间,彼此相知相惜、互相鼓励、一同成长与突破,创造属于近代韩国文学的奇艳花朵。编剧韩在恩表示,剧情描绘敬爱与恋爱的心境转换,就是想传达爱情刚刚开始萌芽的那种感觉;导演金泰亨也表示,剧中人写粉丝信给心仪的作家,是不求回报的,而这主种热情、尊敬和关心的「纯粹」,正是这出戏的出发点。

韩国原创音乐剧《光的来信》

8/17~18  19:30

8/18~19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她,是一名死去的作家。她的遗稿、她的书信,皆隐约透露出她与已逝知名男作家「金海镇」之间的暧昧情愫。信件里、稿纸上,字里行间潜藏的感情显得如此真实,但除此之外,她所写的任何一项关于自己的资讯、存在的证明,却全是虚构或错误的。她,是一位查无此人的作家,而这一切,都是从那个春日开始的——从热爱文学也崇拜海镇的男学生「郑世勋」所寄出的那封信开始。《光的来信》韩文剧名是「팬레터」,是从英文直译成韩语的词汇: Fanletter(粉丝信),是一般人写给偶像,或崇敬的,可能也带著一丝丝爱慕的对象的信件,表达粉丝(也就是「迷」们)的感谢与感动、鼓励或祝福。也就是这一封写给海镇的粉丝信,成了整个故事的开端,从而冒出如谜般的女作家「光」这号人物。

八月将在台中国家歌剧院上演的原创音乐剧《光的来信》是韩国近年当红的剧场作品之一,背景设定在一九三○年代、日治朝鲜期间,在爱好文学艺术、诗词创作的青年之间,彼此相知相惜、互相鼓励、一同成长与突破,创造属于近代韩国文学的奇艳花朵。开场曲目〈遗稿集〉中,藉著郑世勋耳闻路人们关注男女作家之间的八卦情事,带出了这里其实「没有希望」与未来、只能如此度日的沮丧气氛,当曲末警报声作响、宵禁时间来临,更显现了连活动与时间的掌控和自由都被限制的无奈。一般人的无奈和无未来,对应这群有志为文的青年们,在满强热血的创作欲望和追求美好的强烈情感上,更显五彩缤纷的耀眼才能。

于二○一六年十月首演的《光的来信》是第一届“Glocal Musical Live”原创剧本大赛第一名作品,这个由韩国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办的计划是「编剧新人培育项目」的其中一部分,主要以 Global(全球)+ Local(本土) 两相结合作为目标,向创作者公开征件,并将由此而生的韩国本地原创作品推向世界。计划从二○一五年的七月开始报名,经过周延的面试审查后初选六个作品,在不同阶段给予参赛团队资源协助、创作陪伴与专业建议,直到由通过重重关卡的前三名作品举办公开试演,在制作前瞻性、大众接受度、创作艺术性等考量标准下,选出最后优胜者。以十五个月的时程从头开始制作一出音乐剧其实相当短暂,由此也足见韩国原创音乐剧的强大能量和专业程度,而自前年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首演之后,《光的来信》又在去年底到今年初,展开了长达三个多月的再制演出,也可以发现此剧随著制作不断精进的求好态度,及在短时间内就受到了极大欢迎。于是,在台中国家歌剧院的邀演下,台湾便成了 Glocal Musical Live 第一届的第一名,抢先全球演出的第一站。

 

口译|徐景涵、杨尔宁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