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我和我自己的相處之道——余佩真 和自己過不去的時候,就把能量化作歌聲吧!

余佩真 (李佳曄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我很怕人群!」只要沒有工作,余佩真基本上都是獨處的時候,甚至長期以來,她盡可能地不參加座談會、慶功宴。

「我很怕人群!」只要沒有工作,余佩真基本上都是獨處的時候,甚至長期以來,她盡可能地不參加座談會、慶功宴。余佩真說起話來輕輕柔柔,好像不屬於喧囂的塵世,但再多一點了解的話,你會發現余佩真其實骨子裡很硬氣,甚至訴說心中創作理念時,語氣藏不住她心中的波瀾蕩漾。

「其實我是很容易喜歡、也很容易討厭一個人,我的情緒來得很快,在工作的時候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余佩真不希望別人因為自己的表達方式而受傷,即使情況沒那麼嚴重,她仍無法原諒自己,長期以來,她一直試著和自己的脾氣好好相處,並嘗試藉由書寫,梳理內心。然而那分焦躁不安,多少仍有難以平復的時候,由是,轉化為創作,歌之詠之:「會想要創作是因為有話要說,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說關注的事情。」對佩真而言,創作需要花很多時間找出自己的詮釋方式和觀點,不是發洩一時的爽快,而是一種重新探索或重新對話。

余佩真 (李佳曄 攝)

如果沒有聽過余佩真的歌,也許很想像她到底有多大的情緒,但她的批判性、她對周遭人的關懷,在在流淌於樂音中:八月發表的〈甘吧爹ㄋㄟ〉,是為百貨公司櫃哥櫃姐們所唱,時而外星語,時而大喊日文加油;幾乎崩潰邊緣歇斯底里的吶喊,卻又保持甜美音色地唱著,唱出服務業嘗盡人情冷暖的日常。而獲得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肯定的〈昏你〉,則在纖弱的聲線中唱出愛情的強大力量,一如歌詞所寫:「讓淚水撒入大地開滿花。」余佩真用音樂傳達她心中的理念:「願天下所有彼此大方認愛的戀人們都能終成眷屬。」

「我真心期待無話想說的那天,因為創作欲也有平衡不了的時候。」余佩真總認為自己是心浮氣躁的,但這多半由於藝術家那種易敏易感的體質,生活上的種種,甚至是與他人的互動,都能吹皺心池。今年年中,她開始學習催眠,透過這個方式與自己的潛意識對話 ,從中找到焦慮、憤怒和傷心的原因。

今年是余佩真豐收的一年,從英國回台後,正視自己的創作欲,發表的作品備受獎項肯定。余佩真卻認為,其實在頒獎現場,她很疏離,甚至自覺有點違和,因為她不認為自己是「音樂人」;但另一方面,她又很享受當下,因為場上播放的每一首歌,她都很喜歡。她坦言,相較演戲、創作,「當歌手」令她感到挫折、沒有自信,可是漸漸地,她也愈來愈走出製作唱片的自卑與矛盾。她認為,無論任何藝術形式,能真的沁入人心中的,無非是情感,而自己也是這樣地看待創作,說到此,余佩真說:「我是創作者。」

余佩真 (李佳曄 攝)

與自己相處的Tips

1.   觀察周遭的人

余佩真的眼神很特別,似迷離,又好像看透些什麼,她始終在觀察,但又不是那種充滿好奇心的四下顧盼,而是幽然凝視。每週二、五,余佩真固定會去里民中心跟婆婆媽媽一起做有氧運動,在這個場域,無論年齡、背景,大家都為了健康舞動身體,她很享受在這「非同溫層」的氛圍。之後,買杯奶茶看著坐在店門口的長凳,看附近店家忙進忙出,或是到公園,看小朋友玩耍。余佩真覺得在這樣的過程中,能找到「坐落於人世間的自己」。

2.   催眠放鬆

專注力放在肚臍以下三公分的位置,舌頭輕頂上顎,嘴唇輕閉,吸氣肚子膨脹,保持住這個狀態三秒鐘,吐氣,身體完全放鬆下來。重複三次後,開始放鬆胃,放鬆大腸、小腸,放鬆肝、膽、腎、心臟,再往上放鬆脖子,很細微地放鬆脖子的肌肉、氣管,然後放鬆臉部,整個頭皮,接著整條脊椎、四肢,如此進行大約十分鐘後,就能在潛意識的狀態下和自己對話。

3.   整理家務

藉著各種日常瑣碎事務,讓自己心平氣和。余佩真坦承,其實自己是個懶惰的人,但她仍會善盡「月薪嬌妻」的角色,掃地、拖地、倒垃圾,澆花、除草、清冰箱,洗衣、折衣、清雜物,無論舊衣回收,或二手店捐贈,此刻是她能好好和自己相處的時候。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余佩真 (李佳曄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