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作者陳永菁在戲台前訪問新和興團長江淸柳。(陳永菁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開一台拖拉庫去做歌仔戲 新野台:新和興的電動拖拉庫舞台

在斗六的震天府廣場前所看到的幾乎是和台北國家劇院相同的舞台效果,例如白蛇為許仙「飛快」地上山取藥,在這拖拉庫舞台上也可做到吊鋼索使「蛇」行如飛的場面。難怪戲散觀衆不散,野台歌仔戲做成這樣實在少見。

在斗六的震天府廣場前所看到的幾乎是和台北國家劇院相同的舞台效果,例如白蛇為許仙「飛快」地上山取藥,在這拖拉庫舞台上也可做到吊鋼索使「蛇」行如飛的場面。難怪戲散觀衆不散,野台歌仔戲做成這樣實在少見。

「開一台拖拉庫去做歌仔戲,就在拖拉庫上演哦,你可知樣?」

「眞是?這有新鮮喔。」

「聽講還是電動的,在拖拉庫上面玩很多花樣,千變萬化。」

「哇!這卡先進,一定要去見識見識。」

經過和新和興歌仔戲團的江團長多次電話連絡之後,終於等到可親眼目睹、一飽眼福的時機。這電動舞台可不是天天有演出,並非捨不得用,而是因為場地條件的限制。若沒有廣大平穩的場地,這拖拉庫電動舞台是沒辦法「進場」的。

野台陣勢不輸內台

帶著興奮的心情,我和兩位助敎一同前往斗六震天府廣場觀賞一場拖拉庫上的野台歌仔戲。一路上我們各懷猜想,幾度陷入迷途亂投、錯走枉路的茫失中。好不容易找到震天府,只賸下隔在上百人觀衆之外的路邊「席」了,誰敎我們遲到呢,但是印象中一般的廟會演出是沒有多少觀衆的。今晚,天帶雨意,時而飄灑,觀衆仍然撑著雨傘,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看。

看著台上的表演,令前曾參與過野台演出的我驚呀不已。它跟一般常看到的野台演出非常不同,倒是比較接近「內台」。所謂內台是指室內舞台,如國家劇院、台北市社敎館之類場地。今天的戲碼恰好是今年二月份在國家劇院上演的《白蛇傳》,在這斗六的震天府廣場前所看到的幾乎是和台北國家劇院相同的舞台效果。例如白蛇為許仙「飛快」地上山取藥,在拖拉庫舞台上也可做到吊鋼索使「蛇」行如飛。黑光效果於夜間戶外亦可在此舞台上展現。例如靑蛇在荒野外的豪宅內,將骷髏變成丫環,飾演丫環的演員們都是一人二面,正面丫環背面著骷髏型的服裝,運用黑光效果,轉個身骷髏就變成丫環了。這樣的表現手法與我在國家劇院看到的一無二致。又如白蛇喝下雄黃酒,為了營造緊張的氣氛,整個舞台一閃一閃地,「眞是太逼眞了,這個野(舞)台技術眞進步。難怪可以吸引這麼多觀衆。」

全劇在觀衆嘖嘖稱奇,報以滿足過癮的熱烈掌聲中結束。不過戲散人不去,人群仍在遲疑觀望。基於意猶未盡和好奇心,我們也都還不想走。朋友說:「來看看它怎麼收台,還原成拖拉庫。」我們走近拖拉庫,找到「新和興」的江淸柳團長,也顧不得他正要指揮大小事情,滿腹疑問脫口而出:

「請問團長怎麼會有用拖拉庫變成舞台的構想。」

「這大約是四、五年前的事了。我常跑國外,在美國、日本、蘇聯有看過這樣的舞台,我覺得很特別,對觀衆的吸引力很強。」

「為什麼吸引力很強?」

「因為舞台效果很好。尤其是燈光部分。」……「這個電動舞台不是很容易做。花了很多功夫,找了很多家公司合作,去年(1994年)六月才做好的。」

「搭台需要多少時間呢?」

「四個小時。」

「那傳統野台要多少時間搭台呢?」

「三個小時。」

「那沒有比較省時間啊!」

「是啊!還需要八個技術人員。」

「比較費多的時間和人力的舞台,為什麼選擇它呢?」

他堅定果決、自豪肯定地回答:「因為效果好。」

是的,傳統式的野台表演,在聲光效果方面是絕對比不上這樣的舞台,因為它可以做出「內台」的效果。

新形象、新技術

因為要收台了,江團長走開過去,我們則駐足看得瞪目噤口。這是一個奇妙的經驗,整個硬體舞台像是折棉被似的被折疊好,收起來。兩旁鋼壁以輪軸帶動,由前方及後方往中間靠攏;整個舞台地板分成四部分,前台往後台重疊折合,這時候我們看到支撑台面的是一根根的鋼鐵管拼裝而來的。這個充滿科技玄機的電動舞台,分段有序地一一收藏起來,最後還原成一個長方貨櫃的形貌。在收台的過程中我們好奇的往後台瞧去,意外地一眼看到一組電視監控系統,在習慣以舞台脚樁空間為後台的野台或草台歌仔戲演出而言,這組設備有如外星人了,這個野台太豪華了吧。在震天府廟前的大門上,我們看到海報上二行大字:「新形象」,「重塑戲劇新形象,再創藝術新高峰」。從這張海報上可讀出拖拉庫舞台的六項特點:

1.微電腦全操控舞台,含電動布景、舞台燈光、無線麥克風。

2.油壓式舞台升降系降,可升高達六尺,搭配高空飛行吊索,展現高難度演出實力。

3.氣墊式車頭設計,機動性強,突破傳統舞台搭棚限制。

4.前後台底座樑柱採不銹鋼管組合而成,確保演員安全。

5.後台獨家設置電視監看螢幕,台前台後一氣呵成。

6.全車尺寸總寬52尺×高20尺×深32尺。

難怪戲散觀衆不散,野台歌仔戲做成這樣實在少見。有幾位小朋友一直不肯離去,在戲台附近留連忘返。問他們好不好看,他們直點頭。雖然在今天劇場化的歌仔戲演出已不新鮮,然而將西式舞台藝術及劇場的技術效果放諸野台,帶入民間生活,新和興此舉是一項創新,這不失為是吸引觀衆,喚回野台生機的方法之一。不過,耗資不貲,不是一般民間歌仔戲團可效顰的。

 

文字|陳永菁  靜宜大學外文系講師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