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美?不美? 一切都不簡單…… 側記「好哲凳系列講座PART 02:美感有客觀基礎嗎?」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兩廳院與「簡單哲學實驗室」創辦人朱家安共同規劃的「好哲凳」系列講座,在去年(2020)年底由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打頭陣舉行示範場,開啟兩廳院與青年學子進行哲學對話的第一槍,今年首場則選在臺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級中學,由主持人朱家安與對生物、科技與行銷涉獵頗深的前泛科學主編、詮識數位CEO陸子鈞共談,以「美感有客觀基礎嗎?」為基本命題,邀請學子們重新思考習以為常的生活對話裡,潛藏那些價值判斷的問題。

講座首先由兩位講者各自以其專業領域分析「美感」,並穿插與現場聽眾對話的哲學提問時間。朱家安強調,講座初衷在於鼓勵年輕世代練習深度溝通,嘗試在公眾場合說明自己立場,同時傾聽與理解他人觀點;社群網路發達的今日,公民更需要重視溝通的有效性,當溝通無法解決問題,下一步才需要以相對粗暴的比多數進行投票表決;若當投票依舊無效,破壞社會秩序的事情可能隨之發生,因此我們該珍惜藉由討論來協調和達成共識的機會。

美感是天生擁有,還是後天養成?

談到美感是否有客觀基礎,朱家安分享,人類做判斷時,很容易將美感判斷說成是物品的特質,例如有些人覺得某個東西漂亮,有些人覺得醜,然而,這些形容詞所表達的是每個個體各異其趣的品味,還是兩方之中真的有一方是錯的?我們談論美醜是在描述面前的這件物品,還是在描述自己的心靈?對此,哲學家指出了許多討論空間。

以「天賦人權學說」為大眾所知的英國經驗主義代表人物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就嘗試將事物的性質分成事物本身具有的「初性」(primary),像是「質量」與「長度」,有相對客觀的衡量標準;以及需經由與人互動產生而來的「次性」(secondary quality),例如顏色、氣味、觸覺等經驗,會因每一個人主觀感受不同,而有所差異。然而科學研究的進展也帶來更多可能性,例如科學家發現,原先屬於洛克分類為「次性」的顏色,來自於物體表面結構反射光的特定波長而來,若把「具有X顏色」理解成「具備會反射特定波長光線的表面結構」,顏色的存在就不再需要仰賴人類的感知以及和事物的互動。以此案例,朱家安跟同學們分享,知識的進展如何為過去認為是主觀的東西,打開客觀理解的可能性。。

美感影響著世界的樣貌,但社會對於美感的判斷,有讓生活變得更好嗎?朱家安舉日本資生堂「我的蠟筆計畫」廣告為例,蠟筆中所謂的「皮膚色」,實際上不能代表世界上所有人的皮膚顏色。如果市面上所出的膚色或是化妝品色號的都比自己天生的膚色淺,是否表示自己的膚色被社會否定了呢?美妝產品透露了什麼訊息?美感讓我們更有自信了嗎?

通常美感品味會與個人情緒上的滿足有所聯結,但如果現在有一位AI機器人阿強,透過高科技的複製與學習技術,完全習得了某人生活日常一切品味與喜好,而這個某人又是眾所認可的好品味,那麼表現出好品味,可是實際上對美感無感的機器人阿強,是否就成為了品味與喜好無關的證明?又,品味真的有好壞之分嗎?美感究竟是天生擁有,還是後天養成?朱家安停留在一個懸待討論的問題上。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生物學觀點所定義的「美感」

陸子鈞接著補充由生物學觀點所定義的「美感」,生物首先需經由五感感官「眼耳鼻舌身」接收來自外界的訊號:光波、聲波,或者是化學分子,接著透過傳遞神經將訊號送至大腦,大腦會依據自身結構、經驗與基因做出判斷,而後產生情緒,隨之才有「美」的感受。

一般情形下,人們大腦的感受途徑是相近的,但少部分人擁有「聯覺」,成因對現在的科學依舊成迷,可能是大腦的神經連結錯誤,使有聯覺的人們在接受到特定訊息時,同時觸發了另外一個腦區的活躍,比如聽到某個聲音或看到某個數字,腦袋裡會出現特定顏色或是其他感知訊號,聯覺的研究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大腦是如何處理世界的訊息,被觸發的究竟是訊號,還是概念?

