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音樂

朱團35周年壓軸音樂會「此時。此刻」 展現前鋒與後盾的團隊能量

「此時。此刻」音樂會由吳思珊、何鴻棋、吳珮菁、黃堃儼4位資深團員領銜,分別演出為他們量身打造的4首全新委託創作。 (張震洲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吳思珊、何鴻棋、吳珮菁、黃堃儼4位資深團員與朱宗慶打擊樂團一起走過35年,「此時。此刻」音樂會透過樂曲表達最真實的自己。未來,不管碰到多少挫折與困難,他們還要一起走下去。

2021朱宗慶打擊樂團年度音樂會「此時。此刻」

10/7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10/8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0/14  19:30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

INFO  www.opentix.life/event/1432966175024492548

今年適逢朱宗慶打擊樂成立35周年,本該是值得大肆慶祝的一年,無奈疫情阻礙,原訂規劃只能被迫延遲。然而,在慢下腳步後,人們反而更有機會思考,珍惜當下。在疫情逐漸趨緩之際,朱團推出年度壓軸音樂會「此時。此刻」,由吳思珊、何鴻棋、吳珮菁、黃堃儼四位資深團員領軍,分別以四首協奏曲的首演,展現各自獨特的擊樂魅力。

創辦人朱宗慶感性地說:「4位團員在我身邊35年了!要在舞台上能夠站35年不是偶然,是經過非常多的努力、能力與能量才能做到。」他提到,朱團長年來的音樂會不管是任何主題、創新,大多以團體演出為主。近期主打4位資深團員的演出可追溯到2016年兩廳院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同時也是樂團30周年之時的「第五種擊聲」。去年的「一起一起」,則將第二、第三代團員推前,由一團團員親自挽袖協助搬運樂器。

「一個團隊要有包容才能有人才輩出。」朱宗慶分享日前觀賞年輕團員排練,感到無比感動:「我看到那麼小的孩子演出的樣子,覺得怎麼那麼好!後來想想不必驚訝,因為有他們的老師、還有老師的老師,加上他們出生在擊樂活躍的時代,輪到他們時,能量就會爆發,這循環的過程是很重要的。」至於4位資深團員:「個性不一樣,吵架也難免,但成長中也相互珍惜,一起守護、追求打擊樂。」

除了4位主要演奏家外,團員們也擔任協奏的角色支撐大協奏曲,讓整場的戲劇性與表演情緒逐漸往上堆疊。 (張震洲 攝)

四首樂曲 創作與演出各有火花

「此時。此刻」音樂會由「四大天王」各自委託創作展現,過程中,不斷溝通、協調,靠著創作打出火花。擅長音樂劇場的吳思珊邀請作曲家蔡昀恬創作《每個人新中都有一個小丑》,嘗試創新當代實驗作品。作曲家解釋,在社群軟體po文中,大家都會羨慕別人的生活,希望藉著作品讓大家明白每個人都值得被愛、每個人都是重要的王牌角色。

何鴻棋則委託作曲家櫻井弘二譜寫了《將進酒蒙太奇》,為了尋找適合的材料作為樂器,兩人多次前往東部尋找樹頭、廢材、漂流木等,在過程中相互討論與嘗試。何鴻棋說:「因為疫情的關係,無法與好友把酒言歡、也無法上台,就像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為此,我們在曲中也不斷測試,面對疫情也處於備戰狀態。」

吳珮菁在2011年就邀請朱團團員盧煥韋創作獨奏會曲目深受好評,這次以她拿手的六根琴搥量身打造的《探》,內容從追逐、探索,經過猶豫、孤獨最後因為堅持而持續努力。「樂曲不僅是寫給我,也是寫給樂團,因為這是音樂人對於藝術追求的過程。」吳珮菁表示:「創作用心、講究細節,複雜度與難度都相當高,我在練習的過程中像是嬰兒一樣回到初心,重新學習、重新面對。」

黃堃儼委託的是作曲家金.科申斯基(Gene koshinski),依據詩人布蘭登.史旺姆的詩所作的《超越彎折》。他說:「作曲家也是打擊樂家,對東方樂器的掌握有獨特的看法。他欣賞的是音色,而不是民族符號的樂器。」至於樂曲表達的內容,則是從詩作中「當你彎折物品,反彈的力量會彎折於你」的概念,反思人對於自然的敬畏與自省。

除了4位主要演奏家外,團員們也擔任協奏的角色支撐大協奏曲,讓整場的戲劇性與表演情緒逐漸往上堆疊。有開疆闢土的資深團員在前面打先鋒,也有背後隨時應援的年輕團員作後盾,在困難的疫情中,朱團的「此時。此刻」用擊樂為社會帶來更多正向與美好。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29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