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首屆音樂節比賽大獎得主台灣小提琴家蔡雨頻,在遲來的頒獎典禮中演出。
2016年首屆音樂節比賽大獎得主台灣小提琴家蔡雨頻,在遲來的頒獎典禮中演出。(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別具特色的音樂比賽 遲到一年的頒獎典禮

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第一屆的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暨音樂比賽於二○一六年十月舉辦,原是難得的音樂盛事,卻因泰皇蒲美蓬駕崩,全國肅哀,停止一切文娛活動,原本的頒獎典禮,也被迫延至次年舉辦。音樂比賽的成人組採開放式,比賽不分樂器種類,聲樂、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長笛、絃樂等互相抗衡,專業人士與業餘愛好者同場競藝,放開的不僅是種類,也是思想、情緒、觀念。

文字|唐若甫
第303期 / 2018年03月號

第一屆的泰國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暨音樂比賽於二○一六年十月舉辦,原是難得的音樂盛事,卻因泰皇蒲美蓬駕崩,全國肅哀,停止一切文娛活動,原本的頒獎典禮,也被迫延至次年舉辦。音樂比賽的成人組採開放式,比賽不分樂器種類,聲樂、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長笛、絃樂等互相抗衡,專業人士與業餘愛好者同場競藝,放開的不僅是種類,也是思想、情緒、觀念。

說到泰國,一般人往往將其與「人妖」、「佛教」和「普吉島」聯繫到一起,少有會想到古典音樂。即使有自詡為資深的業者如我,即使知曉曾經在曼谷上演的華格納《尼貝龍指環》全集,但說來慚愧,第一次赴泰國旅遊,竟也是衝著度假而去。

國王迷音樂  卻也因他好事多磨

那是二○一六年十月中旬,與好友共赴清邁度假,住在老城外西北口的噶春嬌蓮花酒店,看多了佛寺之後每天的娛樂就是吃飽睡,睡醒吃,或者到位於酒店七層偌大的露天泳池裡曬太陽,簡直無所事事。

當時正逢泰國國王蒲美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去世,全國哀悼,所有娛樂活動取消。酒店大堂設立老國王靈台,鑲著黑色紙花邊,酒吧小舞台上的幾件樂器,連同全城能演奏的樂器,都被布蒙了起來或束之高閣。唯一能聽到的音樂就是國王寫的帶有情調爵士風味的管絃樂改編版,當作背景音樂不斷刷耳。

這裡不得不說到泰國老國王蒲美蓬,他具有超凡音樂天賦。作為一個既有錢又有閑的頭號樂迷,青年時代國王的音樂素養遠不止於欣賞,更是橫跨演奏、配器、作曲等各個方面。僅就粗略統計而言,他精通的樂器包括鋼琴、手風琴、吉他,吹管樂器更他的拿手好戲,比如各類薩克斯風、單簧管和小號。樂評人們把國王對樂器的精湛掌握歸功於三個因素。其一是他對音樂發自內心的熱愛,其二是長時間的練習,其三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但偏偏就是這樣一位以音樂見長的君主去世,卻波及到一個在清邁的音樂節兼比賽,而且還是第一屆。

阿根廷作曲家  遠渡重洋「落腳」清邁

我和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CGIMF)結緣,便是源自二○一六年的那次泰國之旅。有一天,突然在酒店大堂發現一張紅色海報,在一堆泰式按摩招貼組成的美女背景裡脫穎而出,上面寫著阿根廷作曲家吉納斯特拉(Alberto Ginastera)的名字,貌似是音樂節。無聊極了的我立刻按照上面提示撥打電話,於是我認識了指揮柴普魯克.梅卡拉(Chaipruck Mekara)。

原來我在清邁度假的日子,恰逢首屆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兼比賽舉辦日。但老國王突如其來的逝世,讓比賽最後的頒獎音樂會不得不取消,音樂節來了個戛然而止。柴普魯克是清邁社區樂團清邁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也是音樂節與比賽的執委會主席。他出生於清邁,在本地的帕亞普大學以作曲兼單簧管雙碩士學位畢業後進入美國西北大學深造,獲得作曲博士學位後回到泰國耀祖列宗,如今在母校帕亞普大學音樂系任教,兼職指揮樂團。

這個音樂節是由日本鋼琴家瀨田敦子和柴普魯克一同發起,以「吉納斯特拉」命名是因為二○一六年恰逢作曲家百年誕辰。於是,在二○一六年,吉納斯特拉「遠渡重洋」,落戶清邁,第一屆音樂節十月份舉行。但鑒於十月中旬有老國王祭日,主辦單位便索性自二○一七年起把活動挪到天燈節之後、也就是十一月中旬舉辦。二○一八年的音樂節/比賽則將於十一月十三至十八日舉辦。

音樂比賽得獎者開心合影。(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提供)

