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二) Focus | 順勢,逆流而上:跨越濁水溪的掌中戲世代╱40-50世代

站穩傳統面對科技 另闢當代蹊徑 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陳皇寶、雲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劇團陳文哲

金鷹閣第三代團長陳皇寶。 (藏冷浪 攝 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以民戲為主要市場的掌中劇團,面對現代劇場的衝擊,坦言「推票壓力很大」,特別是如何吸引已習慣在廟會看戲的民眾。於是,形式、題材等的推陳出新,成為掌中劇團的課題。位於高雄的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以電視木偶結合3D投影技術,打造視覺體驗;而在布袋戲重鎮雲林的雲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劇團,則以傳統技藝為基礎,找尋創新的藝術性。

202021臺灣戲曲藝術節

雲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劇團《天雷針》

4/2425  1430

4/24  19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多功能廳

 

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2021宮廷大劇—蒼狼血印》

5/89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我們劇團缺你一個:陳皇寶的布袋戲決心

金鷹閣第三代團長陳皇寶(1973-),在布袋戲的環境中長大,7歲便已登台操偶。年輕時期的他於棒球有傑出表現,高中畢業後,因為能投出155公里的快速球,被味全龍隊球探相中,以月薪12萬的待遇邀請加入球員培訓。這對當時的陳皇寶來說十分掙扎,一方面眼見布袋戲的發展已經逐漸走下坡,另一方面又難以割捨家族事業。然而,父親的一句話:「我們劇團缺你一個,但棒球不缺你一個。」讓他下定決心投入布袋戲表演。

自接任團長後,便希望將布袋戲帶入現代劇場,「歌仔戲都已經在劇場售票演出了,為何布袋戲不能?」為了適應現代劇場的美學,他積極吸收現代劇場的知識,也經常觀看現代戲劇演出。看著家族戲班從第一代的古冊戲,第二代的金光戲,再到電視布袋戲的流行,他認為,劇場公演與視覺特效是當代布袋戲發展的關鍵。

現今的金鷹閣擅長以3D投影技術,打造奇幻華麗的視覺體驗。透過前投、背投和浮空投影技術的結合,更細膩地讓布袋戲偶與布景畫面融合為一。他強調,3D投影技術不但可以適應各種演出場地,節省許多繪製布景的成本開銷,也因為現代科技的加入,讓布袋戲在當代具有不同的優勢。這些技術與能力的養成,是透過每一場演出的經驗累積而來。金鷹閣團員們來自四面八方,其中還包括研究生和國中小老師,因熱愛布袋戲的心,讓他們從戲迷變成團員,再進階成專業的劇場演出人員,陳皇寶自豪地表示:「我們是自給自足的團隊!」

雲林五洲小桃源團長陳文哲。 (雲林五洲小桃源掌中劇團 提供)

有人要做,就有希望:陳文哲開創第一代

相較於多數布袋戲團多是傳承二至四代的掌中家族,雲林五洲小桃源團長陳文哲(1972-)並非布袋戲世家出身,因小時候接觸布袋戲,逐漸「玩」出興趣,陸續跟隨邱永村、孫慶年等人學戲,作為五洲園第五代弟子,亦是五洲小桃源創辦人、廣播布袋戲先驅孫正明大師的徒孫。

陳文哲說,一開始自己是偷偷到隔壁鄰里學戲,被父親發現後,未有太大反對,反而希望他在學布袋戲的同時,能夠從北管學起,作為更紮實的基礎。在民國70年代左右,布袋戲的民戲市場已多是「錄音班」,他當時拜師學到的是「操偶」;直至大概16歲時,才特地到南投竹山拜師,進一步習得口白技巧。陳文哲回憶起當年師傅的說法,那時候10團布袋戲就有9團用錄音帶演出,只有師傅還堅持現場,那句「要做就做到好,用錄音就別做。」始終影響陳文哲。「比較不tshìn-tshái(凊彩,隨便、馬虎之意)。」他堅定地說。

作為第一代,陳文哲雖認為自己比較古板,但也不反對創新。他說:「有人要做,就有希望。」於是,陳文哲用累積而來的經驗,面對下一代願意傳承布袋戲的信念,不強迫的同時也替他們、或者是布袋戲藝術找尋出路。他認為,沒有後場真的不行,也為了彌補自己「未學全南北管」的遺憾,所以陳薪嘉、陳嘉君、陳淑如這群年輕團員都到台中向朱南星、李惠珍老師學習後場音樂,希望能讓劇團的建置更完備,不只有形式開創。雲林五洲小桃源以「傳統」為主要走向,但也在進入現代劇場的過程裡,因時代需求去開發可行性——每一步,都走得平穩。

金鷹閣於2011高雄春天藝術節演出《玉筆鈴聲之蒼狼印》。 (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 提供)

面對趨勢,與現代對話

雲林五洲小桃源即將演出的《天雷針》便符合陳文哲對於當代布袋戲的態度,除在劇情植入現代觀點,塑造女主角敢愛敢恨的性格,以現代觀點詮釋;更在動畫技術、音樂創新有所實驗,像是用科技去衝撞金光戲元素,結合彩屏及特殊燈光的應用,打造出幻視的效果,音樂部分則與現代擊樂合作,這也是陳文哲在成團後,經歷「新布袋戲實驗室」的洗禮後,從一開始思考北管與國樂的媒合,到現在認為擊樂更能配合北管的輕重緩急,而找尋到的突破點,讓兩種形式在回到各自演出時,都能有「再轉化」的可能。

對於經營超過50年的金鷹閣來說,要走入現代劇場、結合科技,絕非容易的事。《蒼狼血印》是在過往基礎上,為金鷹閣經營50年的重要角色「玉筆鈴聲」量身打造的宮廷大戲,因而頗具意義。對於未來的規劃,陳皇寶期望將來能有更多經費,建造排練基地,進而推廣定目劇、舉辦展覽和學校合作布袋戲教學等,藉此打造出屬於高雄在地的藝文品牌與旅遊景點,讓布袋戲不僅是一種市民娛樂,也能成為融入在地民眾日常生活的「當代」文化。

不管第幾代,他們都懷抱企圖,要讓觀眾看到當代布袋戲有不一樣的改變。

編按:本篇金鷹閣文字採訪為游富凱,雲林五洲小桃源文字採訪為吳岳霖。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