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朋友很多年,我們兩人在精神及思想上越來越趨於一致,對於音樂的看法也相同,因此決定要結婚。
做好朋友很多年,我們兩人在精神及思想上越來越趨於一致,對於音樂的看法也相同,因此決定要結婚。(白水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特別企畫/婚姻與創作

十指纏繞化浪漫琴音

魏樂富與葉綠娜

葉綠娜的雙手白皙細小,魏樂富則寛如巨掌, 兩人在雙鋼琴上的演出,更是恰如其分地分配一、二聲部,一抬頭,一個眼波流轉,自然看見了兩人的默契。

文字|趙靜瑜
攝影|白水
第67期 / 1998年07月號

葉綠娜的雙手白皙細小,魏樂富則寛如巨掌, 兩人在雙鋼琴上的演出,更是恰如其分地分配一、二聲部,一抬頭,一個眼波流轉,自然看見了兩人的默契。

多年前某一天,午後的陽光微醺,正巧看見魏樂富與葉綠娜夫妻倆從新生南路上的大安分局走出來,神色緊張。「怎麼了?」原來家中遭竊,魏樂富的護照及證件全不見了,「我們趕緊到警察局報案。」

當時魏樂富的國語還不是很多人聽得懂,葉綠娜全程跟隨,「幸好人沒事,報案就好了,要不然過不多久,我們要出國,沒有護照很麻煩。」神色中盡是關愛,還有尋常夫妻的相互扶持,當時兩人離異的謠言正甚囂塵上。

異鄕相遇,攜手返台

葉綠娜從小就是所謂的「天才兒童」,通過敎育部的資賦優異兒童徵選考試,負笈德國唸音樂,從此展開獨立而漫長的習琴生涯。與夫婿魏樂富是同學,初始當然是彼此幫助,先從音樂的學習過程中認識了對方,再從相處中確定了──對方是自己未來的另一半。

在德國的環境中,人與人之間是相互尊重的,關係是開放的。這種開放並不是像現在社會的混亂無序,而是男女交往過程中,可以有足夠的空間讓彼此認識對方。「做好朋友很多年,我們兩人在精神及思想上越來越趨於一致,對於音樂的看法也相同,因此決定要結婚。」

回台灣,是魏樂富想到葉綠娜的家鄕看一看,這一看看到了遍地微小的音樂幼苗,沒有師資,沒有環境,百廢待舉,兩人於是決定先留在台灣敎書,一方面爲台灣樂壇努力,另一方面先存錢,存夠錢,再到美國唸博士。

這一留,就是數算不淸的歲月,魏樂富夫妻倆沒有親生的孩子,卻爲台灣培育不少音樂人才。

「不要小孩」,是結婚前兩人毫無爭執的共識。

音樂與眞理的呼喚對魏樂富與葉綠娜而言,是如此強烈,有孩子反而是負擔,更不能給他們完整的愛與關心。葉綠娜閃著認眞的眉睫,「孩子不是玩具,魏樂富更是典型的不要小孩的藝術工作者,有孩子絕對會影響演出。」二十年的頂客生活,兩人沒有遺憾。「倒是我娘,不可惜我沒有孩子,倒不太能接受沒有孫子可抱。」魏樂富對這件一般人十分認眞看待的傳宗接代一事,仍有自己獨特的幽默感。

眼波流轉,默契暗生

由於都是鋼琴演奏者,魏樂富與葉綠娜決定以雙鋼琴的形式出現在樂壇,這似乎也是冥冥之中的緣份。十多年前爲台灣樂壇的音樂家錄音,是很少見的事,當時的寶麗金唱片公司古典部經理信建宇福至心靈,覺得讓魏樂富及葉綠娜夫妻倆錄雙鋼琴曲目,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因爲當時的古典音樂市場並沒有這樣的作品──這一合作,雙鋼琴就成了兩人之間間激發出來的寶貝事業。

「雙鋼琴的演奏會,就像是乒乓球賽一般,一個打過來,另一個反手回過去。」魏樂富說。有一天魏樂富在聽雙鋼琴學生組的考試,看見台上學生彼此交換眼神,台下就像是看球賽般,腦袋一會兒往左,一會兒又往右,這件事看在魏樂富眼裡,形成一幅非常卡通化的爆笑場面,魏樂富也體會到,雙鋼琴的演出讓大家在舞台上有了新的視覺,這個吸引力更增加兩人對合作雙鋼琴的想法。

葉綠娜的雙手白晳細小,魏樂富則寬如巨掌,兩人在雙鋼琴上的演出,更是恰如其分地分配一、二聲部,當然也嚐試過交換音域,但是演出結果並不算太好,於是恢復常態,一抬頭,一個眼波流轉,自然看見了兩人的默契。當然也有彼此開獨奏會的時候,不打擾對方練琴,在對方願意討論或求援時,給予意見與資料,「其實如何詮釋音樂主體,甚至選哪些曲目,都是自己決定。」葉綠娜說。至於樂評,兩人都很有默契不看,以自己心裡的聲音爲準。

