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年展學院 2017年入選作品《同船渡》。
雙年展學院 2017年入選作品《同船渡》。(威尼斯雙年展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引入年輕活水 與國際樂壇動態緊密相扣

2017威尼斯雙年展當代音樂節

去年的威尼斯雙年展當代音樂節(Biennale Musica 2017)於九月底至十月上旬舉行,現任音樂節藝術總監伊凡.菲德烈以年度主題「東方!」邀請中國、日本、韓國及亞裔作曲家,並以史托克豪森的Inori作為開幕演出,而這次的「金獅—終身成就獎」得主是中國作曲家譚盾,他也是該節金獅獎首位亞洲得主。在節目策畫上,菲德烈讓當代音樂節因透過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緊密與國際樂壇動態相扣,更在引進國際節目的同時,也為義大利新世代引進活水與刺激。

去年的威尼斯雙年展當代音樂節(Biennale Musica 2017)於九月底至十月上旬舉行,現任音樂節藝術總監伊凡.菲德烈以年度主題「東方!」邀請中國、日本、韓國及亞裔作曲家,並以史托克豪森的Inori作為開幕演出,而這次的「金獅—終身成就獎」得主是中國作曲家譚盾,他也是該節金獅獎首位亞洲得主。在節目策畫上,菲德烈讓當代音樂節因透過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緊密與國際樂壇動態相扣,更在引進國際節目的同時,也為義大利新世代引進活水與刺激。

全球矚目的「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起源自一八九五年的國際藝術展會,一九三○年起,轉型為包涵視覺藝術、現代音樂、電影、戲劇、舞蹈與建築等各類藝術領域的藝術節。然而這些藝術類別並非一次到位,而是逐年加入,尤其中途遭遇第二次世界大戰,雖然一九三○年起即有當代音樂節、一九三二年威尼斯影展上路、一九三四年加入戲劇節,但一直到一九八○才有建築雙年展,舞蹈節則遲至一九九九年才出現。兩年一次的藝術雙年展,至今已完成第五十七屆,而自一九三七年起舉行的當代音樂節,則已是第六十一屆,許多知名作曲家如斯特拉溫斯基(I. Stravinsky)、浦羅柯菲夫(S. Prokofiev)、布瑞頓(B. Britten)等人都曾在威尼斯雙年展現代音樂節中世界首演作品。

節目策畫令人驚豔  培力新世代不遺餘力

雙年展由現任總裁保羅.巴拉塔(Paolo Baratta)帶領的營運團隊與各類藝術的藝術總監暨策展人、支援藝術總監的各類藝術行政團隊,共同組成各司其職同時縝密橫向連結的龐大藝術節結構。現任的音樂節藝術總監伊凡.菲德烈(Ivan Fedele,1953-)自二○一二年起為雙年展所延攬,負責掌舵威尼斯現代音樂節,首次任期為五年,亦即至二○一六年,後又延長任期至二○一九年。作為戰後新世代的作曲家,菲德烈活躍於歐洲的藝術音樂產業鏈,創作、教學、藝術行政、策展等多方並進,這讓他獲獎無數,包括二○○○年法國文化部授予藝術文化騎士勳章(Chevalier de l’Ordre des Lettres et de Arts)以及二○一六年「奧圖.奧內格」(Arthur Honegger)大獎。 擁有悠久歷史的威尼斯雙年展現代音樂節,自菲德烈接掌之後,才真正在義大利的宏偉歷史與威尼斯雙年展的名氣之下,開展新氣象,成為一個兼具傳承與創新、經典與趣味的當代音樂節。上任五年來,菲德烈以年度主題為策劃核心、以連結威尼斯雙年展和國際樂壇的結構,每年都有令人驚豔的節目內容。

首先是青年音樂家培育計畫「雙年展學院—音樂類」(Biennale College Musica),青年藝術家的展演培力是威尼斯雙年展相當重要的項目,旗下各藝術節策展人皆針對這個項目,設計培育青年藝術家的內容。音樂類除二○一五年以大型室內樂團形式、訓練廿三位演奏者之外,其餘每年皆以室內歌劇、音樂劇的類型,自全球徵選受訓作曲家及參與演出的演奏者。受訓期間,由音樂節提供相關領域的大師給予協助,是一個全年性的,連結創作者、演奏者與演出製作技術等的工作坊,每年獲選的作品,將由音樂節經費支持,於音樂節正式演出呈現。

