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倫敦

《三王》為現場直播而寫 老維克劇院疫情下的探索

《三王》由演員安德魯.史考特獨挑大梁演出。 (The Old Vic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倫敦老維克劇院製作,演員安德魯.史考特演出的獨角戲《三王》,是劇作家貝瑞斯福德特地為劇院的現場直播而寫,導演沃楚斯透過直播串流的特性及在螢幕上並置不同鏡頭角度的技巧,讓獨角演員在鏡頭轉換間像是兩個角色跟彼此對談,透過特寫演員的表情與肢體來營造親密感。在疫情未歇下,劇院也透過這樣的方式,探索鏡頭與現場直播演出發展的可能性。

在現下這個眾聲喧嘩的年代,《三王》Three Kings 可說是是一齣異常寧靜的戲。由英國演員兼劇作家貝瑞斯福德(Stephen Beresford)所寫的這齣獨角戲在上個月由倫敦老維克劇院(The Old Vic)製作,演員安德魯.史考特(Andrew Scott)獨挑大梁演出。演出透過線上直播,以老維克空蕩蕩的觀眾席為背景,更添愁緒,而表演裡不時劃破抑鬱的幽默,則像在葬禮上一些不小心打斷輓歌的滑稽時刻。

為直播形式而寫的獨角戲

《三王》是「老維克電影院」(Old Vic in Cinema )系列的第二齣製作,上一齣製作是由鄧肯.麥克米蘭(Duncan Macmillan)寫成的《肺》Lungs,同樣透過攝影鏡頭,現場演出直播給購票看戲的觀眾。原本《三王》的演出檔期是七月底,但因為演員史考特因病住院,演出延期兩次至九月。大多數人對史考特的印象來自於他在英國廣播公司 BBC 兩齣電視劇《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Fleabag 深刻精采的演出;這次在《三王》裡,他飾演帕崔克(Patrick),帕崔克的父親古怪且常在他成長過程中缺席,劇名《三王》是父親給八歲時對愛與認可極度渴望的帕崔克的拼圖,而那也是帕崔克第一次見到爸爸;父親手上拿著一包紅色與金色的登喜路(Dunhill)香菸,穿著燈芯絨西裝打著粉紅色領帶,舉止間飄著一股檀香木的氣味,這樣的父親讓帕崔克既著迷又疑惑。這個劇本是為史考特及現場直播技術而寫,透過史考特細膩的表演,帶給螢幕前的觀眾既親密又震撼的感官經驗。史考特不僅飾演不同人生階段的帕崔克,也同時扮演這個與帕崔克生疏但又對他影響至深的父親,讓觀眾看見:傷痕,如何透過父親對兒子的遺棄,世代相傳。

「老維克電影院」系列的導演皆是老維克劇院藝術總監馬修.沃楚斯(Matthew Warchus),這個演出沒有精心設計的舞台,僅透過音效提示角色所在地的轉換。沃楚斯巧妙地利用直播串流的特性及在螢幕上並置不同鏡頭角度的技巧,史考特一人在鏡頭轉換間像是兩個角色跟彼此對談,透過特寫史考特的表情與肢體來營造親密感,讓身在家中的觀眾反而更近距離感受史考特的每個情緒;若是把觀眾放在老維克劇院裡的大禮堂裡看這齣戲,反而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隨著劇情發展,觀眾對帕崔克的觀感因為鏡頭切換與現場編輯而變得細碎,搭配極具穿透力的聲響與音樂,反映著這個角色殘破的人生。

打破地理區隔的劇場演出

雖然英國政府已經宣布劇院可開門營業,並允許室內現場表演活動,不過活動製作的過程必須謹守防治武漢肺炎擴散的新規則,最基本的就是保持社交距離,觀眾若入場看戲,也必須維持一米五的距離,很多場館根據此規定每場售票將不達六成,對一個製作來說基本上是入不敷出,因此劇院們也都在探索於新規則下的生存方法。老維克劇院趁此機會,探索鏡頭與現場直播演出發展的可能性,從第一齣雙人戲《肺》用一個已寫成的劇本為出發點,第二個製作則請貝瑞斯福德特別為現場直播寫一齣可以把玩鏡頭並置與切換的單人戲《三王》。網路現場直播演出的特性是其觀眾不受地域限制,許多百老匯的劇評能即時在演出期間寫下劇評,而非等到整個劇組巡迴至紐約。像這樣的直播演出打破地理的區隔,讓全球觀眾都可同步觀賞史考特——一個影迷遍佈世界各地的演員——在舞台上的即時演出,可說是目前英國表演藝術產業在因疫情而困頓時,一個稍稍鼓舞人心的現象。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12 至 10/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4期 / 2020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