開放式比賽  著重樂感技巧居次

不少音樂節都具備比賽和育才雙重功能,因為比賽的評委和參賽者都是不可多得的表演力量儲備,複賽和決賽場次,參與者音樂水準高, 足可把比賽當成對外的音樂會。清邁吉納斯特拉音樂節也不例外,兩個年齡組別的比賽針對青少年舉辦,成人組則是開放式,別具特色。

所謂開放式便是不分樂器種類的比賽,聲樂、鋼琴、吉他、薩克斯風、長笛、絃樂等互相抗衡,獨奏與重奏間隔穿插。評委更為在意的是樂感,技巧居於其次。這也正是為什麼,二○一七年比賽大獎獲得者是一對來自香港的鋼琴二重奏,兩人職業為醫生和商學學生,均非音樂業者。

為照顧到五花八門的樂器品種,比賽設立的七名評審亦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評審會主席及音樂節名譽總監自然由與吉納斯特拉關係密切的阿根廷同鄉、鋼琴家埃杜瓦.德爾加多(Eduardo Delgado)擔任,由他灌錄的吉納斯特拉鋼琴作品全集被視為典藏,因此德爾加多也是不可多得的吉納斯特拉權威。由他擔任評審會出席,除了必要象徵意義外,也是評審會凝聚力的支柱。

其餘七名評審分別來自泰國、美國、香港、以色列、波蘭和越南。美國指揮家丹尼爾.皮特曼(Daniel Pittman)在數所美國大學任教並指揮管樂隊,目前在清邁帕亞普大學任教並任半職業化的清邁青年愛樂樂團及銅管樂隊的指揮。其餘五位評審橫跨鋼琴、長笛、大提琴、聲樂和作曲專業。豐富飽滿的評審構成述說著比賽的包羅萬象和不拘一格。

比賽評審們另一大特色是都身懷絕技,同步在音樂節的舞台展現。來自波蘭的男高音沃泰克.索科(Voytek Soko)是波蘭男高音組合「美聲三笑」(Tre-Voci)的領頭羊,噶德劇院的舞台上,他們獻演了一場插電音樂會,借助擴音和投影,幽默的演出讓人在需要高度專注的比賽之餘得以放鬆。其餘評審也或以獨奏或以重奏形式登台亮相。他們出演的音樂會,票往往早早售罄。

前幾輪比賽的舉辦地在蓮花酒店六樓、平日用作昔日皇家康托克(Khantoke)晚餐的宴會大廳,有著出其不意的建築聲學效果,很適合用作獨奏場地。比賽結束後,有的選手直接扔下樂器換上泳衣或泳褲,往宴會廳外的露天碧波泳池裡一跳,歡樂嬉水。比賽就是在這種綜合《夏日的嬤嬤茶》和《海角七號》的節假氛圍中,慢條斯理地進行。

總而言之,開放式比賽,放開的不僅是種類,也是思想、情緒、觀念。

豐富飽滿的評審構成述說著比賽的包羅萬象和不拘一格。(清邁吉納斯特拉國際音樂節 提供)

台灣音樂家奪冠  頒獎典禮上光芒四射

儘管比賽有著不少業餘選手參加,首屆獲獎者卻是專業人士。二○一六年首屆音樂節比賽大獎獲得者是位地道的小提琴專業才俊——台灣小提琴好手蔡雨頻。蔡雨頻住於桃園,之前就讀武陵高中音樂班,這次是她參與國際大賽的初體驗。

因老國王逝世推遲一年的頒獎典禮,於二○一七年十月十八日晚在與蓮花酒店相連的噶德劇院舉行,音樂會在國王創作的國歌(柴普魯克配器)中開始,全體起立奏國歌。一千四百席的噶德劇院是清邁主要演出場所,一層大堂座無虛席。蔡雨頻從贊助方手中接過獎盃、獎狀和鮮花,隨後在柴普魯克指揮清邁愛樂樂團伴奏下獻上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再慷慨加演一曲巴赫,老練的琴聲更加襯托出稚嫩的臉龐。我這才想到前幾日在酒店早餐時注意過她,以為穿著近似款式黑白相間連衣裙的女生是她的姊妹,後來才知是她媽媽,原來兩人以母女裝亮相。

蔡雨頻是當晚唯一上台獻藝的比賽優勝者,自然吸足目光,成為全場焦點。後台滿滿都是向她道賀的人群,音樂會後她便被請去參加贊助商私密派對,連爸爸媽媽都未能獲邀前往,陪伴在女兒身邊。不過年輕的蔡雨頻經過比賽歷練,相信又成長一步,她遲早要離開父母羽翼,闖蕩天涯。

不過同樣讓我高興的是,去泰國清邁,除了紀念鄧麗君和參加天燈節,又多了一個難以抗拒的理由:聆聽來自五湖四海的音樂好手,和他們共進早餐,說不定有的還能成為朋友呢!

 

文字|唐若甫 中國獨立樂評人、Musical America專欄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