二○一七年入選的三位青年作曲家與作品,分別為來自德國的于伯納(Ole Hübner,1993-),其作品《,精細的配器讓這部作品呈現義大利歌劇傳統中,握能力與戲劇傳統的a83奧菲歐時光》Orpheus Moment以彩排實況、演員各自表述等,在經典名劇與當代聲響之中虛實交錯,音樂和文本的結構層次,使得整體節奏十分暢快。來自義大利的薩爾根帝(Raffaele Sargenti,1980-)具有豐富的音樂劇場經驗,《同船渡》La Stessa Barca充分利用整個演出場域,跨越舞台與觀眾席的界線,大氣的舞美設計和穿梭在觀眾席的演員,讓這部作品擁有歌舞劇現場的華麗氣派,同時卻讓闡述現實殘酷的冰冷,直逼觀眾。同樣來自義大利的馬利諾(Leonardo Marino),以詭譎暗黑的美感,讓《窒息》Apnea裡的文明與蠻荒之地,相互映照,精細的配器讓這部作品呈現義大利歌劇傳統中特有的優雅。整體來說,這三齣獨幕作品各自擁有設計團隊,從音樂到戲劇,藝術性與舞台技術的實踐,雖有成長的空間,但沒有青澀的實驗痕跡,可以看到歐洲新生代作曲家對音樂戲劇類作品的格局與掌握能力。而擔任現場演奏的Ex Novo Ensemble在Filippo Perocco帶領下,成為三部作品的最大助力。

金獅終身成就獎頒獎現場,(左起)威尼斯當代音樂節藝術總監菲德烈、譚盾和威尼斯雙年展總裁保羅.巴拉塔。(威尼斯雙年展 提供)

「東方!」為主題  中日韓不同音樂世代現身

接著是以年度主題「東方!」(EST!)所開展的節目規劃:開幕以史托克豪森 (Karlheinz Stockhausen)的Inori紀念這位逝世十周年的當代大師,這首難得一見的曲目,結合音樂與舞蹈、東方哲學和數學,作為開幕節目,顯見威尼斯當代音樂節的高度與企圖心。以東方為題,菲德烈開出的菜單非常有趣,邀演作曲家來自中國、日本、韓國及亞裔,中國作曲家有譚盾、郭文景、張小夫,屬於同一世代,日本則從野平一郎(Ichiro Nodaira)、細川俊夫(Toshio Kosokawa)到岸野末利加(Malika Kishino)、藤倉大(Dai Fujikura)與酒井健治(Kenji Sakai),包括演出細川俊夫作品專場的武生室內樂團(Takefu Ensemble),可說是展現武滿徹之後的音樂實力。韓國則是最具代表性、亦是國際舞台所熟識的尹伊桑和陳銀淑,如果再加上朴泳姬,韓國從戰前到當代三個世代的代表人物就到齊了。亞裔作曲家則由來自澳大利亞的林瑞玲(Liza Lim)代表,她亦是目前國際間最為知名的華裔女性作曲家之一。從這些名單中,也能看出目前亞洲國家的音樂國力與現況。

每一屆的威尼斯當代音樂節都會頒發兩個重要獎項:「金獅—終身成就獎」和「銀獅—創意獎」,今年的金獅獎得主為譚盾,譚盾同時也是威尼斯當代音樂節金獅獎首位亞洲得主,頒獎典禮當晚由他本人指揮樂團演出三首作品。銀獅獎為日籍作曲家藤倉大獲得,藤倉大是當今於國際樂壇十分活躍的亞洲青年作曲家,他以質量並重、多元類型的創作獲得銀獅獎,實至名歸。然當晚由杉山洋一(Yoichi Sugiyama)指揮帕多瓦威尼斯管絃樂團(Orchetra di Padova e del Veneto,va e del Veneto的83)的頒獎音樂會,卻令人失望,世界首演的藤倉大《第二號法國號協奏曲》,樂曲結構和層次未被清楚解析與傳達,致使全曲的動態稍嫌不足,無法顯示此曲的演奏與聆聽趣味。同場的岸野末利加和郭文景無論是作品本身或演出詮釋,皆差強人意。

細川俊夫音樂會堪稱極品  《紅色甦醒》復古探尋聲響

相對於銀獅獎頒獎音樂會的隆重但無味,由武生室內樂團演出的細川俊夫專場音樂則為曖曖內含光的極品。本場曲目除了二○一二年完成的《悲歌》之外,都不能算是近年作品,從作品的角度來看,選曲跨越一九九○到二○○○年,是初識細川美學的絕佳選擇,想必作曲家本人亦以「初次見面」的思維選曲,從演奏詮釋的角度來看,武生室內樂團係為武生國際音樂節所創立,均為青年音樂家,志在培育下一代的當代音樂演奏者,本場曲目從獨奏、重奏、到多人室內樂編制,全面且多樣化展現這些青年音樂家的實力。整體來說,這個專場音樂會如同一場精緻的宴席,上菜的順序與鹹淡口味、食材,環環相扣,精密計算卻不露痕跡,讓觀賞者接收到的,是一個進行式的藝術展現,而不是一個個冰冷僵化的藝術品。

