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想不到 大陆演出票房巨损廿亿 |
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的武汉琴台大剧院,如今门可罗雀。
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的武汉琴台大剧院,如今门可罗雀。(芮卿 提供)
上海

「疫」想不到 大陆演出票房巨损廿亿

春节期间爆发的病毒疫情,让几乎所有行业遭到重创,首当其冲的正是表演艺术行业,因政府防疫守则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应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剧院等演出场所),让演出纷纷取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刚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两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廿亿元人民币。」

春节期间爆发的病毒疫情,让几乎所有行业遭到重创,首当其冲的正是表演艺术行业,因政府防疫守则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应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剧院等演出场所),让演出纷纷取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刚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两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廿亿元人民币。」

谁也没有想到,只因为八人封口,竟引来九州闭户。

二○二○年春节,威震中南的九省通衢武汉,一场天灾加人祸造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突然爆发。素有「戏码头」之称的武汉霎时哀鸿遍野,数以万计的人群被感染,上千人痛苦地死去;整个中国大陆人人自危,足不出户。原本笙歌不息的剧院戏楼即刻停摆,变得万籁俱静,门可罗雀。

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遭到了疫情的重创,首当其冲的正是迎来新年演出旺季的表演艺术行业。政府颁布的防疫守则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应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所和人多聚集的地方」(如剧院等演出场所)。

一声令下  纷纷取消

于是,中国大陆各大文艺院团、演出机构纷纷取消线下演出并对已购票的观众办理退票手续。武汉引以为傲的超大型地标演出《汉秀》率先停演;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的琴台大剧院同时宣布取消百老汇原版音乐剧《狮子王》二月底的武汉之行。

对公共卫生安全意识高度敏感的北京和上海,立刻在春节前开始了行动。国家大剧院、北京人艺等迅速取消了二月的全部演出。上海大剧院通过网路新媒体微博、微信等连发五条公告告知市民,一月春节期间演出取消,同时二月所有演出专案和公共文化活动也全部取消,涉及退票场次七台十五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取消了春节期间八场演出,原定二月十五、十六日举行的重磅演出——波士顿交响乐团两场音乐会也宣布取消。大陆最大的演出商保利剧院院线正式宣布,取消三月底之前约一千多场的所有演出……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刚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截止到二月上旬,这场疫情已使全国演出市场几乎完全停滞,各类演出机构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倡议书》坦言:「二○二○年一至三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两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廿亿元人民币。」

显然,这还只是保守的估算。中国演艺第一股之称的上市公司宋城演艺集团公告显示,公司股票已下跌12%,董事长黄巧灵身家下跌17%。

上海知名的亲子微剧场「小不点大视界」取消了全国十三座城市的一百多场演出。这家专注于引进海外优质亲子剧码演出的民间机构,通常引进一部剧码的价格在几十万元左右,剧场创始人坦承,二月份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八百多万元人民币。

然而,「疫」犹未尽。除了直接经济损失,疫情带来的后果同样是严重的!

武汉「果然戏剧」是当地唯一一家依靠票房来营运的民营喜剧团,老板张一天觉得自己只能撑到五月。如果六月还不能恢复演出,可能就要「爆炸了」。来往于京沪等地演出的一位独立戏剧人感叹:他创立的戏剧工作室不到十个人,第一季度没有订单,就算后面复工了,很多活动也很难马上恢复,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政策出马  救援剧场

为此,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在《倡议书》中呼吁,演出主办机构、文艺表演团体(演员)、演出场所、票务代理机构、舞美制作机构等相关企业间,应遵照不可抗力相关的条款,妥善处理演出的定金(预付款)退款工作,共同分担疫情带来的损失。京沪等地政府部门也迅疾颁布了疫情期间「扶持文化企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对文化演出中小微型企业提供贷款和融资担保,并试点予以贴息贴费补助;优先减免文化演出企业的场地租金等。

应该说,这些政策措施是很有必要的,对国营中大型剧院、剧团和演出商的发展也是有益的。宋城演艺董事长发表公开信说:不管疫情持续多久,公司不裁员不减薪;在上海投资七亿打造的《上海千古情》等三个演出专案,也将如期在今年上演。但是对于那些嗷嗷待哺的民营小剧团和微剧场来说,是否能救他们于水火之间,还是个未知数。

愿上苍怜悯他们!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