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克昌指揮「名弦」排練。(許斌 攝)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名家、名弦、名彥

一九八八年,小提琴家簡名彦成立了「名弦」室內樂團,風光一陣,但沒有固定組織導致後續無力,來自澳洲的小提琴家兼指揮家林克昌就像一劑即時強心針,讓簡名彦重燃希望,甚至準備賣掉名琴籌錢,支持「名弦」和林克昌的合作計畫。

一九八八年,小提琴家簡名彦成立了「名弦」室內樂團,風光一陣,但沒有固定組織導致後續無力,來自澳洲的小提琴家兼指揮家林克昌就像一劑即時強心針,讓簡名彦重燃希望,甚至準備賣掉名琴籌錢,支持「名弦」和林克昌的合作計畫。

台北樂壇有個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中小型的樂團非常多,而且成員雷同,音樂會到了就組一個樂團,音樂會結束了樂團也就不了了之,等到下一場音樂會來了,再重新組一個。反正,愛樂者的記憶力也沒那麼好,何況,現在一切不都得求新求變嗎?

這種現象持續下來的結果是,台北舉不出令人驚喜的樂團名字。公家的樂團也許穩定,但是在品質的呈現上,總是起起伏伏;運氣好一些碰到好指揮,一時之間就像脫胎換骨;若是指揮水準平平,樂團欠缺活力,音樂會毫不起眼的矇混過關也是常見的事。

民間的樂團比較起來是活力充沛多了。

成立「名弦」,展露不同音響

各式的樂團在不同的音樂會中展露丰采,從二重奏到四、五十人的中大型樂團都有,團員的彈性大,坊間好手隨時可在樂團中露面,幾次演練下來就上台表演,火力迸發的表現不是沒有,但那種可遇不可求、光芒四射的驚人成績到底不是一蹴可幾的。

因此,一個長期培養、專心演練、有好指揮帶領的樂團,就成為樂界和愛樂者共同的期待。

小提琴家簡名彥也有同樣的心情。

這位四十二歲的音樂家,當年以資賦優異兒童的身份、背負著許多人的期許遠赴美國深造,他也不負所托的學成歸國,並且在多場音樂會中發揮他的弦樂才華。可是,簡名彥也和別的音樂家一樣,開始思索應該要有個樂團相互搭配,才能讓演出更多樣化。

於是,一九八八年簡名彥成立了名弦室內樂團,召集了四十多位管弦樂好手,陸續在許多音樂會中亮相,精緻的弦樂音色和渾厚的管樂表現,著實讓愛樂者耳目一新。

和別的民間樂團一樣,沒有組織的約束力到底是有限的,熱情也是會消褪的;「名弦」在音樂會時風光一陣,但後繼無力卻是事實。

為留人才,不惜賣琴

來自澳洲的小提琴家兼指揮家林克昌,就像一劑即時的強心針,簡名彥重燃希望,甚至準備賣掉名琴籌錢,支持「名弦」和林克昌的合作計畫。

其實,一開始簡名彥也和其他樂界人士一樣,被林克昌直來直往的藝術家個性弄得有些錯愕,再怎麼說簡名彥也算是國內弦樂界的一號人物,沒事被批評總不是舒坦的事;但日子一久,尤其是林克昌的小提琴造詣和指揮長才在音樂會中一再突顯之後,簡名彥對林克昌眞是心服口服了。

簡名彥說:樂團組成並不難,但是好指揮難尋,何況是像林老師這樣國際級的指揮。

基於愛才,也希望藉重林克昌的弦樂和指揮經驗,簡名彥打定主意要將「名弦」維持下去。

以一己之力要維繫樂團,簡名彥也知道困難重重。

因此,前些時候也開始透過朋友,希望向企業界籌募一些款項,至少讓林克昌待在台灣的一年時間內,「名弦」的團員都能有最好的收穫。

也許是不景氣吧,募款的過程並不順利。一向有些木訥、不擅言詞的簡名彥顯然是有些悵然的。他說:想來想去,還是音樂最重要,旣然需要錢,就把提琴賣了吧。

朋友們聽到他要賣琴來維持樂團都覺得心疼,也是林克昌好友的舞蹈家林懷民說:我們是需要一個好樂團、好指揮,但是眞的必須要讓一個小提琴家賣琴才能擁有嗎?

「名弦」現在由一位團員的家人提供了練習場地,每週練兩次,林克昌已開始和樂團配合,第一次練下來,簡名彥就肯定自己為樂團賣琴的決定是正確的,「林老師訓練樂團實在太好了,團員都開心的不得了,眞是可以學到東西。」簡名彥掩不住興奮的說。

一年的預算粗估下來也要一千萬左右,簡名彥當然希望樂團能天長地久的維持下去,而林克昌也能長期的待在樂團裡,第一年的經費靠賣琴,但,往後呢?

當然,更讓人好奇的是,林克昌有多好,値得簡名彥這麼作?

「小手」創造樂壇奇蹟

現年六十七歲的林克昌是印尼華僑,五短身材,是天才型的音樂家,他在歐洲受完完整的音樂敎育後,即參加羅馬國際音樂大賽,獲得前三名優勝;後來返回印尼擔任印尼廣播樂團的指揮和音樂總監,才華橫溢受人矚目。

隨後他回到中國大陸,一待就是十年。

文革時期,林克昌和他的舞蹈家妻子石聖芳飽受迫害,直到離開大陸來到自由地區香港,林克昌的音樂生命才又再度活了起來。

林克昌的小提琴才華和他的小手,在世界樂壇是個奇蹟。

在《世界弦樂大師集》THE WAY THEY PLAY中,登錄了兩位華人弦樂大家,一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大提琴家馬友友,另一位就是林克昌,書中並且特別介紹林克昌的小手,表示以這樣小的手,居然可以在弦樂天地中闖出一片天,著實是個奇蹟。

「林氏練習法」是林克昌的致勝關鍵,他以自行研究出來的指法,克服練習上的問題,終於能在弦樂演奏上出類拔萃。

此外,林克昌的指揮也是世界級的水平,他指揮過印尼雅加達廣電交響樂團、上海交響樂團、日本名古屋愛樂交響樂團、德國柏林廣電交響樂團、台北市交、北京中央廣電樂團、東京愛樂交響樂團、澳洲雪黎管弦樂團……等,同時他也是香港愛樂樂團的創辦人兼首席指揮。

這樣一位資歷完整、音樂造詣深受好評的音樂人,也難怪簡名彥會不顧一切的,為留下他而願意賣琴了。

為展現林克昌和「名弦」演練的成果,二十四日在國家音樂廳將有一場音樂會,四十六人的管弦樂團預定演出舒伯特、布魯赫和孟德爾頌的交響曲。屆時愛樂者將可一覽林克昌的功力。

除了樂團的音樂會,簡名彥個人在二月三日也有一場獨奏會,鋼琴由劉本莊擔任,曲目則有韓德爾、布拉姆斯、葛立格的作品。特別値得一提的是,簡名彥將演出他的老師馬可夫,仿帕格尼尼作品創作的《威尼斯狂歡節》,這將是一首高難度的曲目,而簡名彥信心滿滿的說:自從我自己研究出新的拉琴方法後,技巧再難的曲目也難不倒我了。

再加上林克昌從旁協助,難怪簡名彥對這兩場音樂會都信心十足。

當年「女暴君」郭美貞曾在台灣造成旋風,如今已有許多年沒有明星級的指揮家了。林克昌能否在簡名彥和「名弦」樂團的拉抬下,再造昔日風潮,二十四日的演出可能是個關鍵。

 

文字|侯惠芳  音樂文字工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