另一個原本不敢寄與高度期待的驚喜之作,是二○一七音樂節的委託創作:俄籍作曲家亞歷山大.切爾尼須科夫(Alexander Chernyshkov,1983-)的多媒體音樂劇場《紅色甦醒》il rosso risvegliato,這是威尼斯當代音樂節與Tempo Reale的共製製作。Tempo Reale是作曲家貝里歐(L. Berio)於一九八七年所創立、支持實驗性音樂製作的中心(Center for music production, research and education)。切爾尼須科夫以「復古」的概念回到最初探尋聲響藝術的場域:兩位表演者從演奏樂器到產生不同層次與色彩的繁複聲響,加上音場的設計與利用,成就淋漓盡致的聲響工藝現場。

同樣為多媒體加上表演者的音樂劇場作品,義大利作曲家卡齊亞多瑞(Maurilio Cacciatore,1981-) 的《奇蹟之谷》La Vallée des Merveilles企圖以多媒體成就一部當代歌劇,可惜音樂結構鬆散、舞蹈的設計亦流於表象的肢體呈現,無法與音樂達到相互加乘的功能,最後終致讓歌劇的企圖淹沒在多媒體的應用裡。縱使如此,擔任音樂演出的室內樂團Hanatzu Miroir卻展現驚人的技術與音樂性, 在另一場演出中,同樣為威尼斯當代音樂節委託創作的酒井健治《嚎叫/旋轉》Howling/Whirling,Hantzu Miroir對於當代音樂的掌握能力,讓需要強大能量演繹的精密聲響與色彩變換,絲毫不差地達到目標,堪稱此次音樂節中最好的演出團體。

雙年展學院 2017年入選作品《奧菲歐時光》。(威尼斯雙年展 提供)

每晚“23Aperto”系列  展現當代音樂藝術無限可能

除了面面俱到的節目設計之外,威尼斯當代音樂節最令人刮目相看——或說,具備畫龍點睛的設計,是每晚十一點開演的“23Aperto”系列,這個系列為音樂節開拓更寬廣的「戲路」,涵蓋範圍從電音到爵士,邀演內容卻一點都不馬虎:爵士女聲瑪果妮(Petra Magoni)與貝斯手斯畢內堤(Feruccio Spinetti)組成的二人組Musica Nuda,以驚人的能量,演唱和朗誦詩句交叉串連,一氣呵成;小號名家拉法(Enrico Rava)和知名日籍爵士鋼琴家平林牧子(Makiko Hirabayashi)的四重奏,聯手呈現耳目一新的爵士音樂,異國文化的影響與運用清晰可見;義大利知名的電音搖滾團體Joycut和日本聲音影像藝術家Asato Sakamoto為威尼斯當代音樂節量身打造的多媒體電搖作品Komorebi以聲音與影像呈現樹葉間爍爍閃耀的陽光。“23Aperto”系列展現的是當代音樂藝術無可限量的可能性,但同時也提供藝術性極高的聆賞趣味,對於匯聚各類藝術愛好者的威尼斯而言,是絕佳的觀眾開發策略。

整體而言,威尼斯當代音樂節歷經藝術總監菲德烈五年的策展與經營,全然脫胎換骨,雖然義大利本國作曲家作品、音樂家和樂團的占比依舊不低,但引進的國際作品與音樂家卻明顯年輕化,換句話說,不僅讓威尼斯當代音樂節因透過展演青年世代的作品而緊密與國際樂壇動態相扣,更在引進國際節目的同時,也為義大利新世代引進活水與刺激。而整個音樂節的曲目設計,是最讓人讚嘆的部分,攤開音樂節所有節目內容,可看見音樂節的高度與企圖心。目前,二○一八年的音樂節日期已公布,雙年展學院的徵件也已開跑,菲德烈在策展概念中開門見山地說,二○一七年是集前面五年之大成,他將如何規劃任期最後兩年的音樂節?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字|林芳宜 作曲家暨獨立策展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歷年金獅獎得主

2010 沃爾夫岡.里姆(Wolfgang Rihm)

2011 比得.艾特福斯(Peter Eötvös)

2012 皮耶.布列茲(Pierre Boulez)

2013 索菲亞.古拜杜琳娜(Sofia Gubaidulina)

2014 史提夫.萊許(Steve Reich)

2015 喬治.阿貝爾吉斯(Georges Aperghis)

2016 薩爾瓦多.西亞里諾(Salvatore Sciarrino)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