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號人物 People

我與我的相處之道——陳建騏 在沒有音樂的時候放空自我

陳建騏 (李佳曄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戴起耳機,選播喜歡的音樂,進入一個屬於自己的時空——這大概是許多人在獨處的時候,最常做的事。但對陳建騏來說,音樂是他的工作,更是全部的生活,基本上,他沒有一時半刻離開音樂。打從還在念大學時,陳建騏就和音樂分不開了,他承認,其實以前從未想過會做音樂,但或許有點幸運,各種案子一個接著一個來,就這麼一步步地把他推向音樂這條路。如今,陳建騏的員工有廿多人,每天龐大的工作量也讓他始終心無旁鶩。

陳建騏說他有極為感性、也有極為理性的那面。說起音樂,他好似有種轉譯自如的程式碼,文學上的悲歡離合,生活上的喜怒哀樂,都可以轉化為音樂;但另方面,每個作品也等同他的收入,甚至簽下的每個歌手,他都得估量大概有多少產值。會計系畢業的陳建騏,很清楚自己是以音樂營生,似乎已很難從音樂中單純地享受。「以前會在睡前聽音樂,現在已經沒辦法了……」陳建騏說來淡然,一旦樂音響起,他就會被莫名開啟工作模式,聽著旋律、和聲、編曲等,若要像個普通人那樣「聽」音樂,恐怕只有在運動的時候。陳建騏喜歡在夜裡十一點過後,趁此時人車稀少,空氣好,繞著大安森林公園,或是中正紀念堂跑步,耳機傳來的,是平時幾乎不怎麼聽的流行舞曲,就連Lady Gaga都會在播放清單中。說來似乎是可以純然放空的行程,但陳建騏依然不放過任何靈光乍現的時刻,從舞曲中依然可以找到驚喜,激發創作。

陳建騏 (李佳曄 攝)

臉書粉專按讚有16K,Instagram追蹤則有14K,陳陳建騏應該是音樂幕後創作中,少數有如此高的網路聲量者,甚至還有「網美騏騏」的美稱。雖然過去曾先後和陳珊妮、陳綺貞共組團體,發行專輯,陳建騏始終覺得自己是幕後的音樂設計。但今年,人力飛行劇團將陳建騏推向國家音樂廳,舉辦了「一人之海」音樂會。陳建騏說:「會怕!當然會怕」說起舉辦個人音樂會,又是在國家音樂廳,陳建騏有許多擔慮。但不見他眉頭皺,只見他眼睛瞇著說:「我擅長畫面感的音樂,而這是我廿年來的創作整理。」

陳建騏 (李佳曄 攝)

與自己相處的Tips

1.   和貓大大相依偎

陳建騏有隻波斯貓「大大」,這是他從大學至今養的第三隻貓。大大非常喜歡賴在陳建騏身邊,只要他在沙發上坐著,大大一定會躺在他肚子或腳上,甚至依偎肩膀,就這樣主人和貓兩廂頭靠著頭睡覺。即使工作量再龐大,陳建騏一定會陪著大大睡一下。他說:「這是我最放空的時候。」

2.   跑步、運動

陳建騏一直保有運動習慣,每週固定跑步,維持身體健康,就連上下班,也以YouBike代步。陳建騏說:「我很強,我還會放雙手騎車。」說著說著,他的眼睛又瞇成了一條線,好像還是那個穿著卡其制服的高中少年。

3.   澆花

陳建騏家頂樓是他的大花園,用一排雞蛋花把邊緣圍起來,好像有點神秘似的。很難想像一雙彈琴譜曲的雙手,也是擅於種植物的「綠手指」,他專種「樹類」,有楓樹、櫻花樹、茶樹,甚至還有百子蓮、龍舌蘭等,澆花、修剪植栽,就是他最寧靜的時候。

(本文轉載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陳建騏 (李佳曄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