除此之外,由於大腦往往會根據過去經驗來校正感官的感受,因此「錯覺」現象也頗為常見,像是知名的「藍黑/白金裙子」之爭,或是視覺錯置藝術家「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1972)的作品,都是大腦因為「腦補」造成的有趣現象。另外,基因或是年紀因素,也會影響感受的敏銳度,像是年紀愈大,通常會愈喜歡鮮豔的顏色。

回應朱家安「阿強AI機器人」問題,陸子鈞在研究社群假帳號與公民選舉關聯性時,發現科技發展的程度,已能讓電腦透過「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合成各種風格的圖像或樂曲,而許多網路假帳號使用的頭貼,就是電腦在學習後,擷取大量照片元素拼貼合成出來,乍看之下很像真人,但仍會存在破綻,像是眼鏡鏡架就不會合理地架在耳朵上。由此,陸子鈞也提問,假設AI對美的判斷只是一種模仿,那麼我們對於美的判斷,是真實喜好,還是也只是模仿?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美的判斷,來自社會經驗的累加

在座同學們提出不少觀點,包含幼年與成人時期的口味轉變的成因(與基因無關,與成長過程和心理狀態有關)、人造物品目的性的「功能美」,以及美感「無好壞,有主流」的觀察。朱家安回應,在現代社會,人類的品味與喜好可能在一夕之間大量發生改變,像是日系餐廳「鮭魚之亂」事件,或許平日很喜愛鮭魚壽司魚肉與醋飯的搭配的人們,因為特價活動,加上魚肉價位高,因此大量吃魚肉而捨棄醋飯,做了最划算而非最美味的選擇。改變東西的單價,是現代社會影響美感很常見的方式,但回到自身,我們是否有辦法在深思熟慮後,依循著自己的喜好與品味生活?又有多大程度是受到商業市場的影響,驅動我們去做其實沒那麼喜歡的事情?

陸子鈞補充行銷界名言「你明天的慾望,是我今天決定的。」我們現在對美判斷的基準,其實很多來自於社會經驗的累加;雜誌、廣告、網紅等事物,都會影響個人審美的決策。兩位講者都建議青年學子可以多去看這個世界,增加對世界的理解視角,當人們累積更大的樣本庫,對判斷自己真實的喜好也會有幫助。

朱家安以同學們提出的「美感競賽提醒」做總結,美感本意是提高生活品質,但當社會塑造出一套標準,人們很容易為此陷入美感的競賽當中,於此同時,也提供了商人廣大的商機,因此在做消費選擇時,需要隨時提醒自己思考,購買是由於真實喜好,還是只是被其他刺激驅動。

講座停留在開放式問題與仍足以繼續進行的討論,美感是否有客觀基礎,從細部一一推敲辯論,每一個人都能有自己的觀點與看法,朱家安與大家共勉,反思是很重要的事,但人都會有盲點,有時候借助別人的方法與觀點,能夠突破一些限制與偏見,像是從生物學角度切入美感研究,可以發現個人美感喜好也會透露出自己的基因或是生物資訊,但正面的影響是,如果預知了感官衰弱的年限,會讓我們更加珍惜當下。無論這門講座結束後是否產生了對美感客觀的想法與定見,但在講座過程中,參與的學子願意盡力說明自己跟聆聽他人,就是足夠陪伴一輩子的重要能力。

(本文轉載自國家兩廳院官網)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