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焦點 焦點

女高音

Do、女高音非「女」高音

女高音,她在卡通或漫畫中通常是長成這個樣子:

女高音,她很容易令人想起黃鶯或雲雀,有人可能會想到火雞。

女高音,她有可能不是個「女」的。

如果你生在十七或十八世紀的歐洲,若想在舞台上看見一位貨眞價實的「女」的高音,可不是一件易事。敎皇聖.保羅曾指示:「讓汝等婦女們在敎堂中保持沈默。」女性在十七、十八世紀,是不准在敎堂與舞台上演出的。那麼,需要女聲的時候怎麼辦呢?就只好使用代用品了──男童或是閹人。尤其是後者,那比女人還女人的「女」高音,曾博得音樂史學家潘札基的讚歎:「什麼樣的歌唱啊!他旣有長笛的甜美,又有人聲的溫暖、平和。像一隻雲雀穿越靑空,陶醉在他自己的飛翔中。」

幸好,歐洲天主敎會的這道禁令並沒有持續到今天。哈利路亞!

Re、女高音與她的角色

女高音,義大利文稱soprano,爲音域較高的女性歌手的通稱。

歌劇舞台的女高音,是歌手,也是演員。她得能唱、能跳、能說、能演,一下子扮公主,一下子裝女傭,時正時邪、時動時靜。如此女高音,正是多數歌劇魅力的核心。試想,《唐.璜》若是沒有安娜、愛微拉、采林娜;《魔笛》若是少了帕米娜、帕帕格娜;《賽維亞的理髮師》若是沒有了羅西娜;那還有什麼看頭?

歌劇中的女高音並不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她們雖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卻各具獨立的性格。羅西娜是位足智多謀的妙齡少女;采林娜雖是鄕下姑娘,卻獨具抗體──能抵擋得住情聖(其實是情魔)唐.璜的誘惑;捕鳥人的準妻子帕帕格娜,是個慧黠的千面女郞,她百般戲弄怕怕給諾,以考驗未婚夫的誠意。這些歌劇女角,旣有著不同的性情,自有著不同的聲音與表情,使歌劇成爲最具「聲」「色」之娛的藝術。

Mi、女高音的聲與心

羅西娜是個戀愛中的少女,早熟的個性,由次女高音來表現,自然風情流露,加上一些花腔,更顯俏麗;帕米娜是個純潔無辜的公主,先是身處險境,獲得救助之後,卻又陷入失望與疑惑的考驗,由音色淸朗溫婉的抒情女高音來表現,自能勾畫出她純眞的心靈與惹人憐惜的處境;充滿憤怒、痛苦、激情、仇恨與矛盾的希臘神話人物米蒂亞,則唯有堅實強韌如鋼絲的戲劇女高音,才能展現這個復仇者內心的波濤洶湧。至於《魔笛》中的夜之女王,她的法力高強,縱橫黑暗世界,由戲劇花腔女高音來表現,相得益彰。

花腔(coloratura),也稱華采,在歌唱上指的是歌唱旋律中的快速裝飾樂段,因爲多半是快速密集的音階或琶音,歌詞便經常被省略,形成一字多音的唱法。女高音、女中音,甚至男高音、男低音的樂曲,都有可能出現花腔樂段,所以,並不是只有女高音才能唱花腔。因此,花腔實在只是指一種演唱的技巧。不過在傳統的人聲分類法中,花腔女高音(coloratura soprano)是被獨立分成一項人聲的種類,強調這類女高音明亮淸澈的音色與高達f’’’的音域。《夜之王后》是花腔女高音的重要劇碼;此外,董尼才悌的《拉莫摩的魯契》、亞.德利伯的《拉克美》、白利尼的《夢遊女》,也都是屬於花腔女高音的劇碼。

柔和溫婉的抒情女高音,正如她的稱號「抒情」(lyric soprano)一樣,是最具有歌唱性的女聲。威爾第的《茶花女》、普契尼的《波西米亞人》、莫札特《費加洛婚禮》中的蘇珊娜,都需要抒情女高音來適當地表現他們非常女性化的特質。儘管茶花女維歐麗達也有一大段的花腔要唱,所需要的女高音音色,仍與《夜之王后》的戲劇花腔大不相同。

戲劇女高音(dramatic soprano)是稀有的女聲,她的特點不在於音色的優雅溫柔或淸朗,而在於戲劇表現的韌性及張力,她必須用聲音來演戲,所扮演的旣不是純情少女,也非哀怨女郞,而是個性剛強,內心掙扎萬千的複雜人物,如凱魯碧尼的《米蒂亞》、華格納的《女武神》、理査.史特勞斯的《莎樂美》。

至於音域與抒情女高音相當,中低音卻比一般女高音來得厚實,音色也比一般女高音要顯得更女性化的,就是次女高音(mezzo soprano)了,她通常在歌劇中扮演成熟又風情無限的女性,如比才的卡門、羅西尼《賽維亞的理髮師》中的羅西娜、聖桑《參孫與達麗拉》中的達麗拉,都是展現次女高音獨特魅力的角色。

除了花腔女高音在音域上必須能夠輕易地唱出f’’’音之外,抒情、戲劇與次女高音在分類上最大的不同,並非只在音域方面,更強調音色的區分,因爲音色才是展現人物性格最重要的因素。

事實上,人的聲音是很難用幾個字歸類的,一位成熟的歌唱家,固然已發揮出她歌聲最大的潛能,但是隨著他技巧的運用與深入的詮釋,仍然能跳脫出歌唱者本身的先天條件及劇中角色的旣定特性,而創造出具有個人風格的角色風貌。比如,著名的女高音卡拉絲,她旣是偉大的歌手,又是偉大的演員,因爲她在歌劇上的表現那樣突出,又有著充滿悲劇色彩的歌聲,實爲戲劇女高音的代表人物之一。可是,當你聆聽她所詮釋的茶花女、羅西娜等並不算是戲劇女高音標準曲目的角色時,你仍然會被她時而柔情似水,時而嬌俏可人的歌聲所迷醉。

因此,聲音的分類對於歌者固然十分重要,因爲錯認聲音的類別很可能會限制她的發展,甚或是毀掉她的美嗓。但是,對於聽音樂的人而言,每位歌手對於每個角色的詮釋都是獨一無二的,與其去判別她「聲音」的類別,倒不如細細去品味她歌中的情意。

 

文字|王瑋 美國愛荷華大學音樂碩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