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之光》讓馬戲雜技加入「物件劇場」的概念,賦予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
《一瞬之光》讓馬戲雜技加入「物件劇場」的概念,賦予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2016臺北藝術節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Nothing Impossible新馬戲.跨界無限

日常物件與雜技 交匯時的那點靈光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一瞬之光・How Long is Now?》

《一瞬之光》讓馬戲雜技加入「物件劇場」的概念,賦予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排練過程中,導演要求雜技演員「深藏不露」,從零開始,將隨手可得的生活道具,玩出身體與物件組合的各種可能性,像是從物的造型外觀、材料特質和功能符號去思考,或關注物的脈絡,或延伸物的想像,或改變物的定義,從而發現,人因生活型態的需求而發明物件,還是物件的出現改變我們的生活樣貌?

by 陶維均、臺北藝術節 | 2016-09-01
第285期 /2016年09月號

《一瞬之光》讓馬戲雜技加入「物件劇場」的概念,賦予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排練過程中,導演要求雜技演員「深藏不露」,從零開始,將隨手可得的生活道具,玩出身體與物件組合的各種可能性,像是從物的造型外觀、材料特質和功能符號去思考,或關注物的脈絡,或延伸物的想像,或改變物的定義,從而發現,人因生活型態的需求而發明物件,還是物件的出現改變我們的生活樣貌?

2016 臺北藝術節《一瞬之光.How Long is Now?》

9/30~10/1  19:30

10/1~2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5289580轉191-199

傳統雕塑追求永恆,力抗時間,但奧地利視覺藝術家歐文.沃姆(Erwin Wurm)卻試圖顛覆傳統雕塑的定義,他的作品「一分鐘雕塑」(one minute sculpture),從連續流逝的時間中切片出一格動作,雖然短暫一瞬曇花一現,但瞬間綻放的古怪生命力,卻如光照亮觀者眼界,直接、快速、幽默,重新讓人思考何為雕塑?何謂一瞬?何為永久?

日常物件取代道具  產生新關係

沃姆的觀念深刻啟發劇場導演Baboo,他說:「歐文.沃姆的『雕塑』只是短暫存在,同時又充偶發和機遇性,他對日常物、身體、空間的組合,更引發我的興趣。」「一分鐘系列」成了他與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合作的《一瞬之光.How Long is Now?》的創作源頭。作品試圖探問,什麼是馬戲?馬戲的本質又是什麼?日常生活的馬戲場景又會是什麼?

在「一分鐘雕塑」的創作中,沃姆運用蔬菜、水果、桌椅、洗髮精等日常生活物品,通過人與人、人與物的組裝,製造一種意外、荒謬、突梯的關係,例如,頭和雙腳都套在桶子裡,身體陷進椅子,嘴巴含著衣架,腳上放著兩瓶洗衣粉,五官插著各種文具用品,額頭頂著高跟鞋等。在《一瞬之光》的舞台上,傳統雜技的道具,被日常物件所取代,從百元商店找來的牙刷水桶澆花器鍋碗瓢盆等「道具」,成了舞台上除了表演者之外的另一個主角,於是馬戲表演者與道具之間,產生了新的關係。

延伸「物」的思考  創造新視野

《一瞬之光》讓馬戲雜技加入「物件劇場」的概念,賦予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排練過程中,Baboo要雜技演員「深藏不露」,從零開始,將隨手可得的生活道具,玩出身體與物件組合的各種可能性,像是從物的造型外觀、材料特質和功能符號去思考,或關注物的脈絡,或延伸物的想像,或改變物的定義,從而發現,人因生活型態的需求而發明物件,還是物件的出現改變我們的生活樣貌?人藉由物件確認了情境與關係,還是物件定義了狀態與脈絡,甚至度量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成員來自雜技、街舞、體操等不同領域,跳脫傳統雜耍特技的框架,試圖為台灣的新馬戲開創全新視野。《一瞬之光》在導演Baboo、視覺藝術家吳季璁、編舞家李宗軒、音樂設計柯智豪、服裝設計林秉豪等藝術家的跨界合作下,翻新馬戲的眼界,在形式與創意上,都將更加大膽、自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