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鉴 命运使然,随心追寻 |
(林韶安 摄)
焦点人物 混沌→入世→入魂→成仙,然后……

盛鉴 命运使然,随心追寻

国光剧团《优伶天子》

2022/9/30  19:30

2022/10/12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要怎么定义盛鉴这位演员?

他是京剧演员,国光剧校第3期科班出身,工生行,师承张鸣福、胡少安、周正荣、叶蓬、裴艳玲、马少良等。他是影视演员,曾参与徐克、张嘉佳、姜瑞智等导演作品,并以《龙门飞甲》获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他是现代剧场演员,是《水浒传What Is Man?》的林冲与《红楼梦What Is Sex?》的贾宝玉。

曾被导演说左脸是「狠角色」、右脸适合「爱情戏」风格不大相同的盛鉴,此时转向正脸,略带轻松又肯定地说:「这些都是机缘,我没有刻意去计划要这样做。」接著用星座来解释:「我这个人是随遇而安的水瓶座,在哪个地方就会变成那个形状。」如同水一样,从京剧演员到影视、剧场演员,转变角色与形象,尚未固定,却始终明白自己的属性与本质。

如今的盛鉴,再次回到自己剧校毕业后的原点——国光剧团。不过,与1995年初加入国光剧团的10年职业剧团生涯不同,也与离开国光剧团后,数度合作又再加入、离开的心态不同;始终在不同容器/环境里找寻答案的盛鉴,即将迈入自己创作生命的下一个阶段?

命运,推著他回来

「还是命运的安排。」盛鉴说著这次回到国光剧团专职,然后即将演出《优伶天子》。

他认为有3个原因,主因是疫情,然后是两岸政治环境,最后是自己的孩子出生。其实在回到国光剧团之前,盛鉴刚与中国经纪公司签下一纸8年合约,却因疫情造成多数安排无法履行;曾想著带著孩子、跟著戏约四处跑,认为孩子这个因素还是最可控的,只是疫情与政治却让他无能为力。最后与飘荡上海10余年、做电影美术的妻子商量后,觉得是时候「定下来了」。

说也巧合,国光剧团团长张育华早在2018年先对盛鉴递出邀请:「团里面也需要你回来了。」然后接下来的新版《快雪时晴》、2020年开始担任客席演员,终于在各种不可控的机缘巧合下,让盛鉴决定放弃与对岸的高价合约,于今年重新回到国光剧团。他说出自己的执著与坦然:「我觉得人生不是只看钱,要看你要做什么事情。」也笑得灿烂:「而且老朋友都在这儿。」

盛鉴这一路的选择看似被命运推动,却是扎扎实实依循本心。他认为自己当年之所以要「暂别」传统戏曲,是想去找个答案——关于京剧的「包袱」、为什么传统戏曲没人看?他认为:「这个答案不可能在同温层找的。」曾收到一个说法是,京剧的表演都在「外面」,缺乏内在、内心的感动;于是,盛鉴开始思考,并不是京剧不追求内涵,而是光磨练四功五法就已耗时许久,多数演员都尚未进到下一阶段。因此他在这段进出京剧、影视与现代剧场的过程里,尝试打破自己习惯、安全的表演方式,将表演方法带入实验,例如他就曾在演出《百年戏楼》加入镜头语言,表现出相对细微的情绪转变,然后在导演李小平的提点,让最后一排的观众也能感受到。

这个答案已经找到了吗?盛鉴回答:「一开始是因为要找答案,可能到现在答案不能很确定说是有,但是方向是对的,就是我已经觉得自己就是要走这个方向,不会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