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 藝Fun線上戲劇篇

穿梭時空 現場「抵」家

春河劇團的《當我們同在一起》於哭笑間詮釋現代家庭的狀態。 (春河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藝Fun線上舞台計畫」運用同步直播與錄播兩種方式,讓不同類型的觀眾能在家就穿梭古今。其中春河劇團的《當我們同在一起》是進行現場直播演出,故事透過兩天的停電讓一家人重新省視彼此間的關係,剛好呼應疫情下家人可能緊繃、可能密切的家庭生活結構。而尚和歌仔戲劇團則用錄播方式,推出受疫情影響而無法順利演出的年度大戲《棲地木蓮.劫獄》,改為「讀劇音樂會」版本,期待未來能吸引觀眾進入劇場觀賞實體演出。

當我們同在一起

9/26  14:30 線上觀賞

尚和歌仔戲劇團《棲地木蓮—劫獄》線上讀劇音樂會

9/25~26  19:00 線上觀賞

在三級警戒期間,劇場雖關閉,但在文化部、地方政府與劇團等多方努力,將經典舊作搬到線上展演,讓觀眾能夠待在家看演出。微解封後,規則雖有鬆綁,但實體劇場仍有觀眾數量限制,「線上劇場」於是成為一個新的群聚空間。因此,「藝Fun線上舞台計畫」運用同步直播與錄播兩種方式,提供團隊不同選擇,也讓不同類型的觀眾能夠在家就穿梭古今。

直播下的每個家庭現場

其中,春河劇團將2019年首演的《當我們同在一起》進行現場直播演出,於哭笑間詮釋現代家庭的狀態。團長郎祖筠說,當初會創作這個作品,是因為自己主持《點燈》節目時聽來的真實故事,一家四口平時都不說話、沒有交流,而在某次的連續兩天停電裡,四人終於在三更半夜的陽台上開始試著認識彼此。這個故事打動了她,既完成影劇版,也寫成舞台劇《當我們同在一起》。這齣戲則從「媽媽」的角度出發,於情節間重審這個已被家人習慣而被忽略的人物重要性。

在疫情趨緩的此刻再度演出,似乎呼應著三級警戒裡可能緊繃、可能密切的家庭生活結構——當平常只有回家睡覺的家人在家工作,當小孩不用到校上課,當所有家人都被關在同間房子裡,家庭的關係與本質是否在這段時間裡被突顯?於是,舞台上演的彷若就是直播螢幕前的每個家庭現場。

至於,這次採用直播方式演出,現場並無觀眾,郎祖筠則顯得謹慎卻也輕鬆以對。她認為,就像整排時也沒觀眾,演員們還是會當作正式演出,去釋放能量。當然,這與過去運用三機錄影的方式不同,鏡頭切換與聚焦的方式,確實需要演員去掌握,以及調整表演節奏,但她相信譚艾珍、郭子乾這些成熟的演員都很有經驗,再加上春河劇團本就有影視製作,也能夠接受這樣的挑戰。對這群演員而言,更美好的事情是可以再次演出,不只是演《當我們同在一起》,而是大家真的聚在一起了。

受疫情影響無法順利演出的年度大戲《棲地木蓮.劫獄》,改為「讀劇音樂會」版本。 (尚和歌仔戲劇團 提供)

化繁為簡的讀劇音樂會

尚和歌仔戲劇團則用錄播的方式,推出受疫情影響而無法順利演出的年度大戲《棲地木蓮.劫獄》,改為「讀劇音樂會」版本。而將於線上播放的版本是在微解封後,於衛武營全新錄製的作品。

《棲地木蓮.劫獄》延續了尚和歌仔戲劇團對於歷史、佛典故事的改編,但更為別緻與創新的是,將我們熟悉的《目連救母》移植到現代情境,穿越古今,重述經典情節與寓意對現代人的意義。另一方面,尚和歌仔戲劇團將其設定為「讀劇音樂會」,故捨棄了劇團擅長的精緻舞台、服裝等設計,化繁為簡,希冀讓觀眾更純粹地接收到歌仔戲的台語音韻、作工與身段的細緻、現場音樂的和鳴等。這也有別於其他讀劇演出,較多著重於劇本本身的情節與對白,此次則因歌仔戲本身的韻律、身體與音樂等性質,更顯細膩且深刻。於是,這場別開生面的「讀劇音樂會」既暫時滿足了戲迷一段時間無法看戲的難耐,同時也製造一種懸念,讓觀眾更想看到完整演出。

對這些劇團而言,線上演出確實是種全新嘗試,藉此面對疫情、或後疫情時代的來臨。雖說仍舊期待與觀眾在實體劇場相聚的那刻,但線上演出不乏是個可以繼續開發的選項。最幸福的還是觀眾,既可以前往劇場,也可以讓現場直送抵家,讓處處都是劇場。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7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