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的女性全著韓國傳統淑女裝,閨秀如此,藝伎亦如此,似欠考慮。
劇中的女性全著韓國傳統淑女裝,閨秀如此,藝伎亦如此,似欠考慮。(林俊宏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Review

才子佳人總關情 我看《春香傳》的演出

《春香傳》雖是來自韓國的民間愛情故事,然其故事情節人物完全雷同於中國歷來的才子佳人故事,其中歷歷可見《西廂記》、《牆頭馬上》、《何文秀私訪》、《玉堂春》等科舉時代典型劇碼的影子。

文字|李殿魁、林俊宏
第5期 / 1993年03月號

《春香傳》雖是來自韓國的民間愛情故事,然其故事情節人物完全雷同於中國歷來的才子佳人故事,其中歷歷可見《西廂記》、《牆頭馬上》、《何文秀私訪》、《玉堂春》等科舉時代典型劇碼的影子。

《春香傳》

12月25〜27日

國家劇院

韓國民間著名愛情故事春香傳,在韓國可說是家喩戶曉;它的版本甚多,故事內容亦繁簡不一,有刻本、有抄本、有活字本、有外文翻譯本,不下數十種。其中如《離別歌》、《自嘆歌》、《十杖歌》、《解夢》……等,都是韓國傳唱的熱門題目,但大要不出韓文本與漢文本兩大系統:韓文本大致叫「烈女春香守節歌」,其情節大要是:廣寒樓相逢、定情、離別、一片丹心、御史出頭等五十關目;男主角名李夢龍、字道令,翰林之子;春香身世類似霍小玉,爲成參判與藝妓月梅所生;參判已故。漢文本名「廣寒樓記」,又名「原本春香傳」,男主角爲府使李弘之子,名桃隣、字采卿;女主角春香爲敎坊行首月梅之女;情節分爲:探春、尋香、凝情、惜別、拷艷、保信、踐約、續緣等八回。

兩者故事大致相同:如踏春、鞦韆、驚艷、試情、跳牆、鳴琴吟詩、定情,母月梅察覺亦不禁,其間贈金釵、玉環,乘月訪美,獻歌舞,兩小相愛日深,情意堅定;接下來是離別,一年之情如膠似漆,桃隣約三年之內,必來迎美,別時合奏別詞,「碧雲天、黃花地」出自西廂。新任府使拷艷,下獄,勸婚不從,金小報信,春香卜夢;桃隣慶科狀元,聞南原民饑,乞爲別道御史,得金小信,私訪月梅,闖府使宴、封庫、母吿獄中春香見桃隣落拓,而後驚遇、團圓。

這是一本綜合《西廂記》、《牆頭馬上》、《何文秀私訪》、《玉堂春》等科舉時代典型曲折故事於一爐的劇本,兩小戀愛過程,從驚艷、婉謝,到兩小無猜,定情贈信物,離別留約,一切發展合情合理,金小報信、獄中卜夢,都極富民間色彩,而春香的堅定,夢龍踐約,才子佳人的喜劇收場,穿揷了一些波折、災難,戲劇張力十分強烈;改編後強調夢龍用功,以襯托未來必中狀元,有違實情,因爲夢龍中的是「恩科」,很像我們的「甲等考試」,又書呆子不可能「凡心」一觸即發,見美就愛,情節發展,有欠自然!

廣寒樓是城南名勝,不可能與府衙隔樓相望;見面後只用丫環穿揷使雙方鍾情,頗覺薄弱。實際上才子佳人劇離不了琴、詩、歌、舞,以及春香的初見婉拒,都是十分關鍵的節目,省去則無戲味;離別是一個令人心碎的場面,而換成斷婚,橫生枝節,後面又無交待,採用李亞仙劇中「父責」情節,卻未能妥作安排,有斷足續鳧之嫌;探獄一場,夢龍中官已蓄鬚,三年未見,春香連一分驚訝都沒有;又獄中狹窄昏暗;而夢龍可在牢房中迴旋有餘,相會場面亦欠眞實,都不夠入戲!前輩名伶程硯秋說《蘇三起解》,流水一段以及跪托、出城等,蘇三都是低頭的,因爲蘇三是洪桐名妓,全城人人皆知,她披枷出獄,經縣街出城,一臉羞慚,不能大搖大擺,所以來了是「低頭出了洪桐縣境」,雖是小事,頗値深思。

有離別才有刻骨銘心的相約,才有春香的一片痴情,寧可死而不屈。草草送信,沒有下文,又有父母斷婚之事,是一個混亂的襯托,徒增緊張,失去劇情。夢龍與春香定情,月梅出現,香丹竟稱「月梅」爲老夫人,月梅身份爲退職藝妓,從良亦非正室,何可逕稱「夫人」,混淆身份。沒有金小房子的送信,何來夢龍微服私訪,且又未對私訪安排如秋胡、何文秀等有戲的情節,只有一對祖父、孫女的民謠述災,亦嫌突兀。劇情失掉「曲折」、「離淒」,劇力便減弱了,場上導演,只顧身段美觀,忘卻實地現場;劇中女性全著韓國傳統淑女裝,閨秀如此,藝伎如此,連牢婆亦然,似欠考慮;韓國官員紗帽翅較我國短小,袍服亦較短而色素,服裝講究應不在華麗而在傳眞寫實。

夢龍一出場,唱腔設計爲「反四平」,「反四平」多用於心情不平衡,故事人物陷於灰色狀態,此劇是悲喜劇,結果是大團圓,選此腔雖新人耳目,但畢竟有暗示劇情灰色的不適。李父升官,夢龍被喚出堂見父母,那種心不在焉,答非所問,尤其說到每次父親入京,他便「提心吊膽,失魂落魄,宦海浮沉,天心難測」的語言,不像父子間的對話,前面形容夢龍專心於科舉,這裡又說出「宦海無常」的話,縱然是爲了增加描繪他心情錯亂的狀態,也顯出前後人格矛盾和不合身分的對白,脫離了人物塑造的統一性。

「道令」與桃隣諧音,是夢龍的號,在幾處稱呼中的府使和道令連在一起,好像是官稱,也是不對的。全劇演員配搭甚好,各盡其職,無懈可擊,祗是府使家中,可以用中國式的桌椅,免得二老坐相難看,而且韓國官宦之家也有大廳,不全然都是炕床。

總之,初次嚐試,在劇情剪裁、人物塑造、服飾場面、衣冠文物難免有缺失,多幾次修正補充,仍可以使之成爲一本好戲的!因爲要戲編得好,演員才能發揮。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