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关系的各说各话 相互激荡的隽永灵光 骆以军《小儿子》变IP 故事工厂改编戏剧上演 |
《小儿子》舞台剧排练现场。
《小儿子》舞台剧排练现场。(故事工厂 提供)
戏剧

父子关系的各说各话 相互激荡的隽永灵光 骆以军《小儿子》变IP 故事工厂改编戏剧上演

甫获《联合报》文学大奖的台湾文坛重量级创作者骆以军,二○一四年时集结于脸书分享的家庭轶事与父子互动随笔,出版了《小儿子》一书。书中描述的世代异视角交锋、相互吐槽,及生活琐事的奇思妙想,令人阅之捧腹后仍觉其韵无穷。有感此作品的超时代性,梦田文创将《小儿子》开发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产权),开发多方位创作,今年七月推出同名动画,舞台剧则委由故事工厂改编,将于九月登台。

文字|齐义维
第308期 / 2018年08月号

甫获《联合报》文学大奖的台湾文坛重量级创作者骆以军,二○一四年时集结于脸书分享的家庭轶事与父子互动随笔,出版了《小儿子》一书。书中描述的世代异视角交锋、相互吐槽,及生活琐事的奇思妙想,令人阅之捧腹后仍觉其韵无穷。有感此作品的超时代性,梦田文创将《小儿子》开发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产权),开发多方位创作,今年七月推出同名动画,舞台剧则委由故事工厂改编,将于九月登台。

故事工厂《小儿子》

9/7~9  19:30   9/8~9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10/28  14:30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

11/10  19: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12/22~23  14:30   12/22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2-29115600

《小儿子》作者骆以军与故事工厂导演黄致凯,为了此次访谈再度聚首,这也是两位创作者于改编舞台剧一事拍板定案后的第三次见面。舞台剧已然定本,排练早已如火如荼展开。访谈前,导演还特地花了点时间解释目前剧本的发展,只见骆以军听得哈哈大笑,眼神火光闪耀,似乎像是听到一个新鲜的、与自己全然无涉的故事。舞台剧版《小儿子》与原作调性上区别鲜明,书里幽默诙谐的父子篇章,成为推动剧情前进养分,骆以军文字与话语的魔法往上发芽,向下寻根,剧场以主角所处的社会环境与伦理情态为透镜,窥探喜剧背后难以逃避的现实生活情状。

故事与故事的连锁反应  个人心底流转的神秘河流

对于改编,骆以军认为自己忝为作者,真正的原创者是自己的儿子,身为父亲的他,充其量只是记录下生活里与自己有关的一些波光水纹,对一个父亲来说,这是一件何等幸福之事!谈到面对IP的多样变化,是否存有原生作者对改编成品的焦虑或期待,骆以军慧黠地笑著「我想讲一句很帅的话,」他放慢了速度说:「每一个人,都是他自己的那条『神秘的河流』」。

再三强调自己是个幸运的读者,骆以军形容看著自己某些笑话般的文字片段,经由各领域的深谙此道的「手艺人」精心细致以「庖丁解牛」般手法处理后,文字与画面重新拆解,再次组装,成为了一个崭新的生命个体。他引用象牙海岸作家阿玛杜.库忽玛小说作品《等待野兽投票》(注1)中的意象,以及澳洲土著传统乐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注2)文化,具体陈述这趟作品改编延伸出的无限旅程所带来的感动:小说中的众人仪式般围著篝火,由第一个人起头,起乩似手舞足蹈地对众人讲述一则故事;第二个人紧跟著,用己身语汇与肢体再次叙述同则故事,而后人人逐一接棒,像是波浪舞般活耀跳动的状态,每一个人在此间丰富了故事本体,并且,许多分享与关系建立,在那个时空里萌芽。澳洲土著传统乐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则可透过不同演奏技巧模仿多样动物声音,以前的原始部落会透过它特殊的音色与穿透力,与其他的部落讲述今日见闻,一个一个的部落在音色间流传著起初的事件,传至最后已经成为全新的故事。对骆以军来说,他的「笑话」似乎发动了这场故事与故事间的连锁反应,故事们层层相叠,每个人用各自的型态在交换故事,编剧用剧本、动画师以画面、演员用表演,相互在这个时代里进行一场私密而共感的对话。

是书写儿子的人父  也是初为人父的儿子

面对拥有广大读者与追踪者的《小儿子》日记式原著,黄致凯感谢骆以军毫不干涉,让他尽情发挥,他的创作历程似乎也默默呼应著人生轨迹:从关于恋爱的《男言之隐》,到结婚成家议题的《伪婚男女》,去年初成人父的他,接到梦田文创《小儿子》的创作邀请,恰好成为回顾与整理自己生命课题的契机。

「这个故事里会有两支笔,互相描写对方。」黄致凯有感于原著里父亲爱的视角,一笔一画记录孩子童稚天真的举止,他开始遥想孩子未来长大后,会如何面对记录中的自己?又将怎么看待记录自己的父亲?剧本里的父亲已然面临年老失智危机,而想当画家的儿子仍亟欲脱离知名作家父亲的光环与庇荫,挣扎著要活出自己,但那本描绘自己童年糗事、让父亲一战成名的书籍,开始成为父子间又亲密又疏离,生命中最难以抹灭的独特印记,角色的课题也依此逐步展开。

两位同为人父的创作者,在对谈中彼此打气也调侃,他们共享了人父与人子三代男人浓缩于一身的经验,及创作者在喜剧调性背后的焦虑与痛哭。提起要给未来长到自己目前年纪的儿子一句话,黄致凯想分享自己的座右铭给在不可见未来中奋斗的儿子,不论那时的世界会带来什么挑战与困难,请「把世界变成我们喜欢的样子」。骆以军则因刚从去年的一场大病中康复,深刻感悟并调整了人生的优先顺序,他希望长成「大叔」年纪的儿子,要好好地活下去、努力健康地活下去;而对于过去年少如儿子年纪般的自己,骆以军父亲是个家教甚严,热心助人的高道德标准严父,而骆以军自我的内在却一直认为自己不太良善,往往睡前泪湿枕头地向上天诉苦,为什么不让自己是个好人?但现在的他如果可以见到年轻的自己,他希望可以告诉他:「不要害怕,你长大后会是个好人。」

《小儿子》一书透过轻松诙谐的故事,唤起了时间洪流中,属于这个时代剖面的共同经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故事,都有自己的父子关系,不论是文字或剧场,都将诚恳的与观众进行一场故事的交换仪式。

注:

1. 法语原名En attendant le vote des bêtes sauvages, 阿玛杜.库忽玛 (Ahmadou Kourouma,1927-2003)1998年出版。

2. 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之一,管身长至触地,可透过不同演奏技巧模仿多样动物声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小儿子》IP  由脸书文字到全台启动

「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智慧财产权/知识产权,近年多使用在同一创意物件的跨域媒材开发上,如手游/卡通/电影,因为其火红程度,获得其他媒材改编、转用,就可使用「IP」指称原著。

梦田文创选用骆以军《小儿子》为其「IP」,多方位由绘本、动画、舞台剧与主题书店等进行开发规划。今年七月,由梦田文创携手动画导演史明辉,正式推出同名改编动画剧集,预计推出十五集,前六集已于网路平台上架;《小儿子》主题书店座落高雄,预计于年底开幕;舞台剧则委由故事工厂进行改编,九月于城市舞台首演,邀请金钟影帝李天柱重回剧场,与实力派演员蓝钧天、吴定谦、郭耀仁等同台飙戏。(齐义维)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