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演員所飾的古妮君德,誘騙伯爵陷入情網。
男演員所飾的古妮君德,誘騙伯爵陷入情網。(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 提供)
戲劇 演出評論/戲劇

我們不當王子公主很久了!

解讀童話短路《巫山雲(靠左行駛)》的幾種樂趣

看著不強調明星氣質的學生演員的演出,那些眞正的遲疑表情、不連貫的情緒,都愈發讓人相信他們是呑下了克萊斯特的催眠文字做爲暖身。

看著不強調明星氣質的學生演員的演出,那些眞正的遲疑表情、不連貫的情緒,都愈發讓人相信他們是呑下了克萊斯特的催眠文字做爲暖身。

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巫山雲(靠左行駛)》

5月22〜30日

國立藝術學院展演中心戲劇廳

「弗萊堡伯爵:她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這麼説吧,她可以説是一件馬賽克作品,由三種自然的資源拼湊而成。……」

──克萊斯特.《海布龍的凱西》(中譯版)

城堡外還有更多的城堡貴族中還有更高的貴族

看完國立藝術學院的學期製作《巫山雲(靠左行駛)》之後幾天裡,突然從一股奇詭不適的感覺中得到頓悟,而豁然開朗。我回憶起導演鴻鴻的上一部作品《洪堡親王》,因爲當時太專注於劇本語言的特異氣質而不曾察覺的問題,在此時一併湧現了──改編自德國浪漫主義時期劇作家克萊斯特的兩部作品,登場人物總不斷是王公貴胄兵士僕從,而貴族之外還有更高階的貴族,人上有人,人外還有妖魔鬼怪天使精靈;場景總是從城堡到另一個城堡,而城外尙有森林夢土,夢中像童話一般王子公主喜相逢,而《巫》劇裡童話中還有童話,人的命運不是操之在手,卻是由童話安排了火一般的不眞實的道路……。我們看著演員操著不確定的語氣說出台詞,恍惚又迢遙地感知著數百年前萊茵河畔的傳奇氛圍,簡約的舞台裝置擔負著瞬間城堡、森林、洞窟、野地、溫泉天馬行空式的萬千變化,少了《洪》劇中專業演職員扮演出來的皇家派頭,《巫山雲(靠左行駛)》的大學生演出者所傳達的那種嘗試與學習的謙卑精神,讓這齣眞又似假、假又像眞的作品演繹出更多始料未及的觀劇樂趣,再加上博學的導演賦予劇作衆多類型的詮釋意涵,層層疊疊,歧路更生歧路,克萊斯特劇作這次的台灣演出版本充滿了二十世紀末衆多現象龐雜紛陳的時代感,對演出者與觀衆皆可謂極有趣鬥智的一項挑戰!

是模糊的愛情 還是朦朧的慾望

劇本原名《海布龍的凱西》(又名《火的考驗》)之所以化名爲《巫山雲(靠左行駛)》,據說是導演覺得純潔少女凱西一路追隨史特拉伯爵的癡情精神,可堪與法國導演楚浮的電影《巫山雲》相比,改編自文豪雨果的女兒阿黛兒.雨果,爲了一名靑年軍官不惜天涯相隨終至瘋狂的故事,讓導演更聚焦在女性爲了浪漫愛情不懼赴湯蹈火的勇氣,這也許是嘗試讓原劇作看似簡化的一種障眼法,採行電影名作做爲背景詮釋的結果可能引來更多的電影情節的聯想──史特拉伯爵爲夢境中的佳人迷惑,「公主」、「皇上的女兒」、「脖子上的胎記」等等佳人身分留下的提示則分別出現在古妮君德與凱西身上,拿美豔若冰霜的圖內克公主吉妮君德與揮之不去的鐵匠女兒凱西相較,史特拉伯爵當然覺得夢中佳人非古妮君德莫屬,劇中男性的愛情觀好像布紐爾的電影《朦朧的慾望》,只要感覺愛情來臨哪管對象錯得十萬八千里!

以天使吿曉的夢境做爲開端的愛情,讓全劇陷入昏沈夢囈般的敘述中,祕密法庭的法官審訊與老鐵匠提歐壩的沈痛指控,都無法令劇中人從魔法般的夢的咒語中甦醒,看著不強調明星氣質的學生演員的演出,那些眞正的遲疑表情、不連貫的情緒,都愈發讓人相信他們是呑下了克萊斯特的催眠文字做爲暖身,才上台搬演這個故事。

公主不是眞的公主 巫婆也不只是巫婆

不論在歐洲,還是在台灣,《巫山雲(靠左行駛)》都是絕佳的童話測驗總複習──鐵匠提歐壩描述女兒凱西「以前睡的可都是柔軟的枕頭,床單上有個線疙瘩她都會覺得不舒服……」(著名童話《豌豆公主》是用放在一百層床褥下的豌豆,來測驗公主是否睡得安穩,以辨眞假。提歐壩在此說出女兒是眞的公主,但秘密法庭的衆人都不仔細聽!);集公主懿德與拼裝怪物於一身的古妮君德,在溫泉浴池被凱西窺見眞相後欲將她毒殺,這種前後變身的法力好像《白雪公主》裡的巫婆皇后,而劇終大團圓的喜劇收場時,憤怒的古妮君德又使出魔法中斷婚禮的進行,彷彿是《睡美人》中不被邀請的巫婆的詛咒;預言未來、爲愛走天涯、夢境裡一見鍾情許下終生、天使守護無辜的少女、在水塘邊催眠後互吐愛意的戀人、國王找回失散多年的親骨肉等橋段,都是童話故事或騎士文學中我們知之甚詳的典故,經過克萊斯特的拆裝重組,演員們不寫實的扮演,都讓整個觀劇過程充滿像童話猜謎大會串一樣的興奮!

在演員的配當中,導演鴻鴻讓兩位演員分飾古妮君德一角──巧遇搭救與入堡求婚時由女演員擔任,誘騙史特拉伯爵陷入冶艷情網無法自拔,與獨自梳妝時由變裝的男性演員扮演,如此的安排將我們從難以想像的劇本(弗萊堡伯爵的形容詞「她美麗的牙齒原本屬於一個慕尼黑女孩,她的秀髮源自最時髦的法國,而那嫣紅的臉蛋,是採自匈牙利礦山的硃砂煉製出來的,還有她那迷人的身材,也得歸功於一件鐵襯衣,是一個瑞士鐵匠幫她打造的。」)大幅度地解放出來!運用當代的流行文化符號,一向是鴻鴻導戲時令人會心微笑的特色,這次出現的當紅變裝藝人、呼拉圈與韻律操敎師、國語流行歌曲、戴墨鏡裝酷的祕密法庭成員等,除了讓我們想像到鴻鴻小聲竊笑的表情之外,更提醒觀衆正處身在我們的文化、我們的當代中,德國浪漫主義劇本的改編過程,是由當代台北衆多流行事物拼裝而成的。

當我們摘下王冠,遠離城堡,習慣現代人所有的生活模式,我們都忘了做爲貴族公主該如何纖細敏感、行禮如儀,再度扮演浪漫時代的古代劇時,肖眞也許是絕對會引人讚嘆的一種詮釋,但嘗試看《巫山雲(靠左行駛)》的結果,滿場相去甚遠的呈現凝聚出的距離感,卻是當你在一片皆非的諧仿所引發的不適中,不知不覺在心中勾勒出似是而非、積非成是的樂趣!

 

文字|康文玲 新聞工作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