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藝評 Review | 直擊藝現場 2021TIFA評論

致那些在時間裡褪色,復興無望的「芭樂」 評《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

(秦大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導演與劇作家雖然正視愛情故事與華語情歌的淺薄和庸俗,高度後設地將庸俗內容加以串起,試圖借助情歌的音符使其流動。但本戲場面調度對大劇場的適應不良,加上劇本中的流行情歌只能存在於特定時代同輩⼈的集體記憶裡,使得創作者試圖在「芭樂」中尋找光影、增添厚度的努力顯得徒勞。

2021TIFA 楊景翔演劇團《我為你押韻──情歌 Revival》

4/30 - 5/2

從2011年文山劇場首演開始,10年之後,《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在大疫之年終於登上大劇院的舞台。此作以通俗劇般的愛情故事當作外衣,觀眾們看一位拒絕陳腔濫調的編劇男主角,如何愛上一位喜歡華語情歌金曲的女子。這齣由劇作家馮勃棣寫作於2008年的劇本,看似辯證愛情故事的淺薄與否,實際上則肯定庸俗芭樂的力量,透過一首首當年的流行歌曲、以及觀眾對張雨生的共同記憶,鋪墊出浪漫的過往情懷。

只是隨著張雨生過世的時間點與劇中流行歌皆離今日愈來愈遠,這齣戲會不會終究成為某個世代的浪漫⽽已?或更糟,連俗濫的感動都已不再?

先說此戲歌詠俗濫愛情之處,肯定就是劇中的三段戲中戲。來自女主角維英閱讀男主角博翔筆電裡的「劇本初稿」,分別代表三種不同的經典愛情故事類型。劇作家將這些自成一格的愛情典型加以裁剪、戲擬,將台式校園青春電影化為〈志明與春嬌之可愛的笑〉、羅密歐與茱麗葉變成〈他為我押韻〉、華語武俠與言情文學成為〈這就是姦情啊〉。這些劇中的喜劇段落,已明示嘴裡說著「世界應該去情歌化」的男主角,其實早就擁抱了芭樂愛情不願承認而已。正因為俗濫的愛情故事原型可以不斷被講述、被繼承、被改寫,因此愛情故事不敗,維英與博翔的故事也是如此。

⽽相較於愛情,《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的藝術核心欲處理的淺薄與庸俗,正如同劇名所揭示,正是華語流行情歌,與其歌詞。維英說:「會有一首歌能夠詮釋你的故事,會有一首歌召喚你回到過去。」⽽如何達成,需要觀眾也對世紀之交的華語樂壇共感才行。只是相比首演當年,劇中的歌都又老了10歲。劇裡電台call in懷念張雨生的橋段,由特邀情歌王李佳薇演唱〈聽你聽我〉,要說召喚觀眾情懷,在2021年的今日更像是創作者在懷念已逝的華語歌曲黃金年代。浪漫已在慢慢退潮。

(秦大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除了流行歌的時代性局限,《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的場面調度反而讓喜劇的通俗力量被嚴重削弱。原作本是小劇場的製作規模,基於過往優異的巡演口碑被邀請至戲劇院的大廳重製,但到大劇場卻顯得力不從心。比起原版僅用三位演員,Revival版多了歌隊卻更顯得舞台上演員之渺小。舞台設計呈現出一幅巨型KTV包廂的視覺,但處於大舞台尺度下的演員,彼此之間卻十分遙遠,即便導演好幾次透過即時錄像等手法想拯救,卻更讓觀眾察覺舞台空間過於空曠的事實。除了李佳薇的能量能把國家戲劇院當個人演場會來唱、與戲中戲的喜劇強度尚能維持高張力,維英與博翔的對手戲節奏皆被空間及錄像所拖累。

綜合以上,導演與劇作家雖然正視愛情故事與華語情歌的淺薄和庸俗,高度後設地將庸俗內容加以串起,試圖借助情歌的音符使其流動。但本戲場面調度對大劇場的適應不良,加上劇本中的流行情歌只能存在於特定時代同輩⼈的集體記憶裡,使得創作者試圖在「芭樂」中尋找光影、增添厚度的努力顯得徒勞。

畢竟那些歌與有些⼈就停留在那了,10年之後也許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庸俗芭樂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現實如斯殘酷,這齣戲或許會漸漸朝著懷舊而去,畢竟10年之間超商改賣霜淇淋,未來的觀眾是否還會知道,思樂是一種冰?

鐘煒翔│廳院人

八年級,後草莓。努力活著。相信劇場作為社會運動的能量,而寫字就是我的戰鬥位置。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