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强的Underground World |
林强
林强(眼福映像 陈姵慈 摄)
艺号人物 People

林强的Underground World

最近林强要求自己落实的工作状态是:做人的姿态要低,做的事情要大。他依然谦虚的说:这真的很难做到。

曾经在「underground」音乐世界中一路走来,林强问:「你知道仁者无敌的意思吗?这不是在说你变成一个有爱的人,就可以打败所有敌人,而是你没有敌人,我们都搞错了,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的价值。」他笑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都是自己的问题,这才是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对 underground 有兴趣的人,应该要来试试看,这才真的是 underground。」

文字|张雅淳、眼福映像 陈姵慈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最近林强要求自己落实的工作状态是:做人的姿态要低,做的事情要大。他依然谦虚的说:这真的很难做到。

曾经在「underground」音乐世界中一路走来,林强问:「你知道仁者无敌的意思吗?这不是在说你变成一个有爱的人,就可以打败所有敌人,而是你没有敌人,我们都搞错了,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的价值。」他笑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都是自己的问题,这才是非主流的生活方式。对 underground 有兴趣的人,应该要来试试看,这才真的是 underground。」

以电音不断延伸创作触角的林强,如水般自由流动,也能容纳人生况味,泡成一壶甘醇好茶。对于年轻创作者,他告诉我们,一切与环境无关,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现在艺术家很多,媒体也很多,人其实很容易被刺激。不过重点其实并不在外头,而是内在。」

只要自己的内在建立好,面对外在的刺激就不会容易乱掉了。虽然在这个时代建立一个标准,似乎会被人认为是固执的,「这时代的特征本来就是混乱。」他说。

林强其实很少刻意记忆过去的事情。「佛法观念是说要生活在当下,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接触东方哲学后我会刻意不去想过去的事情。也许就是旁观者清吧,一路上有些自己的观念想法都会改变。」他也强调:活在当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生活方式,就是尽量随缘。

如同电音的缘分,也来到林强的生活中。

90 年代后期,林强因缘际会认识 DJ @llen,一方面学习 DJ 技巧,也在仓库或室外举办「Underground」的 rave party。「新一代有新一代的方式,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不用人家带著我,不用台上的领袖教我生活,大家各跳各的舞,穿著不同的服装,每个人都是独立自由奔放的,不需要集体热情的感动。」

从小他可以在电影院泡上一整天,或许有点逃避现实的意味在其中,但在电影中有一种美好世界的向往。电音或许是那个世界的某种样貌。

「早期当歌手时,我以摇滚乐创作,我发现,如果我没有这样的音乐,我不晓得我心里面根深蒂固愤世嫉俗的痛苦是来自哪里。我在那个年代看外在都不顺眼,我自己也不快乐,问题在这里。那时又看到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 自杀,我就想他的音乐和他的人这么前卫,最后还不是就走了,我觉得这个有问题,又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出生于彰化,词曲创作者、歌手、电影配乐家。擅长在音乐中融入电子风格及东方传统元素,制作的电影配乐包括《南国再见.南国》、《千禧曼波》、《天注定》、《刺客聂隐娘》、《路边野餐》、《地球最后的夜晚》等,曾获得金马奖、金曲奖、坎城影展等配乐奖项。林强亦参与跨界合作,如云门2《十三声》郑宗龙 × 林强。近期参演高美馆前馆长艺术家李俊贤的纪念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