生活緊嵌,適時「離開」

結褵將近二十年,兩人幾乎沒有分開過,似乎魏樂富與葉綠娜都認爲,「不要分開」是兩人最好的生活方式,所以不管是輪流出去讀書或是舉行演奏會,兩人就像是彼此的影子。「或許這樣的方式對我們最好。」魏樂富到美國唸博士那段時間,葉綠娜雖然留在台灣,總是抽空買飛機票兩地跑。同樣地,葉綠娜出國時魏樂富也都在身邊,著實羨煞不少分離兩地的情侶。

生活嵌得這麼緊密,難道沒有困擾的時候嗎?

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撲面而來。魏樂富與葉綠娜你看我,我看你,腦袋中開始思索「厭倦」的地方。

當然會有。

比如,魏樂富說,有時一個人有獨奏會或音樂會要準備時,另外一個人就要想辦法「離開」,這種「離開」是可以互相體諒的,因爲練琴本身是一件必須極爲專注的事,任何變化甚至一點點聲響,都會嚴重干擾到練琴的情緖,有時因爲一個字,一整天完全沒有辦法練琴。「對於另一半沒有要舉行音樂會,卻必須被這種劍拔弩張的情緖潑濺,其實很不公平,」但也因爲是夫妻,都必須百分之百體諒。

「相愛是容易的,相處是困難的;戀愛是容易的,成家是困難的。」陳腔濫調其實極有道理。

以愛的形象抵禦謠言侵擾

欣賞魏樂富什麼?幽默、音樂才華、對人生的看法及對敎育的態度,一切一切已經匯聚成一個整體。葉綠娜很難細將對魏樂富的愛情條列化;至於魏樂富,更無法說出心繫於葉綠娜的種種。

當一個人眞正愛一個人時,所有當初說得出來的優缺點,已然消弭不見,融成一個愛的形象。

別看魏樂富頂著一顆德國腦袋,其實,他的幽默與機智反應,每每讓葉綠娜開心不已。

舉一個例子吧!

在鋼琴家黎國媛的婚禮中,魏樂富與葉綠娜攜手前往,婚禮中請來一位女聲樂家,開心地爲新人獻唱情歌Something in Your Eyes,魏樂富低聲拉了拉葉綠娜的手臂,「那不是隱形眼鏡嗎?」當場讓葉綠娜在莊嚴的婚禮進行上狂笑起來,現在這個笑話就成了彼此之間的小暗號,只要一講到這個歌名,兩人就不由自主發出微笑。

或許是台灣樂壇太小,不少人老愛拿這對開心夫妻做文章,從四、五年前開始,兩人不合的消息不脛而走,不少人看見魏樂富或葉綠娜單獨出來聽音樂會或參加聚會,幾乎都會湊上前問一句:「葉老師呢?」、「魏先生呢?」,還有人將另一對因打架而暴露不合消息的鋼琴家夫妻,算在魏樂富葉綠娜的帳上,「聽見朋友們的關心,其實我們都很感謝,但是也覺得很好笑,明明沒有的事,卻被傳成不堪入耳。」魏樂富說。

到最後兩人已將這種探熱鬧式的關心,當成笑話來處理。「每次我獨自去參加宴會時,只要有人問我葉綠娜在哪裡,我都會很正經的說,她在家裡練舉重,練肌肉。」

「或許眞是同進同出的身影已經讓大家習慣,但是我們都要有所取捨,有時也給自己留一些時間。」葉綠娜說。「像有鋼琴家演奏李斯特的作品,我不是那麼有興趣,所以都是魏樂富一個人去聽,就會有話傳出來。」身爲台灣最知名的鋼琴家夫妻,兩人都已練就一身免疫細胞。

浪漫化爲樂音與生活

明年結婚就滿二十年了,葉綠娜想了一想說,其實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年過過結婚紀念日,連結婚紀念日是哪一天都已經忘了。

「應該是,六月的某一天。」葉綠娜歪頭想著。

兩人之間的浪漫,已經化成對彼此音樂事業及日常生活的關注,葉綠娜一雙巧手不僅彈琴,也燒得一桌好菜;家裡有一台從美國帶回來的製麵包機,三十分鐘就烤出香郁可口的雜糧麵包;偶而夫妻倆相偕到香山爬山、散步,觀察大自然,魏樂富與葉綠娜的生活雖在擁擠台灣,心靈卻像在天堂。

做得夫妻,更要懂得經營婚姻,魏樂富與葉綠娜兩人在婚姻的路上,不僅從對方那兒獲得快樂、安全與滿足,更懂得隨時隨地爲對方付出;因爲都以音樂爲一生探索的學問,兩人在學習的過程中因分享而成長,生命對他們而言,是一扇幸福的門扉,一推便花香四溢,深情芬芳。

 

特約採訪|趙靜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