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演员林玟圻Ctwo 不愿约束你的温柔 |
林玟圻Ctwo
林玟圻Ctwo(张震洲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开箱创作者的「未竟之室」

音乐剧演员林玟圻Ctwo 不愿约束你的温柔

以《台湾有个好莱坞》中的表现受到瞩目的林玟圻Ctwo,其实已在音乐剧舞台耕耘许久。回顾人生,有两件事情从来没有离开过Ctwo的生命,一是唱歌,二是打鼓,从小参加朱宗庆打击乐团学习打鼓起,起先只是兴趣,最后竟跟他的生活牢牢绑在一起。外表喜感的他却有细腻的心思,问他会想留下什么给世人,他说:「我若留下什么给后人,是不是就代表我要形塑他们成为我想像中的样子?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什么都不要留下。我不愿约束他们。」

文字|郝妮尔、张震洲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以《台湾有个好莱坞》中的表现受到瞩目的林玟圻Ctwo,其实已在音乐剧舞台耕耘许久。回顾人生,有两件事情从来没有离开过Ctwo的生命,一是唱歌,二是打鼓,从小参加朱宗庆打击乐团学习打鼓起,起先只是兴趣,最后竟跟他的生活牢牢绑在一起。外表喜感的他却有细腻的心思,问他会想留下什么给世人,他说:「我若留下什么给后人,是不是就代表我要形塑他们成为我想像中的样子?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什么都不要留下。我不愿约束他们。」

《台湾有个好莱坞》虾趴促咪音乐剧

2020/1/4~5  14:30、19:30

2020/1/7~10  19:30

2020/1/12  14:30、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27130700

要回顾人生?人称Ctwo的林玟圻频频说:「我真的想不到有什么能够回顾的。」言下之意是他想不到有哪些回顾之物值得拿出来示人,作为一个音乐剧演员,他时常担纲戏里的甘草人物,却非主角,似也习惯了这样的位置,一时之间化身为采访的焦点,有些手足无措。

「说到我日常中使用的『物件』,其实有很多东西陪著我,像是耳机、麦克风……可是我觉得那些都不足以代表我这个人。」他边说边从包包里拿出两套鼓棒,相当珍惜地放在桌上,道:「真的能贯串我生命的,还是打鼓这回事吧。」

枕头、耳机、麦克风(张震洲 摄)

唱歌与打鼓  一路伴随

有两件事情从来没有离开过Ctwo的生命,一是唱歌,二是打鼓。「我一开始学打击的时候,那鼓比我还高。」聊起那段时光,大约是国小二、三年级的事了,他到朱宗庆打击乐团,起先只能说是兴趣,最后竟尔成为心之所向,跟他的生活牢牢绑在一起。

犹记有一回,他接到一个不寻常的角色,要饰演严肃的父亲,与平时总是以幽默、喜剧性高的Ctwo大相迳庭。「我是念声乐出身的,喜剧形象是因为很符合我私底下的样子,可以直接从生活去找到表演方式。可是饰演严肃正经的人……这等于要我抛开过去所有的演出习惯啊。我不是科班出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揣摩。」他当时左思右想,寻不得其解,索性把此难题抛开,开始打鼓,没有任何目的或者依循什么节奏,左手如敲木鱼般无聊打著鼓皮,此时,不假思索地,他拿鼓棒的右手亦敲响一个声音,据他的回忆,当时右手的那一响「根本不算是打鼓,大概只敲到鼓边而已吧?」但却让他醍醐灌顶地意识到,也许「全新」意味的不是「夺胎换骨」,也许在旧有的模式中添加一点点与众不同的尝试就能激发新的花火?如是,如同他以敲出寻常的节拍搭上一声随性的敲击;他瞬间领会了无须放下自身的幽默,也能够演活严肃角色的方法。

原木色鼓棒、紫色鼓棒(张震洲 摄)

温柔的心思  不愿约束他人

若只认识舞台上的他,恐怕看不出私底下的Ctwo有颗这么细致敏感的心。例如问及:「想过倘若有天离开,要留下什么给这世界吗?」他点点头说:「这问题我想过。」他说。随后交出的答案不是他的鼓棒,甚至不是任何一种物件。缓缓道:「正是因为我想过这问题,所以思考:我若留下什么给后人,是不是就代表我要形塑他们成为我想像中的样子?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什么都不要留下。我不愿约束他们。」他摸著桌上的鼓棒,神情甚是温柔。

人物档案

淡江高中音乐班、文化大学西洋音乐学系(声乐组)毕业。国小于朱宗庆打击乐团学习打鼓,从此人生和歌唱、打击无法分开。大学时参与合唱团,因缘际会下征选进爱乐剧工厂,开启了他音乐剧演员的人生。近年剧场代表作品:疯戏乐《台湾有个好莱坞》、台南人剧团《木兰少女》、耳东剧团《西哈游记》、林奕华《梁祝的继承者们》、果陀剧场《淡水小镇》、电影作品:《健忘村》、《铁狮玉玲珑2》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原木色鼓棒

Ctwo的鼓棒有很多,这是他数一数二珍惜的一对。「很便宜,不过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花钱买的。」那年他国中,进社团打鼓要自己准备鼓棒,他走进乐器行,看到墙上成排的选择,自己却几乎毫无悬念地直指其中一把,仿佛一见钟情似的,一路用到了现在。「常用的鼓棒多半支离破碎的,可是我很宝贝这一对。」他又补充说,这几年来打断了好多只,独独这对他甚少使用,上头有著岁月的铭刻,经年累月见证他与打击之间交织的情感。

紫色鼓棒

这是把全新的鼓棒,从来没用过,连包装都完好如新。「这把很特别!」说完以后,Ctwo又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从如何讲起,接著道:「我有个朋友,他不知道我在打鼓,也不知道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紫色。」但这么好巧不巧,那位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礼物就是一把紫色的鼓棒。且赠送过程几经坡折,坐了长途飞机回台湾的礼物消失了几个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最后却神秘地在某个包包里现身,拐了一个大弯才绕到Ctwo手上。是以他对这对鼓棒有种特别的情感,至今还舍不得用。

枕头

「如果说我觉得什么物件的形象跟我很像?大概是枕头吧?」柔软、温暖、与人安全感,枕头是一个能够承载人各种情绪的物件,以拳头打向它会被温暖包覆,Ctwo说这几年他给身边朋友的印象大概就是这种感觉:能够信赖,觉得放松,把负面情绪倒给他却能被温柔接收。「也许几年以后,我也会对种种倒向我负面的情绪感到有压力吧?但至少此时此刻,我蛮能够消化的。」他说。思考一会儿后,又补充一句:「还有就是我的外型也跟枕头蛮像的。」语毕,暖笑了起来。

耳机与麦克风

若说打击是他的「爱情」,那么耳机与麦克风兴许就是他的「面包」了吧。作为一个音乐剧演员,他手上也有些录音的工作要顾,「有阵子都用麦克风、耳机录阿卡贝拉。」除了录音等工作之外,平时闲暇之余也靠听音乐放松心情。「但不是听声乐喔,就是一般流行歌。」他打趣地补充,虽出身声乐科班,但充其量是在那儿学习了歌唱的技艺,平时鲜少欣赏正统声乐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