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號人物 People

我和我自己的相處之道——黃韻玲 獨處時跟自己說:「黃小玲你很勇敢!」

黃韻玲 (李佳曄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五歲以前,黃韻玲是家中唯一的小孩,即使父母親上班不在家的時候,有祖父、祖母相伴,但多半她都是獨自一人,那時,她就懂得和自己相處。

五歲以前,黃韻玲是家中唯一的小孩,即使父母親上班不在家的時候,有祖父、祖母相伴,但多半她都是獨自一人,那時,她就懂得和自己相處。小時候,她總是喜歡自言自語,看著家中的風鈴,聽錚錚鏦鏦的聲響;或是倚在窗邊,聽街道傳來的樂音,也許只是垃圾車的放送,或是鄰居家的收音機,對她而言,都是充滿驚喜的音樂。

待年紀稍長,開始學鋼琴後,小玲老師更是懂得從中獲取屬於自己的時間。每次只要練完琴,她就會試著把電視、電影裡聽來的旋律彈奏出來,甚至從中評析,修改自以為不夠好的細節。小玲老師如此早慧,媽媽卻總說她是井底之蛙,但她認為,正因為是井底之蛙,所以急於想認識外面的世界,她說:「只要是我有興趣和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很想了解、參與。」而那個充滿好奇的小女孩,似乎始終住在她的心裡。某天,受到書本啟發,小玲老師試著和鏡中的自己對話,她給「她」取名「黃小玲」,倏然莫名有感地哭了起來,這才驚覺:「其實自己從小就是一個很勇敢的人!」十四歲時,純然地想寫歌而參加金韻獎,那時候做任何事情,完全不會有任何顧忌猶豫,此刻,回到自我內心的時候,她才明白原來「黃小玲」一直都在,未曾稍離。

黃韻玲 (李佳曄 攝)

創作、演奏、演戲、主持、評審,從業至今,黃韻玲有各式各樣的精采作品,未來甚至還有許多計畫,為此,亦師亦友的張艾嘉常叮囑她:「要安靜!」這樣才能有更多的進步空間。約莫十年前,黃韻玲先後向白雁和彥寬老師學氣功,也學李鳳山甩手功,此外,瑪赫西靜坐、臼井靈氣、靈氣瑜伽等等,諸多課程她都廣泛學習,從中尋求安定的力量。她覺得,凡事在某個時刻點觸發做什麼事,必然是有什麼契機,可能是挫折、不適,甚至阻礙,透過這些事件來提醒你,要回到內心,很安靜地去看接下來要做什麼,而不是瞎忙。

說來超然,其實黃韻玲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矛盾的人,年輕的時候,她總覺得去人多的地方嫌吵,但回到家一個人的時候,又害怕寂寞。後來,因唱片公司「友善的狗」經營失利,她感到需要找到鍛鍊自己的方式,從而養成了靜坐的習慣,直到如今。她認為,獨處需要長時間不斷地精進和練習,如果你連和自己獨處都沒有辦法的話,其實也很難去面對很多事情。上任臺北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以來,工作何其龐雜,黃韻玲說:「其實我有的時候還是會不斷地想,我為何要來這裡?」興許只是她一貫的黃氏矛盾,但她強調,一旦做了,就會盡力,我會嚴肅地告訴自己:「繼續努力,即使沮喪,都有期限!」

黃韻玲 (李佳曄 攝)

與自己相處的Tips

1.   靜坐

剛開始學習靜坐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雜念,甚至不曉得怎麼做。其實只要從呼吸開始,吸氣的時候,慢慢地數:「1、2、3、4」;呼氣亦然,時間久了,試著把呼吸的頻率再放慢,數到5,甚至6……縱然念頭起,任它念頭去,也許有天,你會覺得自己的心,像流水般澄澈、清涼、舒暢。

2.   和自己對話

找面鏡子,給鏡子裡的自己取個名字,和他對話,關心他,愛他,甚至感謝他。放下以前那些被質疑的、被批評的,重新地看看自己的過去。真的必須要告訴自己,只有自己可以幫助自己,你要鼓勵自己,任何時刻、任何事情,只有自己能面對。

3.   說Bye Bye

下班後,進家門前,要跟所有的煩惱和憂慮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喔!好,我要回家了,Bye Bye!」千萬不要帶這些負面情緒回家,甚至和你一起睡覺;家裡是讓你一人安靜的場域,睡覺就好好地留給自己。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