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錯中錯》的開場是死刑的陰影和淒涼的往事(排演劇照)。
喜劇《錯中錯》的開場是死刑的陰影和淒涼的往事(排演劇照)。(言午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錯中錯的兩姊妹

《錯中錯》裏的男人觀、女人觀、夫妻觀全出自莎翁男性沙文手筆;從現代的女性主義觀點來說,鼓吹「女人必須服從男人是天經地義」意識型態的兩個安娜姊妹,可就大錯特錯了!

文字|朱立民
攝影|言午
第6期 / 1993年04月號

《錯中錯》裏的男人觀、女人觀、夫妻觀全出自莎翁男性沙文手筆;從現代的女性主義觀點來說,鼓吹「女人必須服從男人是天經地義」意識型態的兩個安娜姊妹,可就大錯特錯了!

《錯中錯》

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

2月24〜26日

國家戲劇院

學者Harold Brooks仔細分析莎士比亞的Comedy of Errors,大論其結構嚴謹、主題健康,頗爲表現了Brooks本人學問深厚。就我們普通觀衆來說,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最近在台北推出的根據Comedy of Errors改編的《錯中錯》變成了導演花招百出的鬧劇;其中荒謬的故事、誇張的情節、一再重覆的肢體動作、突如其來的狀況、不可能的情況、和上海人所謂的硬滑稽,成爲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衝擊、溢出、噴出,再加上魔術、玉腿、奇妙的音樂,使我們瞪眼大笑、狂笑、儍笑、莫明其妙的笑、笑死了,著實熱鬧好玩。英語台詞沒全聽懂也沒甚麼關係,反正受到隣座噪音的感染,跟著一起笑也蠻有趣。

我們有點攪不懂的是,爲甚麼這麼好笑的一個次喜劇要用死刑的陰影和淒涼的往事來開鑼?爲甚麼牢房法庭這一場戲攪得那麼久,拖得令人覺得心煩?爲甚麼改編的現代歌劇大師不在這一段台詞戲裏動點手脚把它緊縮一點?用劇中人的聲音簡單乾脆的向觀衆交代前事,不也可以麼?我們這些不太懂組織的人委實攪不懂否極泰來的安排不可以稍爲快一點麼?難道「人生就是這樣」這頂大帽子需要也蓋在「錯誤的喜劇」頭上麼?

要說這部改編的莎劇有甚麼重大的意義,我看値得一提的是,它的演出讓我們在當今生活的政治無奈之中有個輕鬆嘻笑一番的機會。再者,就是看看急進的女性主義信徒對戲裏一對姊妹的一些話有甚麼樣的意見。

以下台詞譯文摘自河洛版朱生豪譯文,人名取自壹佰塊壹本的節目手册《錯中錯》主要人物表。且聽妹妹露西安娜對姊姊亞特麗安娜說:

做妻子的應該服從丈夫的命令。桀驁不馴的結果一定十分悲慘。你看地面上,海洋裏,廣漠的空中,哪一樣東西能夠不受羈束牢籠?是走獸,是游魚,是生翅膀的飛鳥,只見雌的低頭,哪裏有雄的伏小?

人類是控制陸地和海洋的主人,天賦的智慧勝過一切走獸飛禽,女人必須服從男人是天經地義,你應該溫恭謙順侍候他的旨意。

露西安娜又對哀非索斯的安提菲勒斯說:

啊,可憐的女人!天生來柔弱易欺,只要你們説愛我們,我們就相信;軀體被別人佔據了,給我們外衣,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不發生疑問。姊夫,進去吧,安慰安慰我的姊姊,勸她不要傷心,把她叫一聲我愛;甜言蜜語的慰藉倘能息爭解氣,何必管它是眞心.是假惺惺作態。

亞特麗安娜也對他說過很徹底的話:

來,我要拉住你的衣袖緊緊偎依,你是參天的松柏,我是藤蘿纖細,

藤蘿托體松柏,信賴他枝幹堅強,莫讓野蔓閑苔偷取你雨露陽光!

可惜這兩位安娜的男人觀、女人觀、夫妻觀全部出自大男人主義,恐怕不値得女性主義者去深入討論;女性主義學者寗可談談「馴悍記」裏的那個潑婦。

就演技來說,我個人最欣賞演亞特麗安娜的愛絲戴拉.柯勒。因爲柯勒小姐的身材和服裝都不惹火,所以我們的注意力比較容易集中在她整個的演出:台詞、姿態、動作,誇張中不失其自然,一切都順勢,似乎一點都不勉強;甚至於她的右腿高舉、勾在安提菲勒斯(是那個安提菲勒斯?大的?還是小的?唉,那個都成!)的腰間,也很可愛!我眞希望能看到柯勒小姐演漢姆雷特的母后葛楚德!

 

文字|朱立民  淡江大學西洋語文研究所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