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R組織在柏林市中心發起反右翼極端的抗議活動。
MBR組織在柏林市中心發起反右翼極端的抗議活動。(© MBR Berlin)
柏林

以文化預算為題 極右政黨AfD介入表演藝術生態

歐陸近年右翼勢力漸盛,在德國尤其以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為代表,該黨秉持鮮明的反移民難民、反猶太主義和親納粹史觀等立場,更不吝於以其意識形態來企圖影響文化藝術發聲。該黨於柏林的政客即不只一次企圖藉由提案刪減預算,來打壓與該黨不同立場及為移民難民發聲的劇院。

歐陸近年右翼勢力漸盛,在德國尤其以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為代表,該黨秉持鮮明的反移民難民、反猶太主義和親納粹史觀等立場,更不吝於以其意識形態來企圖影響文化藝術發聲。該黨於柏林的政客即不只一次企圖藉由提案刪減預算,來打壓與該黨不同立場及為移民難民發聲的劇院。

在各家劇院暑休即將結束的八月底,《南德日報》與德國公共廣播聯盟聯合公布了一項名為「來自右派的壓力」(Druck von rechts)文化調查報告,記錄二○一六至一九年,德國各大城市歌劇院、劇場及博物館受到來自德國另類選擇黨(以下簡稱AfD)利用相關法規,在種族和政治批判議題上施予壓力和脅迫的諸多案例。

二○一三年創黨的AfD在德國政治生態的相對位置為何?我們可以從聯邦大選前夕,綠黨黨主席歐茲德米爾(Cem Özdemir)針對AfD攀升的高民調所釋出的警告中知道:「二戰以來,即將第一次有納粹主義者進入國會殿堂。」此外,根據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Stiftung)發布的研究報告指出,AfD「明確是右派民粹主義政黨」,原因是它在極右民粹選民中,有60%的支持度;在中間與左翼光譜上的選民中,則完全不受支持。其思維與政策主張包括反歐盟與歐元貨幣的疑歐立場、反移民與難民、將「伊斯蘭不屬於德國」寫入該黨第一份政治綱領、反猶太主義和親納粹史觀、反對風力發電、柴油車禁令、否認氣候變遷是人為危機等等明顯的極端右翼思想。

透過刪減預算  企圖壓迫藝術機構

這樣的政黨如何以其意識形態來企圖影響文化藝術發聲呢?本文節錄了其中幾個AfD政客在柏林的相關事蹟來進一步說明這個現象:

柏林市中心的弗里德里希皇宮劇院(Friedrichstadt-Palast),以奇幻聲光歌舞秀劇目著稱,舞台燈光技術格局為歐洲之最。演出劇目內容多無語言,更稱不上有時事諷諭或評論。卻在藝術總監施密特(Berndt Schmidt)公開批評了AfD種族主義意識形態後。劇院收到了對其發出的六百多封匿名死亡威脅郵件和信件,員工不斷接到來電恐嚇。並且針對一場已售罄演出,鬧出了炸彈威脅事件。使得演出必須推遲四十分鐘。逾千位觀眾和藝術家在劇院前等候,直到警察清場完成,確認威脅解除。

緊接著在柏林眾議院文化委員會中,AfD的瑙恩多夫(Dieter Neuendorf)提出了刪減該劇院補助的審議案,並說明:「並非要完全刪去所有資金款項,而只是經由通過這個刪修案,裁撤二○一八╱一九劇季12.6%的補助款。用意是要讓藝術總監施密特有時間重新思考他對『民主』的理解。」此提案被其他黨派否決。

而始終站在多元社會議題最前線的高爾基劇院,更是難以避免地成為AfD的攻擊對象。AfD在眾議院中多次提案刪減該劇院資金,聲稱該劇院「自我限制」、「過於單一的政治意識形態」及「只服膺於執政黨的價值觀」,並不值得由全民買單支付該劇院的補助款。AfD的瑙恩多夫更進一步指出:「在藝術總監朗霍夫(Shermin Langhoff)的帶領下,高爾基劇院逐漸將自己簡化為文化鬥爭和政治立場戲劇(Gesinnungstheater)(註)的場所。」

極右政黨  不掩飾對文化產業的敵意

文化參議員萊德勒(Klaus Lederer)與德意志劇院藝術總監庫翁(Ulrich Khuon)於年初新興團體MBR(抗右翼極端主義機動輔導組織)成立時,發表了一項聯合聲明〈文化對抗極右翼,這一切都只是劇場嗎?〉,其組織聯盟包括各大劇院和其他文化機構。MBR主席克洛澤(Bianca Klose)在AfD大選勝利時說到:「以文化藝術加強抵抗極右思想,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層面。該黨(AfD)毫不掩飾對文化產業的敵意。其黨派成員們想要壓制藝術自由,以支持民族主義,乃至民粹主義的議程。」

以文化視角觀看當前世界政局,都不難清晰地察覺,無論東西方社會,都面對著極為相似、根基於差異、難以立即察覺的人性危機,程度足以重新掀起一個本已漸趨安穩的社會動亂乃至國際衝突。

註:Gesinnungstheater並非傳統定義上的劇場類型,而是指傳遞特定意向的戲劇,在不同立場使用者的語境中會產生不同的指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