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音樂 演出評論/音樂

奈何未享天籟美 評阿姆斯特丹音樂會堂管弦樂團演奏會

聞名於世的荷蘭皇家阿姆斯特丹音樂會堂管弦樂團在名指揮家夏伊的領軍下,九月份帶給台北市民星光與音符交燦的夜晚。稍憾的是樂籟雖美,終究難臻天音。

聞名於世的荷蘭皇家阿姆斯特丹音樂會堂管弦樂團在名指揮家夏伊的領軍下,九月份帶給台北市民星光與音符交燦的夜晚。稍憾的是樂籟雖美,終究難臻天音。

阿姆斯特丹音樂會堂管弦樂團

9月8〜9日

國家音樂廳

荷蘭皇家阿姆斯特丹音樂會堂管弦樂團與該團現任掌門人李卡多.夏伊於九月上旬訪問台北,分別於八、九日在國家音樂廳舉行兩場演奏會。首日的節目有德弗乍克的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作品九十五和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交響組曲《天方夜譚》作品三十五。第二場的節目則是克汀的慢板(選自第三號交響曲)、史特拉汶斯基的芭蕾組曲《彼特洛希卡》及柴可夫斯基的第五號交響曲作品六十四。這兩場演奏會均由年輕指揮大師李卡多.夏伊担任指揮。首場演出幾乎座無虛席。

八日的節目,上半場是《新世界》交響曲,夏伊帶著充滿律動感的表情出場。他在第一樂章的第一小節到第八小節的大提琴和長笛的主旋律中,以極爲規矩的態度,遵照樂譜上的要求以十六分音符爲一拍來指揮,如此一來將拍子分得太細,反而影響了旋律的流暢性。第四小節法國號吹出來的時間,夏伊與一般的指揮大師相同地將法國號之前的休止符當做複附點八分休止符處理(按:此以複附點十六分休止符爲正確,捷克的Supraphone樂譜出版社於一九七七年根據德弗乍克之手稿做了詳盡的詮釋與更正)。夏伊從第九小節之後,表情乍地綻現,猶如衝出起點的賽馬,渾身皆樂,由於對樂曲的嫺熟,指揮起來可以用「隨心所欲」和「得心應手」來形容。但樂團的表現雖不算不好,卻也讓人有零亂和粗糙等瑕疵的感覺。第二樂章,英國管的獨奏,將如泣如訴的主旋律演奏得非常感人,樂團的配合也相當完美。夏伊在第一〇七、一〇八及一〇九等三小節處加延長記號的四分休止符處理方式,是把雙手高掛在半空中繼續飄浮,毫無靜止的感覺,因此使弦樂部分的演奏,在整齊度和整體意境的表現上引發曖昧和尶尬的場面。第三樂章,當單簧管在第一中段演奏第二主題時,三角鐵卻以極爲不穩的節拍應聲而出,使得這兩種樂器的配合顯出格格不入的情況。第四樂章大致平穩,夏伊在速度和力度方面的控制相當得體。

下半場的《天方夜譚》,夏伊一反上半場的活躍,改以極爲謹愼的態度指揮,但樂團的表現卻較爲鬆散,尤其是弦樂的撥奏經常不整齊,而木管的和弦也時有不協和的情形,惟樂團首席的小提琴獨奏則頗有大師氣勢。

該團此次是繼紐約愛樂、莫斯科愛樂及慕尼黑愛樂之後造訪台北的大樂團,爲國家音樂廳再度增添亮麗,畢竟其演奏水準還是有百年老團的功力。而在節目的安排方面,令人不解的是爲何捨指揮者與樂團雙方都拿手的作品,偏偏演奏一些迎合台北人口味的曲目,使原本「願聞天籟自荷來」的期盼蒙上「奈何未享天籟美」遺憾的陰影!

 

文字|廖年賦 師大音樂系教授、聯合實驗樂團副團長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