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你创作的那颗石头,用力砸向自己的脚 |
王嘉明(左)与郑宗龙(右)
王嘉明(左)与郑宗龙(右)(许斌 摄)
艺次元曼波 HEART to HEART 王嘉明 ╳ 郑宗龙

找到你创作的那颗石头,用力砸向自己的脚

相差5岁的剧场导演王嘉明与编舞家郑宗龙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同样生于1970年代,曾合作过《文森梵谷》 (2006)与《麦可杰克森》(2011)。如今看来,创作光谱各异其趣的两人,当年却在彼此的作品中,都看见了缜密结构中藏著的共通玩性,他们因此经常展开艺术的讨论。

3月中旬,国家两厅院举办了2022 TIFA「开箱!艺术家小宇宙!」系列讲座,特邀王嘉明与郑宗龙进行对谈,并借由与两位创作者相识10余年的主持人陈品秀穿针引线,将他们现阶段的创作思考端上台面,看10余年过去,他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提炼灵感,找到有魅力、深刻吸引他们的「原石」,各自在新作《无题岛:孽种与魔法师》(以下简称《无题岛》)与《霞》中,爽快地砸向自己的脚,在创作的阵痛中碰撞出的新鲜、充满活力的小宇宙。

相差5岁的剧场导演王嘉明与编舞家郑宗龙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同样生于1970年代,曾合作过《文森梵谷》 (2006)与《麦可杰克森》(2011)。如今看来,创作光谱各异其趣的两人,当年却在彼此的作品中,都看见了缜密结构中藏著的共通玩性,他们因此经常展开艺术的讨论。

3月中旬,国家两厅院举办了2022 TIFA「开箱!艺术家小宇宙!」系列讲座,特邀王嘉明与郑宗龙进行对谈,并借由与两位创作者相识10余年的主持人陈品秀穿针引线,将他们现阶段的创作思考端上台面,看10余年过去,他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提炼灵感,找到有魅力、深刻吸引他们的「原石」,各自在新作《无题岛:孽种与魔法师》(以下简称《无题岛》)与《霞》中,爽快地砸向自己的脚,在创作的阵痛中碰撞出的新鲜、充满活力的小宇宙。

云门舞集 郑宗龙《霞》

2022/4/1516  19:45

2022/4/1617  14:45

台北 国家戏剧院

2022/4/305/1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2022/5/78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2022台湾戏曲艺术节《无题岛:孽种与魔法师》

明华园天字戏剧团X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

2022/5/6~7  19:30

2022/5/7~8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陈品秀(以下简称陈):你们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是否有些不为人知的仪式来开启创作?

王嘉明(以下简称王):我是导演,那就是什么都只会一点点的角色,要很会利用人,利用服装设计师、舞台设计师……通常,我只是提出一个想法,他们会刺激我很多的灵感。我看的东西确实非常杂,这也是为了可以跟这些设计者合作。

对我来说,生活规律比较重要。我蛮早起的,早晨安静、乾净,我以前会泡咖啡(现在戒掉了),会洗碗、晾碗,这个过程好像跟创作无关,但会让身体安静下来。创作的身体感很重要,做家事都是为了「沉」下来,像是潜到深海里,必须抵抗让你浮起来的力量,但你一直潜下去,就会碰到一片珊瑚,或其他的什么。我认为,让身体安静很重要。

我也经常在移动的交通工具中想事情,晚上想到的点子通常不会用到,通常是早上思考的东西派得上用场。我也看跟作品无关的东西,比如食谱,也逛传统市场……我的灵感经常来自外在,来自他人,在到处乱看的时候逐渐累积。灵感看似一个点,但它所铺出的线、脉络、结构、流动,看它如何发展、延展,才是最重要的。这过程需要时间累积。

陈:你是地理系毕业的,这影响你的思考方式吗?

王:非常相关啊!你看观音山,一般认知为一座山,是封闭的,被命名的旅游路径,但对地理系来说,会看见它在河边,是比较硬的岩石被切开,远眺出海口,它的雨季、支流、人为所影响的山体,我们看见的是整体的系统,这是一个「立体」的山。用这种看地理的方式来看「人」,就会知道我们在不同时间点,面对不同的人,有各种可能性,那是随著时间被塑造、变化的。因此,人是被放在一个时间轴、脉络、多重关系中,而非封闭的。

郑宗龙(以下简称郑):灵感,就是生活吧。这不知是优点还是缺点,我蛮封闭我自己的。我很少跟朋友出门,或跟人聊天,我形容像是「天线」的时刻。我是地摊出身的,有人在,就会怕冷场,就得让自己讲话;但若没人在身旁,就是一直在感觉,感觉风,感觉状态——我很珍惜这样的时刻。

像嘉明说的,很多事情在晚上想,但都不会用到,因为就做不出来啊!我以前失眠会起来「抽签」,看著书架找一本书,那是我那天晚上的朋友,有时就翻到天亮了。我不会写日记,以前写过,但后来看很恶心,像心灵鸡汤,好恐怖。我就不写了,我觉得,那样的时刻应该要转换脑袋,让别的东西进来,来丰富我,也转移我的焦点。

王:我觉得那是「身体在浮」的时候,那东西就是下不来。

郑:对,就都是这里的事情(指著头脑),很难实现。可是,在我面前的是舞者,每个人都不一样,想得很美,进到排练场都不一样。久而久之,我晚上就不去想这些事了,而是准备好自己,早睡早起,进去(排练场)的时候很有精神。因此,我的另外一个灵感来源,是工作的时候。排练的时间有限,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完成工作,在这限制里找到可能性。不是找灵感,而是持续在一个个的moment,突然间,推开了,作品好像就做完了。

王:对我来说,创作者是最不清楚的那个人,但这很重要,唯有你不清楚,你才能潜进你身体里的一种状态。宗龙的作品都跟自然非常有关系,月亮啊,山啊,霞啊,之前是走在路上还没看到这些风景。自然与人不是对立的,但我们提到自然,习惯把自然切开,看宗龙作品,都是看他如何去召唤他身体里原有的自然,只是被文明拉开。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主持 陈品秀(云门舞集舞蹈构作)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