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中運用鏡頭俯仰角度,剪接等技巧,將天幕變成舞者的地板。
影片中運用鏡頭俯仰角度,剪接等技巧,將天幕變成舞者的地板。(太平洋基金會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來自法國的舞蹈天堂 萌塔芙的舞作《新天堂樂園》

四十三歲的萌塔芙,喜歡在日常生活中收集詩意的片刻。他的舞作《新天堂樂園》,充滿了影像與眞實舞台間交錯出的風趣幽默,使得觀衆在眞實與影像之間看得難分難解,興致盎然。

四十三歲的萌塔芙,喜歡在日常生活中收集詩意的片刻。他的舞作《新天堂樂園》,充滿了影像與眞實舞台間交錯出的風趣幽默,使得觀衆在眞實與影像之間看得難分難解,興致盎然。

法國萌荷現代芭蕾舞團《新天堂樂園》

11月3〜4日

國家戲劇院

難解難分的舞影趣味

來自法國,目前相當活躍的「萌荷現代芭蕾舞團」(Compagnie Montalvo-Hervieu),主要是由編舞家荷西.萌塔芙(Jose Montalvo)及其長期合作的創團舞者朶明妮.荷必歐(Dominique Hervieu)所共同組成。雖然創團不久,卻以其精湛的演出及獨特的作品風格受到觀衆的喜愛,使舞團不斷受邀至世界各地巡迴。此次來台,將帶來萌塔芙於一九九七年所編的多媒體舞蹈劇場作品《新天堂樂園》Par-adis,作品全長一小時,充滿影像與眞實舞台間所交錯出的風趣幽默。

影像的運用在《新天堂樂園》一舞裡佔著相當重要的角。西班牙裔的法國編舞家萌塔芙,他將與艾文.尼可拉斯(Alwin Nikoais)合作的過程中所學習到的影像奧妙,運用在《新天堂樂園》一舞中。空無一物的舞台上,天幕被等分成兩幅白色的銀幕,舞者從銀幕兩側跳進舞台;同時,銀幕投影也開始,「影像舞者」看來也像是正從銀幕兩側進入。由於秒差的計算和視覺判斷的運用,形成觀衆在眞實與影像之間看得難分難解的趣味。

此外,影片中還運用鏡頭俯仰角度、剪接等技巧,將天幕變成舞者的地板,看起來好像是舞者克服了地心引力,也像是觀衆飛到舞者頭上看他們跳舞。影像中還加入各種動物,小狗、馬匹、長頸鹿通跑上台了,舞者、舞影與動物之間的互動,使《新天堂樂園》在明朗、簡潔的色調中,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活躍的街舞少年

除了影像的運用之外,萌荷與別的現代芭蕾舞團最大不同,應該是屬於街舞運用的部分。一般來說,現代芭蕾舞團所運用的舞蹈技巧頂多是再加上爵士的運用,但像萌荷這樣把街舞元素大量搬上舞台還眞是少見,一開始還爲觀衆曾質疑,這是舞蹈嗎?街舞充滿活力與奔放的特質吸引著萌塔芙,他在美國期間跟隨街舞好手傑諾米.安德斯(Jerome Anders),一個七十歲的老頭,街頭遊民編舞家學習街舞多年。在《新天堂樂園》裡,不時可以看跳著街舞的少年大刺刺地在舞台上把身體甩得淋漓盡致,用背在地上旋轉,用頭頂自轉得令人目瞪口呆。

萌塔芙的舞作以使用多元大衆文化知名。在舞作《皮拉屋.提巴屋》(Pilhaou-Thibaou II)裡已使用街頭舞者。對他來說,看到街頭舞者散發出的精力他心中有種悸動,街舞的精力是有機而強烈的,這脈動的力量經常以具批判性的方式呈現出來,喜歡舞蹈的心很難不對如此憾動的街舞毫無感受。當奧立佛.邁爾(Olivier Meyer)跟萌塔芙提議幫街頭舞者編個充滿變化及重新書寫的歡樂作品時,他滿懷熱情的接受。

影像、動物和街舞,如此活躍的劇場意象,卻搭配著韓德爾和韋瓦弟的優雅樂聲;跳著現代舞的舞者和街舞的舞者同台,卻好像說著無法溝通的兩種不同語言,各自來去。萌塔芙刻意拼貼出來的效果,形成《新天堂樂園》一種荒誕的疏離,觀衆隨著接踵而來的意象遊移在萌塔芙的世界裡。

四十三歲的萌塔芙,喜歡在日常生活的瑣碎時光觀察、傾聽、收集詩意的片刻。他曾提到柏格斯(Jorge Luis Borges)的《地圖集》Allas裡所寫的一段文字,或者可以作爲《新天堂樂園》一舞的註脚:

在歲月流逝中我注意到,美麗的事物經常出現,日復一日,我們沒有一日不曾經經歷過天堂般的片刻。

(本刊編輯 陳品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