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演金泰亨(林峻永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K-MUSICAL IS RISING! 韩潮音乐剧浪 重装登台╱人物访问

《光的来信》导演 金泰亨

用各种不同方式,讲没人说过的故事

韩国原创音乐剧《光的来信》

8/17~18  19:30

8/18~19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与编剧韩在恩相仿,《光的来信》导演金泰亨(김태형)起先读的是离戏剧更远的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学的是电子工程,因为「在学期间参加了戏剧社团,老实说还蛮乐在其中的。后来,读到大概三年级的时候吧,觉得电子工程其实没有很适合自己,在班上也并没有比旁人出众,于是决定要去做些有趣的事情,最后就转学到了韩国艺术综合大学。」他口中说来轻松的转学,想像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细观金泰亨过去在其他访谈中,或在此次现场的表情与对话里,都不难发现他散发出的那种属于艺术家的「反骨」态度——一种乐于接受挑战的创作欲望,有时表现在作品的形式上,有时则在题材的选择里。

透过艺术形式  传达社会议题

例如以前他曾在接受访问时提到,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呈现更多不同的声音,甚至是对于目前的资本主义社会而言,具有争议的题目。对此他趁著此次谈话也加以说明:「在艺术学校就学期间、在思考未来该进入剧场的工作职场,或该继续进修的时候,对于社会现况有许多的观察,可以说是看到了不少资本主义世界的矛盾、许多不平等的存在。」但金泰亨也表示,那是自己年轻时的想法了,现在的他,当然不会像过去那样把资本主义当做敌人来看待,「不是需要打破的系统,或必须抵抗的东西」,反而是因为年龄的增长、社会的历练,看见了「许多在这个大框架底下,社会中的我们需要面对、正视的东西,譬如,人与人之间的歧视和莫名的嫌恶、性别与权力的问题、少数族群和身心障碍社群的声音等等。我想要透过艺术,把这些议题具体呈现给观众,并将传达这种不平等,作为一个目标。」金泰亨说。

从去年底,他所执导的舞台剧《头盔》 헬멧 The Helmet,在大学路Art One剧场连演了三个月,整个作品由四个不同的演出组成,有两种场地设定(演出称之为两个「房间」):首尔与阿勒坡(Aleppo,位于叙利亚北部的城市);而两个房间里,又会上演不一样的内容:首尔房里分为学生与镇暴部队、阿勒坡房里则分成孩童与成人。而连结这四个故事的关键字是「白头盔」,那是分别在二○一六与一七年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团体的叙利亚民间防卫团(Syria Civil Defense)在当地居民口中的暱称——自叙利亚内战于二○一一年爆发后,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奋力奔走、解救孩童的志工们,头上全都戴著白色的头盔。那是希望的象征,却也是绝望的现场。

首尔的故事,讲的则是八○年代韩国民主化运动时期的辅警组织「白骨团」——这个常以过于残暴的方式击打、捕捉抗争民众的菁英部队,其实并不隶属于韩国警方,由于其驱离示威手法往往太过暴力(也有学生被殴打致死的案例),被大多数媒体指控为政府内部刻意挑选警察与军人所组成的体制外攻击部队——而白骨团成员出现时,也有集体头戴白色单车安全帽一说。在这个作品里,金泰亨玩了演出形式与场次安排:观众前来剧场一次,看到一个完整的故事,却也是整体演出的四分之一,反而成了一种片面的说词;也因为看戏顺序与前后组成不同,因此也会产生观点与视角的差异;最后大家看到的不只是一出戏,或四出戏,而是有好几种排列组合,当然,也会出现彼此各异的感想和心境。同时,透过首尔与阿勒坡两个城市、两个时代、两种白头盔,金泰亨也得以在这其中创作,为那些我们看不见得人物发声,也为在场的观众们,打开一扇串起过去、现代、未来,以及各种不同现实的门。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